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87章 严肃主任王光华

第0487章 严肃主任王光华

    申大鹏坐了过去,来回转头看着其余七人,身上都是带着未曾洒脱丢掉的稚气,明显还未曾沾染的社会的虚假习气,也没有经历过大学这个小社会的历练,看来应该都是新生,那也就是说,院系里面的老生,只来了宋永志一人。
  
      “学长,新生报道会也是新学期的报道会吧?就你一个老生来了?”
  
      刚才的想法只是猜测,为了证实,申大鹏只能旁敲侧击。
  
      “还有两个人,请假了!”
  
      宋永志作为学长,始终对一个学弟如此热情,对讨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而且这是咱们系的报道会,不是整个环境学院,你报的不是环境规划与管理系吗?整个环境学院里,咱们这个系人数最少,去年报道会才五个人,今年差点凑够十个人,已经算是不错了。”
  
      申大鹏无语,堂堂水木大学,居然还有一个院系学生人数如此凄惨,甚至连大专、中专院校的某个系都不如,怪不得曲林祥见了自己会那般礼遇。
  
      正想着,看见门口进来了两个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十分得体,西裤衬衫,三七分的头发也油量有型,另一个走在前面的男子四十多岁,头发有些秃,研究学者般的麻布短衫,与曲林祥有些相似,但明显眼中带着锐气。
  
      “年轻的是咱们系的辅导员,叫俞翔,那个年纪梢长的是咱们系主任,王光华,切记,在咱们系里,惹院长都别惹系主任,狠着呢。”
  
      也不知宋永志受到过什么非人待遇,居然会如此惧怕王光华,只说了一句就老老实实挺直腰板坐着。
  
      辅导员俞翔只站在门口,没有再向前一步,王光华则是大步站在了讲台上,看着教室里的每一个人,明明只有九个人,他却静静看了几分钟,扫视的目光里充斥着严厉、警告意味,但是在收回锐气的同时,还是满意的笑了笑。
  
      “同学们好,我是水木大学环境学院,环境规划与管理系的主任,我叫王光华,很高兴能与大家见面,也很感谢大家都抱着一份仁爱心境来到这里。”
  
      “70年代的时候,咱们水木大学欢迎新生的标语是‘欢迎你们,未来的工程师!’,今天我也大声的对你们,欢迎你们,未来地球环境的救世主。”
  
      “这话说的可能有些老套,也有些夸大,但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的确都有可能成为人类的救世主,如今全球都在大肆开发不可再生资源,煤炭、石油、矿产资源毫无节制的开采,树木的砍伐、河流的污染、废气的排放,这都已经开始严重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环境,乃至于生存的基本条件,难道,不应该有一个人、一些人、一部分人站出来,改变些什么吗?”
  
      也不知哪个新生带头鼓掌,教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是对王光华一番言辞的肯定,也是其中多半人来到环境学院的原因。
  
      “同学们,咱们环境学院一共有三个科系,环境工程系、环境科学系、还有环境规划与管理系,其中环境工程和科学两个科系太过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而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想要我在你们的毕业论文上签字,你们必须先得到其他两个科系主任的论文达标签字,也就是说,你们大学四年要学三科,最后才能拿到毕业证,否则,谁来找我求情都没用。”
  
      “呃!!”
  
      学生里除了宋永志,其他人都是疑惑不解,其中也包括申大鹏。
  
      “苏联高加索的基斯沃洛茨克,三面环山,不受北方大陆性气候的影响,曾被誉为景色宜人的‘绿洲’,上世纪40年代,当地人开始在当地开采石灰石,为了提高经济,将整座山都夷为平地,同学们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同学们都纷纷摇头示意不知,王光华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声,“看来你们都是抱着一腔热血而来,对最基本的地理环境知识都不了解,这就是我让你们辅修环境工程、科学的原因……”
  
      王光华这边话未说完,申大鹏径直站起了身子,“大陆性气候,气温的日较差和年较差很大,春季升温快、秋季降温也快,而且冬天受北极的冷流影响,会处在极为严寒的状况,我不知道系主任所说的城市,但想着阻挡北方寒流的山体被夷平,那只怕整座城市都会被寒流笼罩,所谓的‘绿洲’,肯定不复存在了。”
  
      “哦?这位同学说的很对嘛,你叫什么名字?”
  
      王光华脸上露出了从进门到现在的第一抹笑容,看向申大鹏的目光也带着几分欣赏。
  
      “申大鹏,H省青树县人!”
  
      “哈哈,原来你就是申大鹏,这届高考的全国文科状元?果然有些小聪明。”
  
      王光华笑了笑,随后又恢复了严肃表情。
  
      同学们也都是好奇、诧异的表情盯着申大鹏,他们都听说全国文科状元在自己的院系,都想着一睹风采。
  
      不过看着眼前的申大鹏,貌似并没有什么太出彩的地方,长相中上,但绝对称不上第一眼就惊为天人的帅气,衣着也是朴素平常,若是放在人群中,肯定不会第一个被发现、找到。
  
      “在座的各位新生,我刚才讲那些,还有申大鹏同学补充的那些,就是要告诉你们,想要做拯救地球环境的救世主,就要付出常人几倍的努力,经历更多有计划的学习,我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还想留在我的科系,就好好努力,如果想要离开,给我一份书面申请,其他两个科系随便选!”
  
      “亦或者现在就有人想要转系,别在意外人的眼光,直接跟我提出来,我亲自送他去隔壁班级。”
  
      王光华扫视着在座的新生,虽然都是纠结、惶恐,但没人予以回应,“很好,我希望三天之后,咱们系的新生还是在座各位,一个不少。”
  
      “大学的生活相对自由,但并不代表可以浑浑噩噩度日,四年光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光阴如箭,不待青春,希望在环境学院的四年时间,能让各位有所学习、有所成长,成为一个对国家、对社会,乃至对全球环境都有所建树的环境保护者,多谢大家听我的这些唠叨,多谢。”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