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58章 雷霆万钧的手段

第0458章 雷霆万钧的手段

    正在申大鹏心情逐渐焦急之时,电话果然响起,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接起电话,“喂,你好,我是申大鹏!”
  
      “大鹏啊,你怎么没说一声就走了?也不让我亲自说声谢谢。”
  
      电话里传来林墨寒极为客气又真诚的声音!
  
      “林叔叔能打电话来,那说明爷爷应该没事了吧?爷爷没事就好!”
  
      申大鹏之前就一直盘算着林墨寒应该会等家里老爷子脱离危险期才会打来电话,本来想着会是中午,没成想一等就等到了傍晚。
  
      “你的身体也没事吧?我昨天听筱凝说,你都差点昏倒了!”
  
      林墨寒关切询问,家里老爷子已经不止一次麻烦申大鹏,每次都要折腾到省城抽血,相比之下,申大鹏倒是没求过他办事,这次还自己回县里,都没给他送送的机会。
  
      “我年纪轻轻的,抽点血而已,不碍事,今天早上我还去钓鱼了呢!”
  
      申大鹏笑呵呵的提起了话头。
  
      “哦?钓鱼去了?收获如何啊?”
  
      听得申大鹏身体无碍,林墨寒也放心了些。
  
      申大鹏等的就是这句话,林墨寒若是不问,他还不好直接说,微微一笑,“钓上来一只肚里装着金项链的王八。”
  
      “金项链?王八?呵呵,你这算是一笔横财啊,可要赶花掉。”
  
      “林叔叔,可不止是横财,还是横祸!”
  
      申大鹏短暂沉吟,继续说道:“河池里还发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男尸!”
  
      “县里出凶杀案了?你是目击者?案子有什么进展吗?”
  
      林墨寒的语气也变得郑重,毕竟是凶杀案,市里也肯定要有所关注。
  
      “已经有些进展了,死者名叫雷赛,是县里工业园区经济诈骗案的主谋之一,而且县公安局还找到他生前的一个手下,老六,他又举报了大混混陈保量的保镖杜三,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案,为的就是杀人灭口,销毁经济诈骗的罪证,老六还交代,雷赛与县里的朱家交往甚密,而朱家的朱淳是公安局副局长……”
  
      申大鹏只是主观说明了现在的情况,而且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他是不想让林墨寒觉得这是在求他徇私枉法,相反,他更希望林墨寒能够秉公执法,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青树县一趟!”
  
      若只是普通的命案,或许市里只开会研究一下,让县里尽快破案就可以!
  
      但若是杀人案牵扯到公安局的副局长,那事情可就不简单是凶杀案。
  
      而且林墨寒是什么人?林家子弟,从小就看着家族里的人与敌人诡斗,又在仕途行走了十几年,哪能看不透申大鹏与他说这些的想法?不过,看透不说透,也是他们这种善于心计人的一种习惯。
  
      林墨寒又去了特护病房,看到林筱凝正在悉心照顾老爷子喝粥,而且老爷子精神状态也还不错,这才匆匆离去,赶往青树县的一路上更是电话不断,远程遥控指挥市纪委一同赶往青树县。
  
      到了青树县之后也没与申大鹏通话,只是联系了原本调查经济诈骗案已经结束,正要离开的省调查组,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待得市纪委到达之后,同一时间进驻了县、县公安局,把一些列人证、物证全部保护起来。
  
      朱淳刚刚从松白大厦赶到公安局,手里还紧紧握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里面盛放的液体,足以让周成民在喝下之后五分钟内彻底闭上嘴巴!
  
      但他才刚到公安局门口,就看到院里停放着十几辆车,他认出里面有几辆省调查组的车,更是让他惊讶的是,那辆E00001牌照,市高官的黑色A6也在其中。
  
      “这么快市里就来人了?看来我还是晚了一步……”
  
      朱淳来不及做过多思量,直接调转车头,一路连闯红灯,回到了松白大厦,回到了陈保量、黄彬、儿子、侄子都在的顶层包房。
  
      当他开门进了房间的时候,发现屋里还多了一人,他的弟弟,朱厚,此时也是傻傻坐在那里,见到朱淳回来,赶忙迎了上来,“哥,我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做了这么大的错事,我若是知道,肯定不会让他们为非作歹的。”
  
      “行了,别说了,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是不知道,谁问你都不知道,清楚吗?”
  
      朱淳指了指脚下,“你就是这个松白大厦的老板,是个正经的生意人,你谁都不认识,什么事情也不了解,懂了吗?”
  
      “哥,你别吓我啊!”
  
      朱厚有些傻了眼,他也是个聪明的商人,大哥说出这些话无异于是在告诉他自保,难道,事情真的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吗?
  
      “朱老哥,怎么样?成功了吗?”
  
      陈保量的询问,自然只能换来朱淳阵阵摇头,“市高官的车和省调查组的车都停在公安局门口,我们……应该是来不及了!”
  
      房间里瞬间变得死寂,没有人开口说话,没有彼此之间的四目相对,甚至每个人的眼神中都透露着绝望。
  
      若是事情还停留在县里的局面,他们还有办法依仗徐前手中的权力压下去,但如今市高官亲自到来,再加上省调查组从旁协助,已经算是把他们最后一丝的希望之火给扑灭了。
  
      许久未有人开口说话,甚至连动一下的**都没有,只黄彬一人缓缓起身,点了一根烟,用力吸入肺中,走到陈保量身前,与之四目相对,“陈叔叔,你们家的陈沛也是要考去京城吧?”
  
      “嗯?”
  
      陈保量皱了皱眉,不明白黄彬突然提及自己的儿子干什么,不过护子心切之下,眼神却是一冷,“我儿子与我不同,他是个聪明好孩子,与我多年混迹黑道的事无关,与你们这件事情更没有关系。”
  
      “那就最好不过了!”
  
      黄彬脸上划过狠辣、阴翳之色,目光一一扫过朱淳、朱厚、陈保量,“我是什么人,什么背景,你们应该都知道,三位叔叔,让神佑、神兵、还有陈沛弟弟跟我一起去京城吧,我会把他们安排妥当的。”
  
      说完,也不等在场的众人是否有其他意见,便匆匆离开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