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73章 逃票的穷学生

第0473章 逃票的穷学生

“叔叔,我给钱,我给钱……等我去学校报道,拿了奖学金之后,肯定给你们汇款,我求你了,别把我送派出所,也别让我下车啊,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穷苦男生除了不断的求饶、恳求,甚至都不敢有一丝挣扎,生怕自己太过强硬而惹恼了这些身穿制服的人,他清楚眼前这些人拥有权利将他赶下火车,也肯定有足够的能力让将他送进派出所。
  
  “等你拿了奖学金在汇款?哼,年年月月,说你这话的人多了,但也没看有人会把钱主动送回来,而且看你这幅穷酸样子,还能拿大学的奖学金?你骗谁呢?”
  
  列车员的态度很不好,话语有些刺耳,但估计也念在穷苦学生态度良好,也就没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揪着衣领,不停往车厢连接处的车门拖拽。
  
  旁边有些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看不下去,起身挡住了众人的去路,不过也知道事情不能靠蛮力解决,便先递上了一根烟。
  
  “诶,这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又是个苦学生,何必为难他呢,不就是顺道稍个人么,还是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说不定以后还能报效祖国呢,而且你看他老实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应该会把钱送回来的。”
  
  “话是这么说,我也不想为难他啊,但他逃票确实违反了规定,我要是不处理他,领导就会处罚我!”
  
  列车员接过了烟,想想又递了回去,“要不这样,我也不知道他哪站上来的,咱就按现在算,到京城的车票是80块钱,你给补上?”
  
  “我,你,这……”
  
  送烟的中年男子吃了瘪,尴尬的回到了自己座位,他不是给不起这80块钱,只是他与穷苦学生素不相识,实在没必要损害自己的利益。
  
  申大鹏站在一旁看着,整个车厢里也就这个中年男子能仗义执言,相比那些静静看热闹的人相比,素质已经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但这也怨不得他们。
  
  毕竟出门在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情没涉及到个人,就绝不会参与其中,就算被牵扯了,也能像这个中年男子一般急忙退出。
  
  “孩子,别说我为难你,也别说我不近人情,我也是职责所在。”
  
  经过中年男子的相劝,列车员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似乎也看得出来穷苦学生的窘迫,指了指车厢的人。
  
  “你要是能找个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帮你补票,这事就不计较了。”
  
  闻言,穷苦学生赶忙频频点头同意,但当他恳求的目光左顾右盼,身子也转了几圈,结果换来的不是淡然冷漠的注视,就是躲躲闪闪的目光。
  
  偌大的车厢里,几十个人,几十张嘴巴,竟是没人开口与他说一句帮助的言语。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人情冷暖,经历了,自会知晓、明了。
  
  此时的穷苦男生就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穷苦带来的屈辱,眸子里隐隐现出了不屈与不甘,倔强与愤然,但自知这件事他是做错了,所以才没有反抗、反驳。
  
  嘴角无奈的泛起一丝苦笑,正了正被揪得褶皱的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冲着之前替他打抱不平的中年男人深深鞠了一躬,“多谢叔叔!”
  
  又倒退几步,给围着他的乘警和列车员鞠了一躬。
  
  “对不起,给叔叔阿姨惹麻烦了,这站我就下车,不会让你们为难的,只希望千万别把我送派出所,我爸说了,这辈子都不允许我蹲大牢,若是进了大牢,就再也不是杜家子孙。”
  
  穷苦学生的道谢与认错都说的诚恳、真挚,一时倒是让乘警和列车员有些尴尬。
  
  整个车厢里看热闹的那些冷漠人,也是稍有羞愧,气氛忽然变得诡异、寂静。
  
  申大鹏又等了片刻,见还是没人替穷苦男生出头,暗暗叹了一声,起身走到乘警和男生旁边,从兜里掏出了钱。
  
  “我替他把票钱补上吧,希望你们就别为难他了,若是没有难处,谁又愿意在大庭广众被人看热闹?”
  
  乘警和列车员打量着申大鹏,但也没有犹豫,接过钱,补了票,又把多余的钱和站票一并递了回去。
  
  几人也并未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或许在他们心底里,也不想为难一个穷学生模样的孩子。
  
  但规定就是规定,必须要遵守和执行,只有社会上所有人都能尊重、遵守规矩,才能让社会更加稳定、和谐。
  
  “给你票!”
  
  申大鹏把补好的票给了穷学生,就回来座位。
  
  “谢,谢谢!”
  
  穷学生有些惶恐,他都已经做好了下车的心理准备,却突然出现了愿意帮他的人,顿时感激万分,跟着到了申大鹏的座位,又鞠了一躬,“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放心,这钱我肯定还!”
  
  “还什么还,几个钱呐,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咱都是爷们,没必要太客气了。”
  
  做了好事的申大鹏还不等说话,唐魏却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又冲着申大鹏抬了抬下巴。
  
  “大鹏兄弟,没想到你还挺仗义,不过这钱还是我出吧,你一个县里出来的学生,也没多少钱吧?”
  
  “还好,不穷。”
  
  唐魏还没等掏出钱,申大鹏就直接摇头谢绝了,他不讨厌视金钱如粪土、挥霍金钱的人,但对于那些拿着父母血汗钱大手大脚的年轻人,他始终提不起什么好感,而现在的唐魏,就给了他这种感觉。
  
  似乎察觉到了申大鹏眼中的不快,唐魏赶忙解释:“大鹏兄弟,我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我就是怕你把钱花了,等到水木大学报道的时候没有生活费。”
  
  “放心吧,他没那么小气,不会在意的,更何况他在青树县可是……”
  
  王雪莹想说申大鹏家里在青树县可是有权有势,小姨是著名女企业家,父亲是副县长,但话还未等说出口,就被申大鹏皱眉阻止了。
  
  “你,你们是要去京城水木大学报道吗?”
  
  不过穷学生并未在意其他,只是更在乎唐魏口中所提及的‘水木大学’。
  
  “没错啊,我们三个都是水木大学的学生!”
  
  唐魏一脸茫然,不知道穷学生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