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49章 有冤情

第0449章 有冤情

“回去?回哪?青树县?”
  
  王雨莹好奇的眨眨眼,见申大鹏点头,又指向林筱凝离开的方向,“不去跟筱凝和林叔叔说一声吗?”
  
  “不用了,他们还得照顾老爷子,哪有心思顾及其他,咱就别给捣乱了。”
  
  申大鹏的确已经觉得清醒了许多,拿起床头林筱凝亲自熬的粥,咕噜噜大口喝了一半,又毫不讲究的动手抓了几根咸菜,穿上鞋就出了病房。
  
  “我送你回家吧?你这身体,好像应该多休息一下。”
  
  扎眼的红色保时捷跑车里,王雨莹系好了安全带,看着申大鹏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不免担心。
  
  “小姨在哪呢?”
  
  申大鹏也系了安全带,有气无力的仰身躺在座椅上。
  
  “好像在厂里,最近厂子的销售量大大提升,产量好像有点供不应求,正研究跟工人们商量加班加点……”
  
  “那就去厂里吧。”
  
  申大鹏打断了王雨莹的言语后,便闭目养神,未再说话。
  
  或许是怕申大鹏难受,王雨莹这一路车开得即慢又稳,没有了半点本应属于跑车的推背感。
  
  半路上申大鹏和王雨莹在服务区吃了点素淡的小菜,喝了些热粥,再加上医院打的营养液起了效果,也逐渐恢复了体力。
  
  等车子停在厂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落幕时分,厂子里该下班的都已经离厂,但在门口就能看到,生产车间里依旧灯火通明,估计是工人在加班生产。
  
  “等你和小姨合计一下,再去找夏明研究研究,看给工人多点福利待遇,他们太辛苦了。”
  
  “嗯。我们和夏明正商量这事呢,厂子现在效益不错,咱们的确应该抱着感恩的心态去做人做事。”
  
  “齐心协力才能成事,等以后我走了,你们更要切记,这些劳苦工人才是咱们能继续下去的原动力。”
  
  “明白了……”
  
  申大鹏和王雨莹一边商量着,一边进了小姨的办公室,刚开门就看到小姨正满面愁容的正要离开,正巧碰了个满怀。
  
  “小姨,你这是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
  
  申大鹏不禁皱起了眉头,小姨的性格还是比较稳,若没重要事情,肯定不会如此慌乱“发生什么事了?”
  
  “嗯?大鹏,你没事了?什么时候出来的?”
  
  小姨看见申大鹏脸色不太好,左右摆弄着仔细瞧了三两遍,确定没有伤势,这才安心。
  
  “我爸没跟你说公安局把我放了吗?小姨,你是为了什么事这么慌神?”
  
  “原来如此!”
  
  小姨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急忙解释:
  
  “周成民招供了,把工业园区经济诈骗的案子全都扛下来了,所以公安局才放你出来的吧?”
  
  “你说什么?周成民招供了?”
  
  这个消息仿若晴天霹雳,申大鹏可是曾亲眼看到周成民被朱神兵和雷赛欺负的跪地求饶,怎么可能与天宁公司有牵扯?
  
  如今全盘招认下来,难道是被屈打成招?
  
  “刚才铁县长给我打电话亲口说的,绝对不会有错,天宁公司之前就有周成民的股份,后来经济诈骗的案子也是他与雷赛合谋,他撤除股份卖掉公司给雷赛,为的就是给经济诈骗洗脱嫌疑,现在招供了,据说下周就开庭审理,不过碍于失态对县里的影响太过恶劣,所以不会公开审理。”
  
  “不可能!”
  
  听着小姨的解释,申大鹏直接摇头表示无法理解。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刚才跟铁县长好话说尽,但铁县长也有苦衷,他与公检法并不熟络,根本无法插手,而且周成民是经济诈骗,又涉及到县里的利益,所以任何人都无权探望。”
  
  “那铁县长是怎么知道的?”
  
  申大鹏疑惑问道。
  
  “铁县长也是从省调查组那里得到的消息,周成民招供之后,只有省调查组见了他,记录了详细的口供备案,而且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调查组也结束了调查,应该等开庭宣判定案之后,就会离开了吧!”
  
  小姨急的额头汗水滴滴溢出,却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我还以为你没被放出来,正打算去找你爸看看怎么解决呢。”
  
  “不用找了,既然铁县长都无能为力的事情,我爸也无权过问。”
  
  申大鹏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脑子里飞速运转,周成民招供,这里面一定是出了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那现在该怎么办?周成民若是出了问题,成宇地产也肯定会受到影响,那工业园区和高新科技园的工程,还能继续吗?”
  
  王雨莹要比小姨更加理性一些,小姨看到的是被冤枉的周成民,而王雨莹已经看到了后续公司涉及到的危机。
  
  “我有点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申大鹏现在不需要小姨的担忧情绪,也不需要王雨莹未雨绸缪的规划,他需要的是冷静!
  
  他需要无人打扰的清静下来,好好想一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这整件事情就好像被一层窗户纸蒙住了,若是能找到根结所在,或许只要手指轻轻一怼,一切问题便都可以迎刃而解。
  
  申大鹏回到家里,也没有与父母多说几句话,只说抽血过多,感觉身子有点虚弱,便进了卧室,趴在床上倒头就要睡觉。
  
  但心中有着纠结,又怎能睡得着?
  
  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彻夜未眠,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还处于蒙蒙灰暗之中,申大鹏觉得心中憋闷,便站到了阳台上,呼吸着清晨爽朗的空气与凉风,想要让自己更加清醒。
  
  “大鹏,周成民的事情我听说了。”
  
  不知何时,没有半点脚步声,申海涛也从卧室来到了客厅,刚一开口说话,把还处在自己世界里的申大鹏吓了一跳,转头看到父亲,才舒缓了紧张的内心。
  
  “爸,周成民这个案子肯定有冤情,我帮着小姨处理公司事情的时候,与他有过几次来往,这人虽然深谙处世之道,但绝不会是那种有胆子诈骗钱财的人,更不可能敢把诈骗的手都伸到县里,我怕这是有人在利用周成民对付小姨。”
  
  申大鹏还是没有把自己是公司大股东的事情全盘托出,只说是帮小姨,不过申大鹏所言倒是让申海涛也附和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