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39章 按计划抓人

第0439章 按计划抓人

警灯红蓝闪烁,警笛呼啸刺耳,警车阵阵疾驰,开进了公安局家属大院。
  
  公安局家属早已习惯这中不满。
  
  种场面,并不觉得是什么稀奇事情,自然也就不会觉得诧异围观。
  
  毕竟公安局家属院,最不缺的就是警察和警车。
  
  一队警察下车后直奔最里面的单元,一步三台阶的跑到六楼,铛铛敲响了靠着冷山的房门。
  
  “谁啊?”
  
  “警察,开门!”
  
  房门打开,刘凤云正穿着围裙,拿着炒菜勺子,看着楼道里七八名警察,不禁纳闷,“你们有事吗?是要找老申?他现在已经不在公安局工作了……”
  
  “申大鹏在家吗?我们有案情需要找他了解情况!”
  
  带头的警察便是给周成民做口供的小刘,也不管刘凤云是否同意,带着身后队员就进了屋子,正巧碰到听见门外吵闹声赶出来的申海涛和申大鹏父子。
  
  “你是申大鹏吧?带走!”
  
  小刘连看都没看申海涛一眼,只是挥手示意身后警察,把还处于一脸茫然中的申大鹏带走!
  
  “诶,等等,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能胡乱抓人?我儿子犯了什么法,涉及什么案件,你得说清楚吧?还有,你们的搜查令呢?”
  
  申海涛作为一名老警察,自然清楚依法办案的手续和流程,面对几个小警察的强势,他的态度也变得严厉。
  
  “申主任吧?你也是公安系统出去的,应该知道局里的规矩,这是上面的命令,我无权告知,你也别多问了,就是带回去了解一下情况!”
  
  小刘真想按领导吩咐无视申海涛,但申海涛毕竟是公安系统走出去的,现在又是县建委会的主任,小小青树县,低头不见抬头见,谁还没有求谁的时候,所以只能说些安心言语。
  
  “爸,妈,我没事,放心吧!”
  
  申大鹏凑到父亲身边,极小声音嘱咐,“你们给小姨打电话,让她去找铁县长,我身正不怕……”
  
  “你身正怕不怕影子斜,不是你自己说了算,回局里调查清楚,若是冤枉了你,自会还你清白,带走!”
  
  小刘再次下达命令,申海涛没有阻挠,其余几个警察将申大鹏团团围住,押走了。
  
  “哎呀,老申,这是怎么回事啊,咱儿子,咱儿子怎么被警察给带走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误会啊!”
  
  刘凤云着急,手中炒菜勺子不停颠晃,一脸焦急之色朝申海涛一个劲的询问。
  
  “别着急,我先给小霞和铁县长打个电话……”
  
  申海涛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猜想应该又是与自己作对的人,折腾自己不成,便开始折腾自己的儿子,想想就觉得气愤,走到桌前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申大鹏被带到局里之后,并没有带他去审讯室做任何笔录,而是在局子门口绕了几圈,又在各个办公室和审讯室门口来回往复,溜达了十几分钟,这才把他关进了审讯室,整个屋子只他一个人,也没有警察前来审讯。
  
  而在与他相隔两个房间的另一间审讯室中,朱淳正和周成民面对面坐着,只是面面相觑,也不说话,房间里安静异常。
  
  “铛铛!”
  
  阵阵敲门声后,小刘开门进入审讯室,凑到朱淳耳畔,“申大鹏抓起来了,关在105审讯室呢,要做些什么笔录吗?”
  
  “去吧,让他好好交代问题!”朱淳把小刘支走,看着审讯室的房门关上,随后又缓步走到墙边,装作不小心的模样,用脚尖踢掉了监控的电源,抬头看见监控下面的红灯已经熄灭,原本严肃的脸上顿时泛起了阵阵痛惜之色。
  
  “老周啊,为难你了!”
  
  朱淳从兜里掏出烟,递给了周成民一根,自己也叼了一根,点燃之后又帮周成民点燃。
  
  周成民始终警惕的盯着朱淳,一根香烟燃尽,朱淳却只说了一句话,使得他不禁纳闷,这朱淳又要干什么?
  
  “老周,刚才……你都看到了?”
  
  朱淳取了一张做笔录的纸,叠了叠,将自己的烟头和周成民的烟头包裹其中,塞进了兜里。
  
  “看到了,你们抓了申大鹏!”
  
  周成民觉得并无可隐瞒,便如实回答。
  
  “老周,实话跟你说,现在工业园区的事情牵扯过大,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什么行贿受贿的事情咱们暂且不谈,之前你和申大鹏走的很近,经常和他一起吃饭这件事,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人证物证!”
  
  朱淳说完之后,就怔怔看着周成民,而周成民更加疑惑,“我跟申大鹏的小姨做生意,与他吃饭而已,有什么问题?又能代表什么?”
  
  “不能代表什么吗?你与刘凤霞合伙做生意,又不是与申海涛,为何与他儿子交往甚密?算了,多说无益……”
  
  朱淳冷笑摇头,“事情现在已经发生了,就需要有人去承担责任,若是没人站出来,你和申大鹏难道要一直待在这里吗?”
  
  “事情发生了,就找有责任的人去抓、去审,与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有什么关系?我们不怕冤枉,就算被冤枉待在这里,早晚也有沉冤得雪的一天!”
  
  周成民显得有些激动,朱淳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就是摆明告诉他,要有个人出来顶罪!
  
  而这个顶罪之人基本上是在他和申大鹏之间,申大鹏是谁?县建委主任的儿子,县知名企业家刘凤霞的外甥,怎么可能会出事,那最后遭冤枉之人也只能是他。
  
  “老周,你要想明白,这不是我要折腾你,而是外面有人要整你,这件事水可太深了,你我都无力回天,毕竟,有天大的人物在这个场子里呢!”
  
  “大人物?整我?谁?”
  
  周成民冷冷喝问。
  
  朱淳伸出手指,指了指头顶苍天,“天,咱们青树县的天!”
  
  “徐书记?我有没招惹他,为何与我为难?”
  
  周成民想不通,他与徐前并无瓜葛,也无恩怨,怎么会专门要折腾自己?
  
  朱淳淡然一笑,“我现在是跟你好好说,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若是我不通知你,过了今晚,你和申大鹏两人,一个畏罪潜逃,一个服毒自杀,你自己想清楚,你若把事情都扛下来,我保证申大鹏没事,他能出去,申家自然会惦念着你的好,到时候你的妻子儿女,还有你那没用的弟弟,至少也还能不受亏待。”
  
  “你,你……我,啊!!”
  
  周成民因为激动愤怒而浑身颤抖,双手紧握成拳,拷着手铐的手腕处,已经勒得泛白,恶狠狠的双眼瞪着朱淳,只觉得胸口炙热怒火纷纷燃烧,胃里也是隐隐作痛,却始终说不出话来。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关押这么久了,原来天宁公司背后,有堂堂县书记徐前插手!
  
  想想当初自己去找天宁公司谈合作的时候,雷赛和朱家兄弟走的那么近,如今也是茅塞顿开,想必天宁公司诈骗的钱,肯定被朱家和徐先前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