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01章 世界第二大谎言

第0501章 世界第二大谎言

    申大鹏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始终觉得曹璋这个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呵呵,你会和我合作的。”
  
      曹璋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别有深意。
  
      “好了,说说单车的事情。等第一批单车投入使用之后的一个月,我会对单车使用率、报废率、维修费、保养费和收益做个可观的数据报表……”
  
      “曹主席,我已经说过了,这个项目我不会插手,更不会多言多语,股权划分的企划案中你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你才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没有必要什么事情都跟我交代!”
  
      申大鹏打断了曹璋,这个共享单车的项目本来就是个意外,没在他的规划范畴内。
  
      不过既然曹璋想做,申大鹏也不会制止。
  
      因为他也可以预见这个行业的未来会有怎么蓬勃的发展,就算融资、上市,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
  
      没准到时候手里这20%的股份就变成了惊天的财富也说不定。
  
      但是他精力有限,不可能什么行业都涉及,更不可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有人替他做,他才可以把更多心思放在自己的事情上。
  
      曹璋看到申大鹏似乎这么不想插手这个项目,略显有些失望,让申大鹏签了几个文件就告辞了。
  
      “高三的学子们,大家都要坚持住,等到了大学就轻松了!”
  
      当时高考之前老师、家人、朋友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最能让高考学子动容欣慰的一句话。
  
      直到这些经历了十几年寒窗苦读摧残的学子到了大学后才会发现,这根本就是世界上的第二大谎言。
  
      大学的生活一点也不轻松,至少大一生活的课余时间并不算充裕。
  
      第一嘛,当然还是小时候父母那句,“压岁钱我帮你存着,长大了给你”!
  
      申大鹏从大学报道开始,除了军训前几天能轻松愉快的在校园里闲逛,军训时就开始带着大家在街上捡破烂。
  
      军训后学习生活逐渐步入正轨,虽然没有高三最后冲刺阶段的早出晚归、披星戴月那么辛苦,但也绝不可能混迹度日。
  
      大一的必修课和选修课加起来,每天的日程也是满满,一周时间里偶尔能有几个上午或下午放假,还会被曹璋给叫去商量项目发展,原本预定好的什么事都不管,简直成了说说而已的空话。
  
      当然了,曹璋也不是非要申大鹏去出谋划策,只是想更近距离的与申大鹏有些接触,从而能够更加了解一下自己堂妹喜欢的男生,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而接连几天的接触下来,除了发现申大鹏比一般人都要懒惰以外,再没发现其他不同之处。
  
      甚至还偷偷问过他,有没有什么能够逃课的办法,这叫曹璋大为吃惊,堂堂02届的高考文科状元,不想着好好学习,居然要逃课,还只为睡觉。
  
      但可惜,他曹璋身为经管学院学生会的主席都依旧要按时上课,谁都不会有任何特权!
  
      忙忙碌碌的奔波于各个学堂,为的只是期末考试中若出现意外没有几个,那任课老师手中可怜的‘平时分’就能起到作用。
  
      十分、二十分都是任课老师笔杆子一挥的事情,60分及格,你考40分,但老师不想让你挂科,给你二十分‘平时分’,你就随随便便不挂科。
  
      但老师不想让你过,哪怕你考五十九分,那一分他也不给你。
  
      所以老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还蛮‘崇高’的,一些学习成绩中下游,或者想为了期末考试偷偷懒的学生,就会没事给老师带瓶饮料、带点水果。
  
      为的就是在老师面前刷些存在感,为期末考试万一不及格做铺垫,到时候给老师诉诉苦、求求情,总比挂科重考一年要好得多。
  
      不过这所谓的‘平时分’,也就是给那些不认真学习或者学习不好的学生准备,这种情况在水木大学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毕竟都是全国各地精英的汇聚地,就算再懒惰、再放纵,也不会有多少人为期末考试而烦恼。
  
      毕竟大学的课程都是一学期一考,又有必考题库、题海,跟高考相比已经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只要是正常学习的基本都不会挂科,但学生都是奔着学位、学分而努力,争取各科成绩优良,就有很大机会获得奖学金。
  
      而申大鹏则不在这些努力学生的范围中,他在踏入水木大学的一刻起,就已经拥有了全额奖学金。
  
      只要成绩不挂科,未来保研也是有很大可能的,所以想偷懒也无可厚非,无奈,紧凑的课程让他连出校门玩一玩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已经九月末的两天,对于即将到来的十一国庆小长假,毫无疑义成为了一部分学生心中惦念、挂牵,甚至可以说深深期待的玩乐机会。
  
      七天时间,足以让想家的孩子回去跟家人团聚,足够让想着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学生出去游历山河,也可以让唯独喜欢学习的人更认真的读几本好书。
  
      当然,也可以让杜越峰这样家庭条件不好的学生去面向社会做短期的零工。
  
      杜越峰也想家,但想的更多的还是那来回两天时间和几百块的路费,如果不回家,不仅可以省几百块,还可以打工赚钱,衡量再三,还是决定留在京城打零工。
  
      唐魏家境优越,并不在意路费小钱,但想想回家也没什么意思。
  
      父亲因公司的事情早出晚归,出差还有可能几天不回家。
  
      母亲没工作,整日沉迷在麻将桌上,他回去了也是面对着家里的保姆,还不如在繁华的京城挥霍青春。
  
      申大鹏本来是打算订票回家,青树县一堆产业他想回去整理一下,最主要他怕母亲担心、想念,回去虽然折腾了点,但总能聊以慰藉。
  
      结果他打电话给母亲,说了打算回家的想法后,却被母亲直接拒绝了,说是既然到了京城,就要抓紧时间学习、成长,如果想家了,打电话就行。
  
      而且父亲也是教训他,男人就要有所承受、历练,才会成为男人,有机会趁着放假多去社会上打打工,体验一下社会的艰辛,也比把时间浪费在火车上要强。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