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72章 三百块钱买个座

第0472章 三百块钱买个座

    “来,来,各位旅客请注意了,晚上睡觉时候是小偷活动最为频繁的时间短,大家一定要注意保管好自己的随身行李、物品,以免遗失……”
  
      说话的列车员穿着整洁漂亮的制服,看着就比之前卖吃食的列车员等级更高,从车厢经过,一直重复着这句话,而当他到了唐魏身边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
  
      并非他想要专门提醒唐魏,而是被唐魏轻悄悄拽住了衣袖。
  
      “同志,我问一下啊,咱们这列车能补票吗?我想把我们三个人都升到软卧票,钱不是问题,我给双倍价格,不,三倍价格,但是我要独立的软卧包间。”
  
      “要补卧铺票?还要独立包间的三张软卧票?”
  
      列车员不在意的瞥了瞥唐魏,淡然的笑了笑,“现在钱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有钱给我,我也帮不了你,整个火车就一个车厢有软卧,不过早已经爆满了。”
  
      “真没有了吗?哪怕……有一个也行啊,两个最好!”
  
      唐魏期待的目光盯着列车员,弄得列车员有几分尴尬。
  
      “真的一个都没有了?”
  
      唐魏倍感失望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早知如此,就应该听他老爸的话,直接高价买张黄牛票就好了,但现在也不是悔恨的时候,木已成舟,再纠结毫无意义。
  
      列车员匆匆离开,唐魏就把目光停留在了邻座的中年男子身上,笑着掏出钱包来,抽出了几张百元大钞。
  
      “这位大叔,我给你300块钱。你能把这个座位让给我吗?我实在是困的不行了,想躺着休息一会!”
  
      “三百块钱?真的给吗?”
  
      中年男子只不过是建筑工地的一名普通力工,三百块钱那可是他辛苦干三天的工钱啊,咬了咬下嘴唇,接过三百块钱,起身在旁边站了一会,似乎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去了其他车厢散步。
  
      “哎呀!!好舒服!”
  
      唐魏躺在双人的座位上伸着懒腰,突然起身看向王雪莹和申大鹏,“你们俩要不要来躺会?”
  
      “不用了!”
  
      王雪莹眉头微皱的拒绝,她很不喜欢唐魏对待苦力农民工的态度,有钱可以随便浪费,但不能打击了别人的自尊心。
  
      对此,申大鹏倒并没多想,虽然同样拒绝了唐魏的好意,但他也不会对这种事横加阻挠。
  
      毕竟每个人的家庭背景不同,成长的环境不同,因此每一个个体造就的想法和人生价值观就不会相同。
  
      但只要不违法、不违背社会规则和道德,就不应该得到别人的批评,若是能在不影响别人生活的前提下活出简单的自己,那更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就好像有的人喜欢年轻时候拼搏、攒钱,让自己心有所依,还有些人喜欢当月光族,享受当下的快乐与独属于年轻的畅游。
  
      孰好孰坏?只要自己的快乐没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就都是值得尊重的生活方式,而且绝对不应该得到他人的白眼,他人也没权利给予批评和教育。
  
      和谐社会并不是多数人利用庞大的人数优势去改变少数人,而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最基本的互相尊重,能在社会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去生存、生活,然后才能有机会提高自己生活质量和文明高度。
  
      唐魏矮胖的身材躺在两个座位上,再加上有意蜷缩了身子,长度上倒是正正好好,但可惜宽度却是差了点,睡觉的时候偶尔会差点掉地上,这一晚上睡得担惊受怕,偶尔还会发出惊吓的叫声。
  
      王雪莹并未受到太多影响,小脑袋靠在申大鹏肩头沉沉睡去,或许是因为坐了一下午的火车,身体有些疲乏,所以睡得格外香沉,甚至连申大鹏将她小脑瓜推到窗边角落,又把窗户用力关上,她都没有醒来。
  
      这一晚上申大鹏睡得并不好,总在恍惚时刻突然莫名其妙的惊醒,好像有些事情要发生,心里却又没有头绪,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难以入睡,最后他也只能觉得是担心丢了包裹,所以才会失眠。
  
      半夜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狭小的车厢连接处有七八个人坐在地上,抱着腿睡的正香,其中就有被唐魏用三百块钱买了座位的农名工,不知何时把大包裹都提了过来,似乎是怕丢了东西,便坐在了屁股下面。
  
      目光再看了看其他车厢里,有些两人的座位拥挤的坐着四个人,三人的座位更是有人只撅着屁股坐了个边,那也比站着要舒服,甚至就连过道都站着人,还有的直接铺了报纸躺在座位下面呼呼大睡。
  
      这是现在火车上的常态,大家都习以为常,但这在几年之后国家动车组计划启动之后,就几乎断绝的景象。
  
      除了逢年过节会有春运的巨大运输压力时允许动车外的火车销售站票,其余时间已经很少见如今人挤人的场面。
  
      晨曦的阳光从天边熠熠而出,照在疾驰列车两侧油绿的农田中,倒是跟余晖所照耀的黄昏有几分相似,黄绿相交,溪水田地,别具一番少见的安逸。
  
      但就是这安逸与安静的清晨,却被几声吵闹轻易打破,也吵醒了还在朦胧睡乡中的人们。
  
      几个列车员和一名乘警前后围着一个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的男生,推推搡搡,拉拉扯扯,看起来有点不太客气。
  
      男生身高有175左右,身材却略显消瘦,看起来有点像营养不良,脸色蜡黄,瘦弱的身后还背着沉重的行军包,看起来像个学生,估计也是前往大学报道的大学生。
  
      不过身上衣着却显得有些穷破苦寒,原本应是白色却已经泛黄的T恤,黑色的短裤,后面屁股位置早已经磨得油亮。
  
      五块钱一双的黑布鞋刷的掉了颜色,就连列车员强行从他手中夺走的行李包,也是上世纪90年代人才用行军包。
  
      “叔叔,阿姨,你们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实在是没钱……”
  
      穷苦男生自知犯了错误,用极其可怜的声音不断哀求,但乘警和列车员却置若枉然。
  
      “没钱?没钱你坐什么车?你这是逃票,是犯法的知道不?我们现在把你送下车就是看你年纪不大,又是个学生模样,不然给你送到派出所,你都得蹲局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