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94章 新生军训

第0494章 新生军训

“你傻,你才傻,你们寝室三个都是大傻子。”
  
  王雪莹嘴皮子极其利索,不满的嘟着嘴,“你请我吃饭,就是为了数落我的?”
  
  “我这是关心你,怕你不适应大学的生活,毕竟你姐交代了,让我好好照顾你,不然她就要把公司弄倒闭……”
  
  “你关心我,就是因为我姐?”
  
  王雪莹本来明亮的双眸瞬间黯淡,食不知味的嚼着嘴里的米饭,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昨晚接到电话时还兴奋以为申大鹏是要接受自己的告白,没想到见面只是说这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她本来就是个急脾气,是卓研诺给她出主意,才能等到现在也没理会申大鹏。
  
  此时终究再也沉不住气,餐盘往旁边一推,双臂叠放在餐桌上,身子和小脑瓜凑近了申大鹏,一双似水的眸子眨也不眨,“申大鹏,迎新晚会上我已经说的那么清楚,做的那么直接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我们不是朋友吗?”
  
  申大鹏可受不了这么认真态度的王雪莹,低下头只顾吃饭,他不想俩人连朋友的没得做,所以只能装傻充愣。
  
  “你够了吧?我这两天都已经托人打听了,水木大学新生中根本就没有曹梦媛这个名字,她根本就没来水木大学,她把你给耍了,玩弄了你的感情,难道你现在还对她痴心不改?值得吗?”
  
  王雪莹字字诛心,戳到的是申大鹏如今最软弱的痛处,纵使申大鹏阅历丰富,也终究没能继续保持淡然,不过还是挤出一丝笑容,用筷子敲了王雪莹脑瓜一下。
  
  “你知道什么,别胡乱打听了,这里面根本没你什么事,好好当你的生物科学家吧,有事给我打电话,还有,别老想着出风头,刚进学校就成了校花,自己注意点控制你溢出的情感,别再早恋了,影响学业。”
  
  说完,也不等王雪莹反驳什么,起身就走了,只不过,背影显得有些寂寥。
  
  “谁早恋了?大学生谈恋爱不不正常吗?”
  
  王雪莹气鼓鼓的揉着被筷子敲打的额头,还挺疼的,不过马上又得意笑了笑,“哎,不对,他怎么不让我早恋呢?是不是根本就对我有意思,但又放不下曹梦媛……”
  
  “哼,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这是要等彻底死心再浪子回头来找我?肯定就是这样,哈哈,量你装的深沉仔细,还不是让我看出了蛛丝马迹?”
  
  王雪莹越想越开心,竟是把桌上的饭菜吃的一干二净,才兴高采烈的回了寝室,还不忘给卓研诺打电话说了这个好消息。
  
  对此,卓研诺也只能笑她傻丫头,但也没出言阻止,对于已经陷入爱情的女生,道理,是根本讲不通的,只能让她自己去切身体会,才能知晓爱情不仅甜蜜,还有更多在面临现实时候的无奈与苦涩。
  
  短暂的三天休整,是为了让新生彼此熟悉,也能更快的熟悉校园生活,三天过后,大学生的军训也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人都说穿着军装的男人是最帅的,可如今校园里一群群穿着迷彩军服的学子,不论男生女生,没一个让人觉得帅气、漂亮,闷热的天气,厚实的迷彩服,让他们的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衫。
  
  而动辄一个小时的军姿,要么就是向左转、向右转,弄不好再来个正步走,无论哪一项,对于从小到大都坐在课堂里只顾学习的年轻人来说,都是堪比炼狱般的折磨!
  
  一天时间下来,除了体院的人还能有说有笑,其余都是唉声叹气,甚至有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顾不得个人卫生,回到寝室倒头就睡。
  
  申大鹏也是累的像狗似的,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听着隔壁床上唐魏和杜越峰沉重的鼾声,他却始终没能安然入睡。
  
  今天军训的时候,别的院系学生都是以班级为单位,而他们环境学院人实在太少了,哪怕以系为单位,却也连一个方阵都凑不齐。
  
  对此,教官也是倍感无奈,最后各院系检阅的成绩,是直接和他们的考核挂钩,可是面对连人数都凑不齐的环境学院,他除了感叹运气不好抽到了环境学院,也想不到任何其他解决方法。
  
  教官的心情不好,又怎可能对学生和蔼可亲,一天的训练都是比其他院系更加繁杂。
  
  倒不是教官小肚鸡肠,非得计较自己的考核成绩,而是因为既然人数不足,那就只能从更多的细节上着手,争取与别的院系拼一拼了。
  
  申大鹏不会在意军训检阅后学校给予的那些虚名,但在休息和教官闲聊的时候,也是头一次知道院系的荣誉会和教官的考核挂钩。
  
  在申大鹏眼中,军人是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哪里有难,哪里就有人民的子弟兵’,这句几十年前的口号可不是白喊的。
  
  前世有一段时间里,国家多舛多难,地震、洪水、泥石流频发,但无论是多么艰辛困苦的环境,军人都是在第一时间里到达现场,拯救老百姓于水火。
  
  抗洪中,与大学生年纪相仿的军人,四十几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救援,在水里连续浸泡导致双脚都已经溃烂,但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地震抢险救援,军人们冒着余震的生命危险,在震中地带穿梭救援,为的就是能多拯救几名百姓,可他们却没想过,他们自己也是一条人命。
  
  喇叭没电了,他们就用嗓子喊,直到喊得出了血,没了声;铁锹挖不到的地方,他们就用连手套都没戴的双手,直到鲜血把泥土染成暗红,也没人喊过一声痛;在深陷到腰部的泥石流险区,说不准哪一步就会陷入死亡的深渊中,但同样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全部手拉着手昂扬前行。
  
  这就是军人,视国家安危和军令如天,是百姓性命和安危如地,在天地间挺直着脊梁,顶天立地。
  
  申大鹏他们系军官所在的就是个新兵训练营,可能一辈子也不可能走上战场、踏上救援的道路,但这并不妨碍申大鹏对他们的尊重与敬意。
  
  他不希望一次大学的军训,导致一名优秀军人的考核受到领导批评,可现在院系人数过少又是个无法解决的致命伤,这又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