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78章 打电话报平安

第0478章 打电话报平安

房间的环境还算不错,高档、干净。
  
  一张大床、一张单人床,电视、电脑、水晶吊灯、中央空调,床头还有可以控制整个房间灯火的开关,洗手间里淋浴和浴缸,贴着黑白相间的漂亮瓷砖,脚下也是厚实的地毯,踩在上面十分舒服,柔软……
  
  站在窗边,俯瞰着京城繁华的高楼大厦,抬头看见青天上白云浮动,倒是让人能产生些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但是在申大鹏看来,这些与后世的高档酒店相比,也不过如此,只是现在的人们看来,这已经算得上是足够奢华的代表了。
  
  “哎呀,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又折腾跑到学校,好累啊!”
  
  王雪莹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娇喘几声,又突然起身,“不行,我得冲个澡,浑身都是臭汗。”
  
  王雪莹拎着行李包匆匆跑进浴室,关门的时候还偷偷瞥了申大鹏一眼,眼中有所期待,嘴上也是略有挑逗意味,“我要洗澡,你不准偷看哦!”
  
  申大鹏懒得去做半点回应,而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装修的线路设施。
  
  不愧是五星级酒店的设计师,所有设施都十分合理,而且能做到物尽其用,毫无用处的东西,房间里根本找不到一样。
  
  王雪莹在浴室了折腾了十几分钟才出来,不过却没有穿她原本的衣服,而是换上了一套粉色系的丝质长袍睡衣,睡袍虽然宽松,但腰间系着长带,倒是能把她完美的身材显露出来。
  
  申大鹏不经意转过头来,正赶上王雪莹一甩长发,脑海中不禁形成了好似电影里的慢镜头,哪怕被水滴甩进了眼睛,还是愣在原地。
  
  平常看着这丫头比男生还疯疯癫癫,没想到还挺货真价实,尤其睡袍下面忽隐忽现的那双大白腿,更是给王雪莹平添了几分诱人的韵味。
  
  见到申大鹏直勾勾的眼神,王雪莹也是羞涩的咬了咬嘴唇,快步跑到床边,蹦到了床上,侧身躺在上面,一只手拄着脑袋,另一只手攒动着湿漉漉的头发,哼哼唧唧的伸了个懒腰,一副想勾引人又不太会的样子。
  
  “咳咳!”
  
  申大鹏轻咳了两声,却没搭理她,继续研究着屋子里的装修,感受着自己身上也是黏黏的汗渍,于是拿着换洗的衣服也进了浴室,“丫头,我也要洗澡,你别偷看啊!”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的话从申大鹏一个男生嘴里说出来,却一点都没有诱人的味道。
  
  “哼!谁稀罕偷看你!”
  
  伴着浴室的关门声,王雪莹冷哼一声,引诱以失败而告终,生气的从包里拿出GBA,赌气的自顾玩了起来,不过看她手指用力的程度,伴着噼啪响声,只是觉得可怜了游戏机。
  
  男生洗澡总是比女生快上很多,几分钟之后,申大鹏从浴室里出来,也换了干净的背心和宽松的大裤衩。
  
  甩了甩头发,缓步走到床边,缓缓躺了下去,用力伸了个懒腰,却不经意间碰到了王雪莹的手臂。
  
  王雪莹也不知怎么想的,下意识把GBA扔到了一旁,浑身伸直绷紧,一双小手紧紧攥拳挡在胸前,皱着眉、闭着眼,紧咬着嘴唇,紧张情绪充斥全身,白皙的皮肤不知为何变得与睡袍一样粉红。
  
  呼吸越发急促,不过还是忍不住心中期待,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偷瞄着申大鹏接下来的举动,结果却发像申大鹏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掏出了手机。
  
  “喂,妈,我到京城了……”
  
  一听到这句话,王雪莹又瞬间抓狂,对着申大鹏背后隔空挥动了几圈,嘴里咬牙启齿的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电话另一面,刘凤云半天没说话,只是细微的抽泣声音足以说明作为母亲的担忧和伤心,担忧的是儿子能否照顾好自己,伤心的是儿行千里,何时才能归来?
  
  “妈,你和我爸就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和我爸要照顾好自己,我爸现在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你就别再让他分心了,好了,我放假就回家,你可别哭了,儿子考上了水木大学,你还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儿子有出息,做父母的哪有不高兴的,妈妈以有你这样的儿子自豪,你爸也是逢人就夸你!”
  
  刘凤云止住了眼泪,硬挤出笑容,“不过出门在外,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与人发生矛盾,别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京城是大城市,不比咱青树县的小地方,知道不?”
  
  “知道了,妈!我……”
  
  不等申大鹏开口说话,刘凤云继续唠叨,“京城天热,早餐多喝点绿豆粥,没事买点绿豆糕吃,那都是可以解暑的东西,知道吗?如果有水土不服,感冒或者闹肚子的不舒服,千万别硬挺着,及时去医院……”
  
  听着母亲没完没了的唠叨,无微不至的关怀,申大鹏心中温暖,嘴角不自觉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好像母亲能把所有还未发生,但却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全都想到了,或许,这就是母亲的细心,母爱的伟大吧?
  
  “行了,电话费多贵啊,你就别跟大鹏唠叨了,他都已经是成年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挂了吧!”
  
  电话那面传来了申海涛严厉的声音,紧接着电话来传来悉索声,申大鹏想着,应该是母亲在把电话给父亲,但父亲在拒绝推搡。
  
  “大鹏,你爸让你照顾好自己,他在忙工作的事,就不跟你多说了。”
  
  “好,挂了!”
  
  听着母亲苍白的掩饰,申大鹏笑着挂了电话,父亲就是这样不善于表达感情,好像全天下的父亲都是一座高山,强者压得孩子喘不过气,但若是孩子能够越过高山,便会发现,苍山已老,傲气仍存。
  
  挂了电话,申大鹏沉默了许久,直到恢复了平静心态,才长吁一口气,又拨通了刘凤霞的电话,“小姨,我到京城了!”
  
  “到了?学校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漂亮,如果有时间,我去看你!”
  
  “学校很漂亮,但是今天没正式报道,我在外面酒店住的。如果公司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随时来,我可以带小姨去爬长城,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