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62章 两清了?

第0462章 两清了?

三人在浴池里搓了澡,按个摩,再出来的时候倍觉清爽,周成民在按摩的时候放松进入梦乡,还打起了猛烈的呼噜,两个小时时间,哪里感受到了按摩的舒爽,完全是在弥补这段时日在局里未曾休息好的睡眠。
  
  “鹏哥,吃点东西去吧,我这忙活一天都没吃饭,还陪着你们又是洗澡又是按摩……”
  
  孙大炮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看着天边已经西斜的余晖。
  
  “正好我也饿了,去吃点什么?”
  
  申大鹏摸了摸瘪下的肚子,他中午也没吃饭,就早早在公安局门口等着接周成民,经孙大炮子一提,也顿时觉得饿了。
  
  “鹏少,我就不去了,刚出来,得跟家里人报个平安。”
  
  周成民惦记着家里人,尤其是在泡澡的时候听申大鹏提起他家中老婆哭天抹泪,更觉得老来夫妻老来伴,这结发夫妻的情谊,当真比那只会散他钱财的情人更懂守候的可贵。
  
  “也好,省的家里人担忧。”
  
  申大鹏点头同意,又冲着孙大炮子摆了摆手,“你也回家去陪陪老妈吧,我自己走一走。”
  
  “鹏哥,你是不是要吃独食啊?”
  
  孙大炮子嬉笑挑着眉。
  
  “边去!”申大鹏抬腿就是一脚,不过速度很慢,只是吓唬人而已。
  
  孙大炮子也是配合的一挺腰,轻松躲过,箭步冲向面包车,冲着周成民招了招手,“周老板,我送你回家。”
  
  “嗯!”
  
  看着年轻人的打闹,周成民嘿嘿一笑,随后却郑重的对着申大鹏鞠了一躬,“救命之恩,我周成民牢记于心,大恩不言谢,以后公司的事情我一定竭尽所能。”
  
  “多谢了。”
  
  周成民没道谢,反而申大鹏说了句谢谢。
  
  他马上就要离开青树县,去往熟悉又陌生的京城。
  
  县里的公司正在稳步发展的重要阶段,王雨莹有能力,但年轻气盛、容易冲动,小姨算是沉稳一些,但毕竟文化有限,没有发展公司的大能耐,公司以后的确需要一个精明、沉稳的人来帮衬,周成民算是个不错的人选。
  
  申大鹏转身离去,在清水大街四处闲逛,北方的夏日就是如此奇怪,日头悬挂在天的时候灼热酷暑,傍晚的时候也依旧闷热难耐,但当余晖彻底消散后,加上徐徐微风,倒是显得清凉不少。
  
  想着公司的未来规划,想着即将告别的亲人朋友,申大鹏愣愣出神,也不知是饿了还是怎么,居然闻到了浓香的羊汤味道,肚子咕噜噜乱掉抗议,让他从愣神中回过神来,环顾四周,竟是看到了熟悉的牌匾,熟悉的老穆羊汤馆。
  
  看来是抗议的肚子自己找了食物,推门走了进去,看到正在扫地的一道倩影,申大鹏淡然一笑,“老板,一碗羊汤,一屉烧麦,一叠五香酱牛肉。”
  
  “烧麦没有了,换烙饼可以……么?”
  
  苏酥听见开门声,知道来了顾客,赶忙放下手中扫帚,转头却是看到了申大鹏,愣了愣神,疑问拉长了一些。
  
  “肚子饿了,什么都好。”
  
  申大鹏点点头,从筷子笼里抽出了方便筷,掰开后两根筷子仔细蹭了蹭,尽量磨掉上面的倒刺。
  
  苏酥则是匆忙进了厨房,不多时端出来了浓热的羊汤和一叠切成薄片的酱牛肉,又进去再端了两张烙饼。
  
  在申大鹏旁边待了片刻,似乎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到一旁拿起扫帚,继续打扫卫生。
  
  申大鹏吹凉一勺羊汤喝进嘴里,品了品,还是浓郁的味道,嚼了一块牛肉,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也不知到了京城还能否再有这熟悉的味道。
  
  听着身后窸窣的扫地声音,不免挑了挑眉,“喂,顾客还在吃饭,你就扫地?太不卫生了吧?”
  
  “哦,不扫了。”
  
  苏酥放下扫帚,饭店里没有其他客人,父亲在后厨忙着明天用的食材,母亲去广场散布,算是只有她和申大鹏两人,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只得拿起了抹布,擦拭着已经擦过两遍的餐桌。
  
  申大鹏自顾喝着羊汤、吃着烙饼,细细品味,恨不得将这唇齿留香的味道记在心间,这味道,前世在京城可是尝不到的。
  
  “恭喜你!”
  
  苏酥莫名其妙的一句恭喜,弄得申大鹏有些茫然。
  
  “恭喜你考了全国的文科状元,还上了电视,你在电视里还挺帅的,尤其是说到为偏僻农村捐款的时候。”
  
  申大鹏还以为苏酥是在恭喜他从公安局里安然无恙的出来,不过转念一想,苏酥一家都是平头百姓,怎么会知道县里官场的斗争?
  
  再加上林墨寒怕影响不好,有意封锁了消息,如今县里还很少有人知道县书记落马的原因,更何况苏酥,怎么可能知道他曾被关在公安局几天的事情。
  
  “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申大鹏不想二人太过尴尬,嬉笑着说出来这句让无数人落泪的歌词。
  
  “你是个好人,我之前误会你了。”
  
  苏酥一直认为申大鹏是喜欢自己的,几次三番能在最关键时刻救自己,也是因为喜欢而默默关注,所以才能赶上良机。
  
  尤其是在松白大厦两人过分亲热的那一次,更是让她难忘了好一阵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才发现,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申大鹏根本没有表露出丁点爱意,甚至连好感都没有。
  
  “好人?坏人?还不是都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呵呵,结账吧。”
  
  申大鹏掏出钱,等着苏酥结账。
  
  “这顿饭我请你,免费,就当是为了你几次救我的报恩。”
  
  苏酥看着眼前人字拖、大裤衩的申大鹏,脑海里却满是电视上那个是金钱如粪土的潇洒少年,她自认如果她得了那一万块的奖学金,肯定不会高尚到一分不留的捐出去。
  
  “也好,算是两清了。”
  
  申大鹏没有拒绝,他能感受到苏酥对自己复杂的感觉,但他不想让这成为彼此之间的压力,不过就是这一顿羊汤而已,真的能把两人之间算得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