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53章 唐老板的儿子

第0453章 唐老板的儿子

    小荷塘火锅店的包房中,唐宇和小茹在摆弄着火锅食材,申大鹏则是满怀心事的用筷子不停搅拌底料,正想的出神,包房门被打开了。
  
      “这申老弟又来捧场了,我听我儿子说,你们可是很有缘分啊,钓鱼都能钓到金项链,还因此结缘,这更能说明咱们这次合作是顺承天意啊,哈哈!”
  
      唐老板笑呵呵端着一大堆新鲜食材走了进来,只不过一声‘申老弟’却是把唐宇和申大鹏都叫的万分尴尬。
  
      “唐老板,以后你还是叫我大鹏吧,我跟你儿子称兄道弟,你在叫我老弟,这不是差辈了吗,尴尬,太尴尬!”
  
      申大鹏的观点也得到了唐宇的赞同,“爸,你能不能别这么见外,大鹏比我还小呢,难道你要让我叫他叔叔?”
  
      “哈哈!大鹏,以后就叫大鹏!”
  
      唐老板尴尬大笑,唐宇和申大鹏也是无奈苦笑,倒是小茹没了在河边的大大咧咧,捂着嘴偷笑不止。
  
      申大鹏不禁感慨,丑媳妇见公婆,倒是能变得乖巧一些,看这小茹也是个识大体的女孩,也知晓在长辈面前收敛性格。
  
      几人正大笑寒暄,申大鹏的电话突兀响起,低头看了看电话号码,面色一凛!
  
      与唐老板和唐宇点头示意,自顾走出了包房,走到了卫生间才接起电话,刚一接起来就听到那面传来郭磊焦急的声音。
  
      “大鹏,你跟磊哥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无缘无故你让我清理护城河道,结果我从里面捞出来了一具男尸,已经完全腐烂,看不出来样貌了。”
  
      申大鹏还不等说话,郭磊继续喝道:“男尸被包裹在麻袋里面,又系上了好几块大石头沉入河底,显然这可是谋杀啊,你要知道什么赶紧给我说,这是命案,我已经无法插手,现在必须得报警了!”
  
      “等等,磊哥,千万别正常报警,你直接给刘哥打电话,他现在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让他接手这个案子,并且告诉他……”
  
      申大鹏犹豫片刻,叹了口气,“告诉刘哥,雷赛携款潜逃,他自然就明白了。”
  
      “雷赛?”
  
      郭磊惊讶错愕之际叫出了声音,又赶忙捂上了嘴,环顾四周发现众人都在远远看着尸体,并没人在意他,这才放下心。
  
      他虽不清楚申大鹏到底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但他以前跟申海涛后面也是在公安局工作过,脑子并非迟钝愚笨,稍稍一想,也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赶忙给刘宁臣拨了电话。
  
      “喂,宁臣,马上带一队值得信任的人来清水绿堤北边的水塘,我清理河道的时候,发现了一具无名男尸,大鹏说……可能是雷赛。”
  
      没有多余的废话,没有多日不见的叨念,却因为谨慎中带着提醒意味而显得异常不凡。
  
      挂了电话,郭磊又缓步回到已经带有些**溃烂的尸体旁,捂住了口鼻,却不能遮挡视线,眼中疑惑之色渐浓!
  
      申大鹏是怎么知道这水池中会有尸体?又是怎么知道这具尸体就是经济诈骗案逃跑的雷赛?
  
      刘宁臣同样困惑不已,这郭磊是城管局的副局长,怎么还能管出人命来?但还不等他询问,电话已经挂断,起身大步出了办公室。
  
      正想对手下人吩咐出警,又想起郭磊嘱咐带着值得信赖的人,再加上说出了雷赛的名字,更能意味着此次事情的严重性,当下不敢大意,叫上了三个与他一样,之前被申海涛提拔的警员匆匆离开局里,赶往清水绿堤。
  
      警车停下,远远看着河边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刘宁臣皱了皱眉,青树县地界并不大,平时打架斗殴都能传到一些好事人的耳朵里,如今死了个人,还不得被传疯了?点头示意旁边的警察,“去把人群疏散了!”
  
      刘宁臣一共就带了三个信任的人,都去疏散人群,自己则是大步跑向在尸体旁边伫立的郭磊,从后面用力拍了一下,还把郭磊吓得一惊,本来看着腐烂尸体就觉得恶心,再加上一拍,胸前顿时泛起阵阵呕吐之感。
  
      “呕!”
  
      郭磊转头看到是刘宁臣,装作呕吐模样。
  
      吓得刘宁臣也是赶忙侧身躲避,但却没有玩闹之心,“磊子,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没事干什么跑来清河道?还弄出来一具尸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是上午大鹏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帮忙清理河道,我这带人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结果就弄出来个大麻袋,打开一看才知道是尸体,刚开始还没这么臭,这会怎么感觉奇臭无比?”
  
      郭磊捏着鼻子,说话声音倒有点阴阳怪气的感觉,就像是电视电影里的太监一般矫揉做作。
  
      “水下温度低,尸体虽然被泡的腐烂,但还不至于恶臭,但你也不看看现在七月酷暑时节,就是一堆新鲜猪肉放一天也臭了!”
  
      刘宁臣从兜里掏出了准备好的口罩和塑胶手套,蹲着摆弄着皮肉腐烂至松散的尸体,根本无法查别体貌特征,不免怪异转过头,“磊子,大鹏怎么知道这有尸体?还知道是雷赛?”
  
      “你问我,我问谁去,你小子能不能赶紧把尸体弄走了,没看到清水绿堤上那么多百姓围观呢?这事要是闹大了,可就完了!”
  
      郭磊本来还以为大鹏让他帮忙,是找遗失在河池里的什么物件,没想到是个死尸。
  
      刘宁臣点点头,挥手喊来了正在疏散人群的手下,“通知局里,派法医和车子,先把尸体移走。”
  
      “宁臣……”
  
      郭磊急忙把刘宁臣拽到一旁,刚要说话却发现刘宁车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掌,这才发现自己正紧握着刚刚摆弄了尸体的塑胶手套,顿时又觉得胃里翻江蹈海,不过还是强忍住:
  
      “大鹏说不让我正常报警,而是直接给你打电话,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你这么张扬找局里人来,会不会出问题?”
  
      “不让局里人知道才会出问题呢,我只是个新上任的副局,岂能隐瞒一件凶杀的案子?你放心,大鹏让你通知我,估计是想让我第一时间到现场,也好全权处理这件凶案,我会跟局里争取的。”
  
      刘宁臣叹了一声,眉头始终紧锁,“只是……大鹏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呢?有事瞒着咱们?”
  
      “等晚上咱俩去申局,啊不,申主任家里问问情况再说吧,我先去洗个澡,还得回局里有事呢。”
  
      郭磊也是同样疑惑,就算刘宁臣不问,他也得去找申大鹏问个清楚,不过现在还是要去把间接摸了死尸的手洗干净,也算洗掉晦气。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