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43章 计划策反周成民

第0443章 计划策反周成民

正在周成民自认为性命不保之时,朱淳也把徐前送走,匆匆来到审讯室门前,刚要开门,却止住了动作,收回已经握在门边的手掌,转身离去,自顾淡然一笑。
  
  “现在应该是周成民着急,我自不必如此心慌,来得及,来得及……”
  
  朱淳这一句来得及,却是让周成民苦苦等了一下午,直待他无心餐食的下午时分,才见朱淳慢悠悠的走进了审讯室!
  
  依旧是走到墙边,依旧是不经意踢掉监控录像电源,而后递出一根烟的老套路。
  
  两人皆是点燃了香烟,周成民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停查看着朱淳的每一个动作,还专门留意了朱淳的裤兜,并未见什么锋刃利器和毒药水瓶,这才堪堪安心,猛吸了几口香烟,又狠狠吐出,顿时,烟雾缭绕。
  
  见周成民这幅忧心怕死的模样,朱淳更是不慌不忙,只是拽了凳子坐在周成民对面,小口吸烟,嘴角上扬微笑。
  
  周成民心急心忧,自然比不得朱淳稳中求胜,终究抵不住继续沉默,又狠狠吸了两口烟:
  
  “让我怎么认罪伏法,说吧,我都同意,只要别牵连我的家人!”
  
  “老周,你觉得我朱淳是什么大恶人吗?你放心,只是让你承认经济诈骗的罪责而已,就算进去了也不会是死罪,最多十几二十年,而且有我在,一年、两年之后帮你安排保外就医,你出来照样跟着申家吃香喝辣!”
  
  朱淳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头顶苍天,“而且我和天都会记得你的好,到时候自是不会亏待了你,必定会多给你们公司一些好处,一两年的时间而已,能让这么多人念及你的好,还甘愿为你讨好处,还算值得吧?”
  
  周成民始终盯着朱淳的眼神,并不见有阴险狡诈的虚伪之色,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以县书记和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若是真心想要弄个保外就医倒不是什么难事,几年牢狱之苦,若真能换来一个大靠山,的确值得。
  
  “经济诈骗,那我骗来的钱呢,该怎么交代?”
  
  “花了啊,你就说去澳门赌钱,全输了,我查过你的出入境记录,你之前不是去过澳门吗?”
  
  朱淳说的轻松至极,似乎早已想好了所有备案和口供的过程。
  
  “我之前是陪一个情人去旅游,根本没去赌博……”
  
  朱淳直接打断了周成民的疑惑言语。
  
  “那都无所谓,也根本不重要,你只要在口供中说全都输没了,我自然会给你做出辅佐的物证,帮你伪造一个银行卡的流水,如此,没问题了吧?”
  
  “行,那我认了,你们现在能把申大鹏放了吧?”
  
  周成民小心谨慎的询问,之后立刻注意朱淳的表情。
  
  “没问题,你都招认了,我还为难他干什么?只要你在口供上签字画押,我立刻把他放了!”
  
  朱淳表情倒是极为淡定,也表现的很肯定。
  
  “你们不会反悔吧?要不先把申大鹏放了,我再签字画押!”
  
  周成民这话说的毫无底气,他虽然想先看到申大鹏无事,但更担心朱淳会发火,若是一气之下不与自己好说好商量,直接弄个畏罪自杀,自己岂不是白死了。
  
  “老周,我与你这么掏心掏肺,你还跟我玩心眼,你不实在呀,先签字画押,再放申大鹏!”
  
  事情好不容易才发展到如今这一步,朱淳可不想再出现意外!
  
  否则他与徐前没法交差,而且他也怕申大鹏出去之后,把在局里的遭遇说出去,肯定会惹来别人的怀疑和猜忌!
  
  尤其若是被省调查组知道了事情细节,到时候只怕就算周成民愿意顶罪,事情恐怕也会更加难以解决。
  
  “那……我再考虑考虑!”
  
  周成民畏畏缩缩的试探,说到底还是不愿相信朱淳,毕竟连杀人都能说成畏罪自杀,他还是怕事情会有异变。
  
  “老周,你自己可要想得清楚、明白,行与不行,明天都给我个准信,我倒是有时间等下去,但是你进了牢里之后的事情,我可是要从现在就开始筹谋,人情世故,你应该能懂吧?”
  
  朱淳未再说什么废话,担忧之色铺盖整个面庞,似有无奈的摇了摇头,开门离开了。
  
  “唉!!”
  
  周成民叹息一声,手中烟头已经烫了手指却不知,待得反应过来将烟头甩掉的时候,指间已经被烫出了两个盈盈水泡,火辣辣的微疼。
  
  刚才与朱淳一番毫无恶意的对话,他已经彻底动摇了,若不是因为心底里那么一丝被冤枉的愤愤不平与不甘,只怕早就签字画押、认罪伏法了!
  
  但人总是会有侥幸心理,他也希望,若再扛上几天,说不定申家找了关系,能救他们出去呢。
  
  申海涛这几天的确在努力的找关系,从上至下,从县长铁铮硕一路到刑警队队长屠瀚,再到负责看管和做笔录的小小警察小刘。
  
  为的只是见上儿子一眼,最后却始终未能得偿所愿,想想自己堂堂县建委会的主任,居然儿子被抓了之后,连探望一眼都做不到!
  
  这几日里,整个人工作也是强颜欢笑,到了最后,纵使勉强也是有心无力,笑不出来。
  
  他越琢磨越是自责,先是自己被调查,让妻儿、家人跟着担惊受怕,这样就算了,现在还把儿子害得进了局里几天未曾出来,不免暗自悔恨!
  
  自己当这个建委会主任干什么,家中屡遭不顺,皆是从当上这个县建委会主任开始的。
  
  都说权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可手握大权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还把亲儿子害得冤枉蹲局子,这官当着有什么意思?果然,只要与房地产这种巨大的利益行业扯上关系,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傍晚,天色渐暗,日头已经隐藏在大山之后,余晖散落,天边没了炙烤的炎热高温。
  
  待天色彻底黑下来,还多了几分微凉的轻风,让人心情烦躁了一整天的心情略有舒爽,老人们也纷纷在饭后出来散步、跳舞、放松心绪。
  
  一辆车牌号为E00001的奥迪A6在清水大街疾驰,左拐右拐之下,停在了公安局家属院的大门口,想要进院,但大门却被一辆警车堵住了,如果警车位置停的稍稍靠边一些,也可勉强通过,无奈停在正中间,估计连三轮车都无法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