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68章 背离了约定

第0468章 背离了约定

“妈,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报考的是水木大学,怎么就被改成了省城大学?我为什么又要回去H省?”
  
  此时有些失态与母亲大声言语的女生,正是申大鹏心心向往的曹梦媛。
  
  “梦媛,我知道你委屈,但黄家安排了黄彬去省城大学读MBA,曹家长辈为了你们俩能有多一些时间接触,所以也安排让你一起去,这事情早……”
  
  苏欣差点就把他们夫妻俩早知道的情况说出口,及时闭口不言,但已经迟了。
  
  “妈,你和爸爸早就知道了,是吗?你们还帮着曹家人瞒着我?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但为什么不能提前告诉我?”
  
  曹梦媛目光中满是失望,看着母亲关切的眼神,忽然想起了父亲之前那句‘你也跟我回去看看,然后……找机会跟他做个道别吧’,言犹在耳,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次父亲所谓的道别,竟是真真正正的道别!
  
  四年大学时间,与申大鹏相隔千里,商量好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变化,实在难以让人接受。
  
  曹梦媛也能理解父亲,或许父亲也怕她提前知道而拒绝回到H省,也怕申大鹏留在H省,以后若是她与黄彬真的分道扬镳,曹家肯定会怪罪下来。
  
  母亲苏欣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握着女儿的双手,聊以安慰,女儿如今的境遇,她年轻时也曾遇到。
  
  当年苏家为了与林家联姻,决定将她许配给林家的林墨寒,而她喜欢的人是曹新民,那时她也与家里闹得不可开交,但她毕竟是苏家的大小姐,就算再怎么闹,地位依旧高高在上。
  
  不过后来还是因为林墨寒坚决不同意,并且直接将心爱之人带回了林家,事情才不了了之,苏家也在没办法的情况下,答应了苏欣与曹新民在一起。
  
  但现在曹梦媛的遭遇却不同,曹梦媛是曹家旁系分支,在曹家看来,能让他们加以利用都应该是叩头道谢,又怎么会推辞?怎么敢拒绝?
  
  火车疾驰向北,与申大鹏所做的方向相反,申大鹏期盼望向南方,而曹梦媛则是悔恨的望着京城的方向,望着四年相约,共同守候、成长的城市。
  
  “申大鹏,不是我骗你,我也是受害者!四年的约定,你还能牢记在心,时刻遵守吗?还能在站在我面前,与我一同面对曹、黄两家吗?”
  
  曹梦媛心中有了迟疑,多年的不甘生出了愤恨,若是有再生为人的机会,她发誓绝不会托生在手可触摸苍天的大家族。
  
  可这一世,这一生的未来,又该如何?她不知,若是申大鹏了解了情况之后,到底是会坚守,还是沉默,亦或者放弃?
  
  “妈,我没事了。”
  
  曹梦媛沉默了许久,才握紧了母亲的手掌,她不想让母亲担心,也不能让父亲为难,若是微笑能让父母安心,哪怕违心,她仍会这么淡定、坚强的一直笑下去。
  
  随着嘴角上扬,目光也变得坚强,无论申大鹏作何选择,此时的曹梦媛都已经下定了决心,一个只有她自己知晓,只能对申大鹏道出的决定。
  
  …………
  
  向南开往京城的火车上,申大鹏却不知愁滋味的闭目小憩。
  
  王雪莹始终觉得无聊,玩一会游戏机,翻看几眼车上的报纸,不经意还看到了报纸上申大鹏作为全国文科状元的报道。
  
  报纸上的照片,正是申大鹏扎着大红花,高举一万块奖学金,大呼要为贫瘠农村学校捐款的飒爽英姿。
  
  王雪莹拎着报纸放在申大鹏脑袋旁边,与正在睡觉的申大鹏一对比,不免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这照相的技术太差劲了,还是本人更帅一点。”
  
  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对中年男女,看模样应该是夫妻,此时看到王雪莹对申大鹏所做,相顾一笑,对于年轻人的世界,作为过来人,他们又怎能不了解,尤其是听见王雪莹所说的话,更加觉得现在年轻人可真开放。
  
  “磐云站到了,请到站的旅客做好下车准备……”
  
  火车还未停稳,但随着车厢里响起女播音员极为清亮的广播,对面的夫妻提着大包小裹匆匆起身,其他座位也有人整理包裹。
  
  申大鹏也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看着车厢里三三两两的人准备下车,再听到广播里提及磐云市,不免感慨,有资源的地界的确能聚拢人心、人才。
  
  磐云市是全国有名的煤矿产地,在H省也是较大的煤矿城市,虽然与静湖市同样都是地级市,但老百姓却要比静湖市富裕许多,毕竟有着天然的煤炭资源,据说只要随随便便挖个四五米,就能见到煤炭,这样的地界怎能穷了?
  
  而近些年,磐云市因为煤炭矿业的逐渐扩大,对劳动力的需求也逐步提高,H省很多县城或者农村的农民,都会借着农闲的时候到煤矿打短工,赚几个月的辛苦钱,待农忙的时候再回老家收地。
  
  不过在此下车的人并不算多,这辆火车在到达京城之后,他们会换车一路南下,直到富庶的两广地区,那里才是大部分农民工的首选。
  
  虽说相比磐云市的煤矿离家更远,甚至有可能一年、两年都无法回老家,但工资也是相应成倍增长。
  
  很多农民工都选择趁还有把子力气,到两广地区多干几年,然后多攒点钱回家盖房子、买地。
  
  申大鹏微不可查的轻叹一声,北方的劳动力和人才已经意识到南方大城市的钱好赚、机会多,用不了十年光景,北方就会出现劳动力和人才紧缺的窘迫境遇。
  
  如今已经开始的人口外流、人才流出,已经给作为老工业基地的北方敲响了警钟,但老工业的没落无可避免,必须找到一条新路。
  
  没给乘客下车去站点买食物的时间,火车只停留了七八分钟就关闭车门,缓缓继续行驶,如此短暂的上下车时间,也让车厢里重新陷入了拥挤。
  
  刚进入车厢的人依旧是大包小裹,汗流浃背,可见挤进来需要多大的力量和技巧。
  
  车厢狭窄的小道上,人们纷纷拿着票寻找自己的座位,还需要把几倍重于自己的行李安顿好,的确需要一些时间。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