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42章 茶叶大礼包

第0442章 茶叶大礼包

    “宁臣啊”
  
      申海涛摆了摆手,无奈的叹息一声。
  
      “这事与你无关,应该还是我的事情牵连了大鹏,如今县里分成两拨人,得罪了谁都没有好果子吃,今天我就不留你在这吃饭了,以后也少与我联系”
  
      “申队,你这叫什么话?我是你一手培养起来,放在部队里那我就是你的亲兵,大鹏出事了我怎么能不管?”
  
      刘宁臣年轻气盛,哪里容得委屈,腾然站起身子,“不行,我得去找徐局好好说道一下,工业园区的案子是经济诈骗,凭什么把大鹏关起来啊,他可是全国文科状元,与经济案件有什么关系!”
  
      “刘宁臣,你真是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了是不?”
  
      申海涛也怒气腾腾的起身,“我说了让你少与我来往,又没说不让你来往,你能记得就知足了,等过一段时间,事情都平息了,你再来吃顿饭也不迟!”
  
      刘宁臣这顿饭是没心思吃了,但松白大厦顶层的包房中,朱淳却和徐前两人吃得欢。
  
      “小朱啊,前几天你说,周成民要交代了,怎么几天过去了,案件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你要知道,常委会上,我可是全力保下你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若是不能做点实事给大家看看,岂不是会遭人非议?”
  
      没有珍馐美味,没有美酒佳肴,只是一桌极为简单的素酒薄菜,徐前与朱淳紧邻而坐,但两人中间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各揣心思,各为己抒。
  
      “我已经与周成民讲明了前因后果,他已经打算认罪了,但是还差点火候,人嘛,未逼到悬崖峭壁的绝路之上,总有一丝希望在挣扎!不过徐记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就好,尽快解决吧。”
  
      徐前浅辙淡笑,他现在与工业园区的事情没有任何干系,所以也懒得多问。
  
      “徐记,最近局里有些同志工作散漫,办案效率过低,我想您能不能去视察一下,也算给那些同志警醒一番?”
  
      朱淳话音至此,徐前眉头微微一皱,正不知朱淳这是要搞什么鬼,包房的门却被轻轻敲开。
  
      黄彬拎着两盒茶叶大礼包走了进来,笑盈盈堆在徐前的面前:
  
      “徐记,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多亏由您的帮衬,我市里的连锁超市才能红红火火,这点茶叶是南方新茶,您笑纳?”
  
      “小侄这是说的什么话,太客气了!”
  
      徐前清楚这茶叶礼盒中装着什么,但既不伸手去接,也不推诿,只让它在面前稳稳摆放着。
  
      “徐记,去局里视察的事情”
  
      朱淳将徐前自以为隐藏较好的贪婪尽收眼底,却是面色不变继续问着之前的问题。
  
      徐前面露为难之色,他不清楚朱淳要搞什么鬼,但是不用想肯定是办周成民案子的时候遇到了阻力,想让他去站台!
  
      只是徐前并不想参与其中,可面对黄彬的礼,又不好推脱。
  
      忽然转念一想,他是县记,去公安局指导工作也属正常,倒不会惹什么麻烦,思虑过后,点了点头。
  
      “好吧,现在有些同志那种‘不作为’的风气的确已经开始蔓延,是时候给他们提个醒了,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去看看局里到底什么情况!”
  
      不到万不得已,徐前不想置身于混乱事情之中,他的目标是平步青云,但也不想得罪京城黄家的大少爷,而且看着面前的两个茶叶礼包,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
  
      饱暖思**,徐前显然不在意男女之事,但对金钱的欲望却要远高过常人!
  
      之前在市里屈居人下,又是伺候领导的位置,不敢、也不能过于贪婪,但现在作为县记,若无领导前来视察,他便是天,再无人压抑,欲望自会弹力爆发。
  
      黄彬和徐前两人的称呼也从黄少爷变成了‘小侄’,可见在并不算长的时间里,俩人的关系已经突飞猛进。
  
      在徐前心中能增加彼此感情的东西,是什么也就不言而喻,而桌上的大礼包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在座三人都心知肚明。
  
      “徐记,还有几份大礼包我已经派人送到家里了,再算上这两份,一共是六份,都是小侄孝敬你的。”
  
      黄彬把大礼包又朝着徐前推近了些,面露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破费了,以后不准这样!”
  
      徐前起身要走,不经意瞥向了那两盒茶叶礼包。
  
      “徐记,随后我就把这新茶送到家里去!”
  
      黄彬待得徐前转身的片刻,冲着朱淳点头暗示,口型对出一个字,快。
  
      朱淳点点头,与徐前快步离去,包房中只剩黄彬一人,自是笑得更加得意,“钱真是个好东西,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哈哈!”
  
      京城黄家不缺钱,身为大少爷的黄彬自然也不会缺钱,他缺的是值得让他心甘情愿献出金钱的人,更缺能够得了钱为他们办事的人。
  
      公安局,徐前从外到里,从里至外视察了三番五次,可正值中午午休时间,再加上他有意的低调,自然也没有引来更多的注意。
  
      众人来到关着周成民的审讯室门口,领路的朱淳缓了缓脚步,“最近咱们办理的那件经济诈骗案,那些骗子真是可恶,都骗到县镇府了,当真猖獗啊。”
  
      “坑蒙拐骗而已,还不是被抓到了?”
  
      徐前轻咳两声:
  
      “公安局是维护县里治安的重要执法部门,大家都要齐心协力,安稳县里的民心,惩治恶徒,尤其是现在被媒体大加肆意谣传的经济诈骗案件,更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也定要尽快把天宁公司的案子搞的水落石出,知道吗?”
  
      “徐记放心,我就算不眠不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案子查清楚!”
  
      朱淳有意提高了嗓门,正对着周成民的门口喊叫,随后便与徐前和局里的一些小警察缓步离开,倒是并未提及其他。
  
      审讯室中,周成民把徐前和朱淳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误以为这是暗示给他听的!
  
      不惜一切代价?难道是自己若再不交代,便如朱淳之前所说,畏罪自杀?此时,周成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但被铐在座位上,越是动不得,越是心急如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