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67章 京城,我来了

第0467章 京城,我来了

“大鹏,你出去了可要给咱青树县人争光,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好好学习,听到了没有?”
  
  刘宁臣俨然一副大哥哥的样子,甚至连申海涛都没说出口的提醒话语,他都毫不犹豫的说出。
  
  “大鹏,县里什么事有我和你刘哥照应着,你就放心吧!”
  
  郭磊是想要说绝不会让人暗中对付申海涛,不过转念一想,如今县书记是铁铮硕,县里人事又刚刚经历了地震般的变动,量那些不服气的人也没有胆量再为非作歹。
  
  “嗯!知道了。”
  
  申大鹏点点头。
  
  列车缓慢提速,站台上许多送孩子上学、送亲人外出打工的人不少,纷纷跟着列车缓步前行,不舍、担忧、念想,一时间无限纠结的情绪在瞬间爆发,很多家人、父母已经泣不成声,呜嚎哭叫在站台传响。
  
  “大鹏,照顾好自己!”
  
  刘凤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水扑簌落下,冲着车上的儿子嚎啕大喊。
  
  “妈!爸!”
  
  申大鹏想要大喊出声,但最终还是憋在了心里,前世未曾体会过这种不舍离别,但却体会了生离死别,他多想呐喊宣泄心中压抑太久太久的情愫,但最后、最后,还是沉入了心底。
  
  他还是与父亲的脾气相近,并不善于言谈,而且对于现在已经看透了人生些许奥妙的他来说,更清楚行动,远比口中的话语更加重要。
  
  “申大鹏,照顾好我的妹妹,别让她受欺负,不然我饶不了你。”
  
  直到车子即将远去,王雨莹才歇斯底里的大吼出声,又在心底默念了一句不敢说出口的话,“申大鹏,也照顾好你自己……”
  
  与申大鹏相隔不远的下一个车厢里,窗口外同样探出个小脑瓜,冷眼瞧着申大鹏探出来的脑袋,看着为他送行的一群人,眼神更加冷冽,似乎都忘记了他的父母亲人也在为他送行。
  
  “申大鹏,到了京城,可要照顾好你自己啊!”
  
  钱小豪莫名说出了王雨莹心中的那句话,但嘴角却泛起了狠厉与威迫。
  
  他专门查看了申大鹏的报考记录,没有第二、第三志愿,唯独一个水木大学,其实就算申大鹏不报考,以全国文科状元的身份,还不是想去哪都可以。
  
  钱小豪思虑再三,最后也报考了水木大学,他清楚申大鹏和曹梦媛之间那层微妙的关系,申大鹏能如此决绝的只选择水木,所以他相信,曹梦媛的选择百分之八十也会是水木,申大鹏,只是去跟随而已。
  
  在高考之后放假的这段时间,他也想了很多,对于暗恋了三年的曹梦媛,他最后还是无法淡然的说放就能轻易放下,他自信并不比任何人差,能够进入水木大学的都算得上是天之骄子,凭什么他就要心甘情愿的认命于申大鹏?
  
  人影渐行渐远,火车的轰鸣声在耳畔加速,这时还没有后世让世界倾慕的第一动车线列,只是老旧的绿皮火车和所谓的特快直达。
  
  说是直达,但也只不过是与绿皮火车少停一些小站点,但前往京城这一路上,也是难熬的十几个小时。
  
  再加上又是开学季,不管是特快直达还是普通的绿皮火车,都是一票难求,哪怕申海涛托关系找人买票,也就买到了两张硬座而已,毕竟青树县不是始发站。
  
  申大鹏和王雨莹坐在货真价实特快特硬的座位上,申大鹏情绪显得有些低沉,看着窗外疾驰掠过的玉米地,眼前一片绿色海洋,抬头望天,以后还是同样的天、同样的云,同样的日头,但京城却不是养育他将近二十年的那片水土。
  
  没有亲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没有朋友懂得他脾气的忍让,没有家乡熟悉的美食味道,一切都会在顷刻间改变,幸好申大鹏已经经历过京城繁杂,不会被京城的嚣扰而乱了心,慌了神。
  
  按道理来说,第一次离家出远门的王雪莹,应该会为以后的生活而紧张与无助,但此刻她去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的用胳膊拐了拐申大鹏,“看什么呢?别看了,火车都开出来这么远,什么都看不到了。”
  
  见申大鹏收回了目光望着自己,王雪莹莫名其妙的噘了噘嘴,委屈的歪着脑袋靠在申大鹏肩头,“以后到了京城,就剩咱俩相依为命了,你可别抛弃我!”
  
  “呃……”
  
  申大鹏阵阵无语,将王雪莹的小脑瓜强行推开,自己又向窗边挪了挪,保留了安全距离,这才指着王雪莹手中的GBA,“玩你的游戏机去!”
  
  王雪莹手中的GBA游戏机是王雨莹送的,在十多个小时的漫漫路途中,倒是可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但王雨莹却低估了十几个小时的漫长程度,也低估了自己妹妹的实力,里面的几款游戏,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已经被王雪莹玩腻,无聊的把GBA丢给申大鹏,“坐得屁股都麻了,我去上个厕所,溜达溜达……”
  
  “注意安全。”
  
  申大鹏哪怕不愿意,但还是小心提醒了一句,毕竟是合作伙伴王怀龙的女儿、王雨莹的妹妹,他就算作为一个哥哥,也应该照顾王雪莹安全。
  
  “嘿嘿,还是关心我的吧?”
  
  王雪莹吐出小舌头做了个鬼脸,锤了锤的确发麻的双腿,挑逗的勾了申大鹏的脸颊一下,又赶忙飞速逃离现场。
  
  “这丫头!”
  
  申大鹏无奈苦笑,再瞥向火车疾驰的南边方向,又是自顾会心一笑,前世想要创造梦想的地方,天下英才汇聚的首都京城,我又来了。
  
  “曹梦媛,等着我,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想着各种在水木大学与曹梦媛相见的场面,申大鹏全都做好了各种应对的办法。
  
  大学的四年时间,足够他去完成梦想,去与曹梦媛背后的曹家、黄家相抗衡,为了这一世不被看好的爱情、为了前世未曾完成的梦想,京城,再拼一次。
  
  申大鹏望着窗外唏嘘过往,感叹如今,畅想未来的同时,一辆从京城开往H省省城的火车上,四人屋的软卧车厢中,却只坐着两个人。
  
  外人都打破脑袋都抢不到票的软卧上铺,此时却被放着行李、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