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38章 都谁不是‘干净人’

第0438章 都谁不是‘干净人’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啊!!”
  
  黄龙超市,总经理办公室中,黄彬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是将那沉重的实木办公桌掀翻,文件、摆件散落一地,几近嘶吼的声音也传入朱家兄弟耳中,吓得二人目瞪口呆。
  
  从第一次与黄彬相见,朱家兄弟就从未见过黄彬如此怒吼行径,之前每每遇到大事,他们兄弟俩无法控制情绪之时,都是黄彬思绪缜密,压下众人火气,没想到黄彬不发火则已,一发火竟然这般癫狂。
  
  “朱神佑,朱神兵,你们兄弟俩告诉我,他们不是应该去调查申海涛和铁铮硕吗?这不是咱们想好的事情吗啊?现在怎么又去调查天宁公司和雷赛?说话,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黄大少,你也应该清楚,若是县里牵头调查此事,那目标肯定是申海涛!不过现在是省里的工作组在调查,咱们根本无法插手啊!”
  
  朱神佑起身想要将实木办公桌抬起来,却是没抬动,还是朱神兵帮忙,才抬起安放在一旁。
  
  “黄大少,以前你总是劝我别冲动,咋个今天你比我还吓人。”
  
  朱神兵收拾着地上散落之物,眨眨眼,“你放心,天宁公司的事情我办的很干净,他们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更不会查到咱们身上。”
  
  “干净?查不到咱们?哼!”
  
  黄彬像看着傻比似的瞪了朱神兵一眼,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随后又转头望向朱神佑,“给徐前打电话,就说请他吃饭,准备好茶叶烟酒礼盒……”
  
  “徐书记是个聪明人,恐怕他不会来吃饭,也不会再收茶叶礼盒!”
  
  朱神佑也是火大,这几天时间,去找徐前就被拒之门外,打电话不等说完就被挂掉,完全是一副互不相识的模样,估计是眼看情形不妙,要装作陌路人。
  
  “那也不能坐以待毙,傻等着吧?算了,我自己去一趟吧!”
  
  黄彬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应该正是下班的时间,于是直接开车去了徐前家的小区楼下等着。
  
  一根接一根的香烟被点燃、碾灭,地上烟头已经十几根,也不知绕着车子来回走了多少圈,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徐前的车缓缓驶来。
  
  徐前还未下车就看到了黄彬的身影,示意司机可以调头回去,他则是自顾下车,朝着自己楼道口走去。
  
  “徐书记……”
  
  黄彬刚要开口,徐前轻轻摇头,未作理会,而是小心翼翼的瞥向了驶离的车子,随后打开了楼道门,在里面示意黄彬进去。
  
  “风口浪尖,你跑来干什么?”
  
  面对黄彬的不请自来,徐前显然十分不悦。
  
  “徐书记,我听说省调查组已经不查申海涛了,而是改为调查天宁公司?这到底怎么回事?是有人从中搞鬼吗?”
  
  黄彬没工夫客套,直言来意。
  
  徐前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黄彬,之前每次见黄彬都是一副风轻云淡、了然于胸的状态,这次调查组刚刚开始调查天宁公司,黄彬就坐不住了,可见开发商逃跑的事情,肯定与黄彬和朱家兄弟有必然的联系。
  
  “你们现在不应该急着找我,而是应该想办法尽快把开发商逃跑的案子先搞定,最好把雷赛抓回来,让他认罪伏法,省调查组的工作我没有权利去干涉,不过可以帮你们周旋一番,你们……抓紧时间吧!”
  
  徐前说完之后,也没再理会黄彬,偷偷瞥了一眼楼到外面,见没人暗中观察,这才放心上楼,留下黄彬一人在楼道门口愣神。
  
  “哈,我X,拿钱的时候笑脸迎人,现在出事了想当圣人!”
  
  黄彬纵使不悦,也只能在心里暗自咒骂。
  
  毕竟徐前是县书记,对于要在青树县成就一番事业的他来说,根本得罪不起,不过他也是有苦说不出,雷赛,他去哪里找来认罪?
  
  黄彬从小区驾车出来,回黄龙超市这一路上都在想着解决办法,眼看着马上就要到超市了,却是突然猛打方向盘,开向了松白大厦,掏出电话拨了出去,“喂,是朱叔叔吗?我是黄彬,我找你有点事,松白大厦见面可以吗?嗯!”
  
  松白大厦顶层,黄彬拿起烟盒,打开一看是空的,捏做一团扔了出去,正巧打在了赶来的朱淳小腿上。
  
  “朱叔叔,你来了!”
  
  黄彬匆匆起身,等朱淳坐在沙发上之后,他才坐下,不等朱淳询问,便自顾开口:“朱叔叔,调查组工作方向改变的事情你知道吧?我刚才去找了徐书记,他的意思是让咱们赶紧解决工业园区开发商逃跑的事情。”
  
  “那是调查组的工作,我无法插手!”
  
  朱淳并非推诿,毕竟连县书记都怕无法自保的事情,他又如何能解决。
  
  似乎看出来朱淳不想出头,黄彬脸色忽明忽暗,“朱叔叔,天宁公司和雷赛的事情你应该也有所耳闻,神佑和神兵是怎么处理的你也清楚,省里调查组的能力,可不是咱们县里公安局能够比拟,若真是查出来什么,大家全都得死!!”
  
  面对着黄彬一个晚辈小子的威胁,朱淳当然觉得心中窝火,不过也清楚此时并非是自乱阵脚的时候,更不应该闹内讧,冷眼盯着黄彬,却陷入了沉默与沉思。
  
  现在与这件事有牵连的就这几个人,自己的儿子、侄子、黄彬、陈保量,自家人肯定不能摊上责任,而眼前的黄彬也不是善茬,自己若是把京城黄家的公子弄进去,自己肯定也没好结果,至于陈保量……
  
  一想到陈保量,朱淳也觉得头疼,这家伙是县市里出名的狠角色,能几次出手帮助朱家,还是因为自己曾经有恩于陈保量,但是若想让陈保量去顶几个亿的经济诈骗罪,完全没可能!
  
  他了解陈保量的手段,一旦弄进去了,说不准还会弄得鱼死网破,他可不想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混子拼命。
  
  朱淳不说话,黄彬也不开口,而且毫不在意朱淳略带不悦的眼神,他就是要把朱淳逼到份上,才会想出真正的解决办法!
  
  他来青树县是赚钱的,是要给未来岳丈和家族那些人看看自己能力的,但绝不是找麻烦的,这事是与他有关,但他只是一个人,而朱家所有人都牵扯其中,他才不怕朱家不卖力。
  
  朱淳沉吟许久,脸色也愈发难看,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掏出电话,“喂,我是朱淳,按照原计划,抓人!!”
  
  “抓人?朱叔叔要抓谁?”
  
  黄彬微微一愣,事到如今,应该想办法把众人从事件中摘出来,可不是胡乱抓人去栽赃陷害,那样只会把事情闹大。
  
  “呵呵,谁能顶罪,我就抓谁!”
  
  朱淳并未做过多解释,他也不想与黄彬有太过交集,“你和神佑、神兵最近消停点,别再惹事就好。”
  
  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还留下浓重的一声冷哼,宣泄着心中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