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50章 清晨散心钓鱼

第0450章 清晨散心钓鱼

    “我与周成民虽然不熟,但从他解决你小叔被打的事情来看,虽然算不上深明大义,但在这开发商的人群中,也算难得了。”
  
      “爸,周成民跟小姨合资开的成宇地产,现在正紧张面临着工业园区和高新科技园工程最关键的时刻,却出现了这种事情,若是真有人在利用周成民对付小姨,还能把周成民逼迫的全盘招认了罪行,那这个人,只怕权力通天。”
  
      申大鹏脑海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未有证据,他不能口无遮拦的说出来,哪怕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能言明,毕竟他也不想让父亲觉得他不成熟。
  
      但申海涛已经在这青树县的仕途混迹了十几年,以前更是在公安系统,又怎么能不知晓这其中些许不能为外人道明的秘事?而且如今青树县的高层局面,他也是深陷其中,儿子口中那权力通天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儿子,你刘哥在公安局升任了副局长,但哪怕是他,在你被关押的时候连你都见不上一面,更别提如今已经招供的周成民!这里面到底怎么事咱们谁也说不清楚,现在周成民既然已经招供,那你就别跟着参与了,你小姨的公司自然有法律去解决,只要一家人能安安全全,和和美美,可比一个公司重要多了。”
  
      “安全!和美!那周成民的家人怎么办?”
  
      申大鹏头看了看面带愁容的父亲,虽是于心不忍,但还是悠悠开口:
  
      “爸,我小时候你就总教育我,要做个正直的人,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哪怕事情与我无关,但只要是正义的,正确的,就要坚持着做下去,如今事情已经发生在咱们身上,却要选择逃避么?”
  
      听着自己年轻时那放荡不羁的狂妄之言从儿子口中说出,申海涛免不得阵阵苦笑!
  
      “儿子,时不待我,年代不同,这个世界也不一样了,你是全国高考文科状元,是咱们家里的骄傲,马上就要去京城念,未来不可限量,我怕你惹麻烦!”
  
      “爸,时不待我的下一句你可知道?”
  
      申大鹏停顿片刻,看着父亲疑惑的目光,淡然一笑,“时不待我,只争朝夕!”
  
      似乎是看到了儿子眼中的坚决,申海涛更加无奈,深深叹息一声,“儿子,要不然你在等一等,我和你刘哥再去暗中调查一下”
  
      “不用了,爸,还是我自己再想想吧!”
  
      申大鹏转身欲要离开,与父亲面面而立,勉强笑了笑,“爸,你放心,我已经长大了,不会冲动做傻事的。”
  
      说完,自顾了卧室,又躺在床上发呆,思考着事态到底会发展到怎样地步。
  
      事情发展至今,烂尾楼的事情早已经可以刨除在外,说到底最后能让周成民获得重罪的还是工业园区的经济诈骗案,而这案件中最主要的一个疑点就在天宁建筑公司和雷赛身上。
  
      按照小姨从铁铮硕那里得来的消息,周成民之前在天宁公司有股份,后来为了洗脱即将参与经济诈骗案子的嫌疑,把公司卖给了雷赛,而且周成民和雷赛还是是合谋诈骗?
  
      那当初雷赛为什么和朱家走的那么近?还把周成民逼得下跪求饶?这能不能说明雷赛与朱家有所牵连?
  
      “对了,还有朱神佑的母亲,翁红敏。”
  
      申大鹏想到朱家,也突然记起之前托王怀龙调查天宁公司的时候,王怀龙说过,买下天宁公司的人并非雷赛,而是翁红敏,只不过最后公司的法人名字落到了雷赛名下而已。
  
      申大鹏缓缓坐起身子,想着徐前与朱家交好,这次经济诈骗的案件又是徐前亲自命令朱淳全权负责!
  
      随后就有了周成民认罪伏法,难道这一切都是朱家在里面捣鬼?而徐前作为拥有通天权力的人在背后支持?
  
      不过又摇摇头否定了猜想,徐前是在天宁公司的雷赛逃跑之后才来到县里做县记,想必这青树县也就是他升官的一块踏板而已,根本没必要参与到这么严重的经济诈骗案子当中。
  
      那朱家参与此事的可能性就最大了,毕竟有翁红敏切实参与到了天宁公司的购买过程之中!
  
      但是想要仅凭这点口口相传之事作为证据,显然毫无可能,最起码朱家既然敢把事情做到今天这种决绝的场面,肯定是早有准备。
  
      “朱家!!”
  
      申大鹏眼中泛起厌恶阴翳之色,前世、今生,这仇怨只怕必须得有个交代,否则对申家人来说,都不会有善了的结局,蓦然,还脑海中还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的身影,黄彬。
  
      这一切事情都是从黄彬来到青树县之后才发生的,朱家兄弟又是与黄彬私交甚密,这其中若是没有黄彬的鼓动与唆使,申大鹏才觉得不正常!
  
      可是,他们到底又是如何操作的这一系列诈骗案子?难道只是通过小小的雷赛?
  
      申大鹏越琢磨越觉得脑子里乱作一团,几日里在审讯室未曾休息好,昨天又抽了许多血,再加上一晚上未曾休息,倒是让他觉得又有些眩晕之感!
  
      家里又没有空调,也是觉得憋闷烦躁,一时想要出去走走。
  
      起身到卫生间刷牙洗脸,出来的时候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幸好双手扶住了门框,才没有摔倒,低头一看,是一些钓鱼的渔具。
  
      这是前些日子父亲安然无事的时候,与同事去钓鱼刚买的渔具,只钓了一次,父亲就被县里停止调查了,之后也没有心情再去垂钓,渔具也就扔在这无人使用。
  
      申大鹏俯身看了看渔具的包裹,鱼竿、鱼饵、鱼护倒也还算齐全,想起前世在京城工作,为了拉一个销售单子,陪着那些客户在鱼庄钓鱼,一钓就是一天,想想那时为了生活而努力坚持的心思,可真是求之不得。
  
      想了想绕城河清水绿堤的北边,好像有个池子不错的垂钓之地,忆起前世事情,也突然来了兴致!
  
      “钓鱼也是件静心、专心的事情,找个僻静的地方钓上几竿,或许放松一下也能想到更多事情。”
  
      想着,拎起渔具,下楼打车便去了清水绿堤北边,找到了前世时候曾经游泳的地方,寻得个树下阴凉,把马札安放好,甩杆开始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