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30章 刘雨薇的担忧

第0430章 刘雨薇的担忧

“就是,就是,正好王雨莹也在省城读书,你们姐妹之间也能有个照应,这不是好事嘛,对不,雨薇?”
  
  刘凤霞是女人,较之男人更为细心,早早就发现刘雨薇心情低落,或许不是因为被申大鹏比下去,但绝对有事,她也知晓不一定会与她道明,但作为同辈的申大鹏,也许能成为倾诉之人。
  
  “大鹏是好样的,雨薇也不差啥,以后都要留在大城市的人,到时候赚大钱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老骨头啊!”
  
  小舅开玩笑打圆场。
  
  “我估计老姐这是故意的,不想离高天赐太远,不然以老姐的能耐,也能考上京城,对吧!”
  
  申大鹏笑呵呵用肩膀撞了刘雨薇一下,冲着门外使了个眼色。
  
  “去,别胡说八道!你和雪莹以后才是成双入对!”
  
  刘雨薇假意生气的白了一眼,“爸,我下楼给你们买冰棍去,解酒!”
  
  “我跟你一块去,顺便抬上一箱啤酒!”
  
  申大鹏也附和起身,与之一同离开。
  
  刚刚关上门,申大鹏就拽住了刘雨薇的手臂,“表姐,我看你怎么不开心?你不会因为没考好就烦心吧?这只是一次考试,未来的路长着呢!”
  
  “是啊,未来的路长着呢,可高天赐该怎么办?他只考了300多分,你说我爸要是知道了,还能同意我俩在一起吗?”
  
  刘雨薇道出了心中压抑许久的秘密,原来并非因为自己,而是因为高天赐。
  
  “我都说了,未来的路还长着呢,谁说一定要念个好大学才能有更好的未来?一所好大学,只不过是咱们面向社会的敲门砖而已,到了最后还得看谁更有能力,你放心,高天赐不会比他爸差多少,只要你们俩相爱就没人能够阻挠,而且高天赐也不是以前的高天赐了,至少已经是真正的男人了。”
  
  “大鹏,你胡说什么呢,我们,我们俩什么都没做!”
  
  刘雨薇突然羞红着脸,用力锤了申大鹏一下,弄得申大鹏茫然无措,不过转而却是仰天大笑。
  
  “哈哈!!表姐,你,你们女人的思想可真跳跃,我就说他是个男人而已,你怎么还能想歪?我的意思是他现在敢于承担责任,面对压力也毫不畏惧,以后肯定能创造属于你们俩的未来,你这小脑瓜,联想可真丰富,难道你们俩……”
  
  申大鹏没有言尽,但所为何意清晰明了,刘雨薇一时更觉羞愧,仿若被人捉住了小辫子,追着申大鹏后面就是一顿痛打,“你这小子就会欺负老姐,还敢拿我开玩笑?找打……”
  
  楼上,长辈在高谈阔论,谈及晚辈现在学业的成功,楼下,后辈之人却早已眺望未来,暗许誓言,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可是如此?
  
  姐弟俩一路上你追我赶,好似儿时的疯耍打闹,嬉笑不断,之前的烦忧也随之淡然,不知怎地,刘雨薇忽然开口,“王雪莹让我对你说声谢谢!”
  
  “哈哈,啊,啊?”
  
  申大鹏还处在笑声之中,却突然愣住,有些茫然,“王雪莹谢我干什么?”
  
  “她都跟我说了,是你给了她一个复习重点,又每天给她讲题,所以她才会考了600多分,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刘雨薇的语气中带着浓浓酸意,不过并未见得任何不满与不悦。
  
  “这……不好意思啊,表姐,我那时候忙着帮小姨处理厂子的事情,焦头烂额,一时间把你忘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已经马上高考,来不及了!”
  
  申大鹏略有歉意,也觉得自己很没良心,前世在京城混得最惨的时候,还是表姐接济,怎么重生之后,却忘记了雪中送炭之人!
  
  “嘿,你可拉倒吧,我是理科你是文科,你给我复习重点,让我打零分啊?你这蔫坏,和小时候一样,为了多吃一块糖,竟告诉我走歪路,你先跑回去把糖给吃了……”
  
  “表姐,咱不提小时候那糗事行吗?我不是小嘛,若是现在,别说一块糖了,你这想吃多少,弟弟我就给我卖多少!”
  
  申大鹏在超市里拿起了几袋喔喔奶糖和大白兔奶糖,塞到了刘雨薇手中。
  
  不过却也是如释重负的一笑,如果他真给表姐一份理科的复习重点,以表姐的性格肯定会给高天赐,到时候真要传扬出去,他如何去解释?
  
  “就你嘴甜!”
  
  看着眼前这个一样能与自己嬉戏耍闹的表弟,再联想起前些时日在食品厂那个挥斥方遒的表弟,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
  
  短短一年,原本胆小怕事的表弟不见踪影,眼前这个人,为何看着既熟悉、又陌生?
  
  京城,曹梦媛家里,与申大鹏家的热闹景象不同,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人,桌子上的餐食也是丰富,但屋子里却显得冷清了许多。
  
  “我喝酒,你们娘俩喝饮料吧,来,莹莹同学,哈哈!”
  
  曹新民大笑着打开了两瓶饮料放在曹梦媛和曹母面前,还不等碰杯,便自顾喝了半杯热辣白酒,前一刻的大笑因为辛辣而变得有些扭曲,直至消失不见。
  
  “我的女儿就是厉害,京城文科状元,曹家、苏家,都还从未曾有过呢!”
  
  与曹新民的强颜欢笑相比,苏欣倒是更加淡然一些,剜了曹新民一眼,“别把你仕途上那些不开心带回家里,我和女儿可是无辜的!”
  
  “哪有不开心,我女儿可是京城文科状元,我高兴还来不及,而且我听说申大鹏那小子是全国文科状元,梦媛,倒是你与猜测的并无出入啊!”
  
  曹新民的确是为秘书长位置的争夺而烦心,不过媳妇说的没错,女儿才是他们的未来,他如今的努力最终也是为了女儿,又怎么舍得影响了妻女的好心情?
  
  “嗯!他比我高了几分,而且全国的题目更难一些。”
  
  曹梦媛脸上并无开心笑意,轻抿嘴唇,看着手中的莹莹同学愣神,猛地抬头看向曹新民,“爸,你觉得,申大鹏到底怎么样?”
  
  “色厉内荏,能屈能伸,才思敏捷,只是可惜没有任何家族背景,否则倒是能成就一番事业!”
  
  曹新民毫不吝啬夸奖之词,可最后还是摇摇头,“但是……他也只能是个为事业和未来拼及性命的少年,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