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40章 被关小黑屋

第0440章 被关小黑屋

此时的周成民可谓有心无力,兔死狐悲的道理他懂得,若是申大鹏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肯定也没好结果,而且还会连累家人。
  
  人之悲哀,莫过于明知,却无力反抗!
  
  周成民最近被关在局子里,并不知道省里派来调查组,在他看来,青树县有徐前一手遮天,局子里还有朱淳犹如恶霸!
  
  两个拥有权力之人想让他和申大鹏出了什么意外,也并非是什么难事,死无对证,到时候一切都没了回旋的余地,但是若申大鹏能出去,至少还能有人给他撑腰,说不定他还有出去的可能。
  
  思虑再三,周成民也逐渐冷静下来,双手用力薅着本就不多的头发,极其郁闷、烦躁的低声叹息,“让我考虑一下吧!”
  
  “好好考虑一下!”
  
  朱淳用力拍了拍周成民的肩膀。
  
  对于周成民现在的状态和表现,他很满意,看来这招险棋还是有用的,若是周成民能把事情全扛下来,雷赛那种作为棋子的小人物就不重要了,哪怕暂时抓不住,也无所谓,只要把这个案子了结,调查组自然就不会继续调查,那他们朱家也就安全了。
  
  这面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申大鹏却在另一间审讯室里倍感茫然,警察莫名其妙就把自己抓来,然后就置之不理,也不审讯调查,这是要干什么?
  
  到了晚饭时间,一名小警察走进审讯室,给了申大鹏几瓶莹莹同学的饮料和矿泉水、一盒自煮火锅、一桶泡面,随后便要离开。
  
  “诶,等等!”
  
  申大鹏叫住了小警察,“你们把我抓来不是要调查情况吗?怎么都没人理我?这是要以什么理由,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小警察只是瞥了一眼,连一个字都没说,大步离开了。
  
  “诶……”
  
  申大鹏还想询问,却只看到审讯室的门被重重关上,心中困惑,却无人解答,叹息一声,无聊摆弄着桌上的饮料和食物,竟是突如其来笑了笑!
  
  “没想到食品厂的产品都已经涉及到公安系统了,不错,不错!”
  
  公安局。
  
  副局长朱淳办公室的电话躁躁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
  
  “这还没到下班时间,怎么就没人了?”
  
  铁铮硕皱了皱眉,只得拨通了值班室的电话,“我是铁铮硕,朱副局长在吗?”
  
  “哦,铁县长,朱副局长他……”电话那边突然没了回音,听着有小声窸窣,过了片刻才有回话,“朱副局长应该是去城管局了,没在局里。”
  
  “好,我知道了!”
  
  铁铮硕挂了电话,心里却是气愤,电话里刚才的窸窣声音,很明显是朱淳在吩咐,这朱淳居然敢不接电话,还胡扯说去城管局了!
  
  值班室的座机电话挂断,刚刚从办公室赶来的朱淳才长舒一口气,刚才看着来电显示是铁铮硕,他一时不知该怎样应对,只能不接电话,突然又想到铁铮硕有可能给值班室打电话,这才匆匆赶来应付。
  
  “没事,你继续工作吧!”
  
  朱淳与值班人随口说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公安局,在门口大墙角落掏出了电话。
  
  “喂,徐书记吗?刚才铁县长给我打电话了!”
  
  “铁铮硕?你怎么说的?”
  
  徐前有些担心,怕朱淳言多有失,更怕朱淳抵不住县长的压力。
  
  “我没接电话啊,这不赶忙与您商量一下……”
  
  “商量什么?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徐前打断了朱淳的话,“配合调查而已嘛,涉及到经济诈骗案件,要保留隐蔽性,当然不能对谁都全盘托出。”
  
  “明白。”
  
  朱淳挂断了电话,如今有徐前站在身后,他心里也安定了些,平复了心情,这才给铁铮硕回了电话,“喂,铁县长嘛,我是朱淳!”
  
  “朱淳同志,你好忙啊,我刚才给你打电话都找不到你。”
  
  铁铮硕心中不满,但还是尽量保持着平和的语气,“听说局里把申海涛的儿子给抓了,怎么回事?”
  
  “铁县长,你是说那个叫申大鹏的孩子吧?局里查到了周成民和他一起吃饭的录像,所以找申大鹏去配合调查,没事的!”
  
  朱淳都能猜到铁铮硕在电话另一头只怕已经气毁了,自然是回答的小心翼翼。
  
  “那调查的怎么样了?有什么结果吗?”
  
  铁铮硕冷冷问道。
  
  “这个,徐书记吩咐过,涉及到重大经济诈骗案子,要保证隐秘性,所以……”
  
  “好!朱副局长对待工作果然认真负责,那我就不多过问了,你忙吧,争取早日破案。”
  
  铁铮硕意味深长的夸奖几句,不等朱淳再开口说话,便挂了电话。
  
  挂断了朱淳的电话,铁铮硕脸上的笑容才开始变得凝固!
  
  堂堂一县之长,打听个事情都这么费劲,一个副局都敢不接他电话,再这样下去,他的威信何在?
  
  第二天一早,铁铮硕就来到了徐前的办公室。
  
  “铁县长,这么早来我这里做客?”
  
  徐前很奇怪,一大早上铁铮硕就把他堵门口了,八成是有事情。
  
  “呵呵,徐书记,我这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铁铮硕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徐前的办公桌对面,开始摆弄起茶几上的茶具,也不见外。
  
  “什么事儿?”
  
  徐前心里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事,最近咱们县里出了个全国文科状元,所以来县里采访的媒体多了一些,县容县貌的整理和监督很重要!”
  
  铁铮硕泡好了茶,哧溜喝了一口,啧啧称赞。
  
  “恩,我会和朱淳打个招呼,让他上点心。”
  
  徐前一头雾水,但是还是顺着铁铮硕的话应了一句:“铁县长还有其他事情吗?”
  
  “不错,不过我看朱淳同志每日在公安局和城管局来回奔波,甚是辛苦啊!朱淳同志又是个任劳任怨的好同志,我怕他身体承受不住,所以提议让朱淳同志专心负责城管局,至于公安局那边……咱们是不是让其他同志顶上?”
  
  铁铮硕放下茶杯,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