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89章 迎新晚会

第0489章 迎新晚会

    当跳到舞曲**的时候,女生们还把一条腿上的丝袜用力扯掉,直接露出了修长洁白的美腿,更是让本就吵闹的场面更加热情沸腾。
  
      如此艳丽的场面,就算是申大鹏也不免多看了几眼,也算弥补前世青春期时晚熟的身体和心态,不过也仅仅是欣赏而已。
  
      倒是唐魏在旁边用胳膊肘不停拐着申大鹏,“诶,诶,鹏哥,你看到她们中间领舞的那个女生了吗?漂亮不?”
  
      “还行吧。”
  
      申大鹏随口回应,转头看向唐魏的时候,却不经意见到杜越峰红着脸,低着头,似乎不敢直视如此香艳的场面,不禁觉得好笑。
  
      唐魏也发现了杜越峰的羞涩,哈哈大笑,“小峰,你害羞个屁啊,她们愿意漏,你就放一百个心的看,不仔细看个清楚,才是亏待了自己。”
  
      说着,还不忘多看领舞女生几眼,似乎是要把她的容貌印在脑海里,“不行,等我一定要去查清楚她是哪个系的,有没有男朋友……”
  
      申大鹏无奈摇头,也不知这迎新晚会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功能,那就是处对象,学长寻找单纯可爱的学妹,学弟则是搜寻可以下手的学姐,新老资源互相开发利用,倒是符合互补的理念。
  
      相比这个热烈、艳丽的舞曲,后面的节目就要显得无趣很多,不是上来唱首歌,就是跳个现代舞,街舞、机械舞、民族舞,但无论哪个节目,似乎都无法再掀起**,若是如此,只怕迎新晚会要虎头蛇尾了。
  
      但是无趣也只是对申大鹏而言,对于那些年轻没见过世面的新生来说,始终都是个能够宣泄青春荷尔蒙的好机会。
  
      十年寒窗苦读,眼中只有书本和成绩,到了高三一年更是要面对无穷无尽的试题、考试,如今终于有了宣泄的渠道,又怎么会吝啬体内爆棚的青春,随着舞台上的节目,不停呐喊、尖叫、扭动身躯……
  
      直到许久未曾出现的主持人回到舞台,所有人才逐渐安静下来,主持人回来,再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是不是意味着晚会结束了?
  
      无数新生脸上露出了失望、纠结、感慨,开心永远都是短暂,无奇、平淡才是生活里应该去忍受、学习的真正命题。
  
      “我忍不住要上台来,给大家隆重推荐接下来的节目,美术学院学生会主席卓研诺和副主席秦铭的歌曲《归去来》,有时候,短暂的告别并不是此生难待,有可能是为了更好的相逢……”
  
      整个礼堂充斥着失望的氛围,但是当一道身影踏上舞台的那一刻,除了惊叹声,还是惊叹,最后归于寂寥无声。
  
      一男一女两人站在舞台中央,男生高大帅气,刘海带着一抹漂白,穿着古代男子的长巾大褂,独臂背着巨剑,身后还跟着一只巨雕。
  
      女生则是白纱长裙飘然若仙女临凡,脸上没有多少表情,显得有些冷漠、孤傲,拿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中央,没有露肉讨好,没有浓妆艳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已经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一起。
  
      “这次是我真的决定离开,远离那些许久不懂的悲哀,想让你忘却愁绪忘记关怀,放开这纷纷扰扰自由自在!”
  
      没有太多的演唱技巧,没有多高亢的声音,只是极为普通平常的音调,却因为卓研诺空清亮、缈的声音而令人动容。
  
      “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成为我这许久不变的悲哀,于是淡漠了繁华无法再开怀,于是我守着寂寞不能归来!”
  
      秦铭的声音也算得上浑厚,情深的目光、动情的音色,是比卓研诺要唱的更好,但却没能将大家投在卓研诺身上的目光移开!
  
      不是他不够优秀,只是卓研诺太过与众不同,那犹如脱离凡尘仙女般的高贵气质,实在让人惊叹。
  
      俩人唱的这首《归去来》是95版射雕英雄传内地版的主题曲,当时唱出了多少分别情侣的无奈与不舍,而卓研诺和秦铭所演的自然是小龙女和杨过,其实从那只大雕和秦铭独臂出来,就已经有人猜出来,只是卓研诺的存在,让人不敢开口说话,生怕打扰了观望她一眼的时间。
  
      而愣神的众人中也包括申大鹏,目不斜视,眼神空洞不知在想着什么,卓研诺的眼神、气质,怎么与他心底的那个人儿如此相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对待周围人和事,好像还要更加冷漠、淡然,仿佛早已看穿了世间百态。
  
      “鹏哥,鹏哥,人家都唱完了,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呢?被刚才那女生勾去了魂?不怕雪莹生气,家法伺候你?”
  
      唐魏笑呵呵的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才光顾着看节目了,怎么没见王雪莹呢?她去哪了?”
  
      申大鹏也突然回过神来,才发现跟屁虫王雪莹的确一晚上都没见到,看着礼堂的人群逐渐散去,摇了摇头让自己从刚才的胡思乱想中清醒,“对啊,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王雪莹,这丫头跑哪去了?”
  
      “我靠,鹏哥,鹏哥你快看,王雪莹怎么跑舞台上去了,这丫头要干什么?”
  
      唐魏指着舞台惊讶大喊,杜越峰也是茫然的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王雪莹抱着一把吉他走上了舞台,有人帮她抬了椅子,别着腿坐在上面。
  
      “大家好,我是生命科学院的王雪莹,想给大家唱一首很简单的歌,一首对我来说有着特别意义的歌,《校花》。”
  
      “这是我喜欢的人唱给别人的歌,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个孤身一人的夜晚,才好不容易学会!”
  
      “本来想在他过生日的时候唱给他听,但我觉得这个舞台是个更好的机会,所以希望大家别嘲笑我跑调,也别笑话我弹吉他的指法不标准,我会用心、用情,尽我最大的能力把这首歌唱好,争取不摧残、折磨大家的耳朵。”
  
      王雪莹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得意的笑容,也带着自我催眠似的感动,台下的同学们不了解情况,不过看着漂亮的脸蛋,总是会多出几分兴趣。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