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06章 酒醉失态

第0506章 酒醉失态

杜越峰看到王雪莹一直没说话,只是失落的坐在一旁没吃一口,以为是担心申大鹏饿肚子,赶忙笑了笑,“雪莹,放心吧,一会咱们吃完了,我会给鹏哥打包的,咱们吃咱们的!”
  
  “对,饿不着你的情哥哥,来,喝酒,冰镇啤酒小烧烤,这才是享受……”
  
  唐魏刚倒了一杯冰镇啤酒,还不等举杯,就看到王雪莹直接拎起酒瓶咕咚咚仰头喝了起来,顿时迷茫的与杜越峰对视一眼。
  
  杜越峰同样茫然的摇摇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与鹏哥有关,想着会不会是小两口吵架闹别扭了,不了解情况的他也不好多劝什么,只得伸手握住了王雪莹的酒瓶。
  
  “雨莹,你可少喝点,喝多了鹏哥该心疼了!”
  
  杜越峰笑呵呵的语气,却没能止住王雪莹的倔强,松手放开了被杜越峰握住的酒瓶,直接不言语的又打开了一瓶,继续仰头往嘴里灌。
  
  感受着入口凉爽,入喉却有些因冰凉而产生的刺痛,王雪莹此刻竟然有些享受。
  
  或许是这短暂的刺痛,能够让她不再想申大鹏,亦或者她希望酒精的麻痹能让她不必多想的忘却什么。
  
  一口,一口,喉咙上下蠕动,咽下了酒精,但是能咽得下苦涩的眼泪吗?
  
  在王雪莹的印象里,爱情本来就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亲眼见到父母从喋喋不休的争吵到冷漠分居,再到母亲对父亲包养小三不闻不问,她压根就不相信爱情,可是每当遇到申大鹏,她就会把这一切否定。
  
  飞蛾扑火有多痛她不知道,但此时此刻,她的心,确实很痛、很痛……
  
  王雪莹并没有喝太多,只是两瓶啤酒,根本不足以跟她的酒量相提并论,但她就是不受控制的醉了,而且醉的很沉、很沉,但她依旧记得旋转木马上的心跳,依旧忘不了申大鹏弃她而去的背影。
  
  到最后,她好像记得自己哭了,不停地大喊着什么,又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得那么无奈,而后好似梦境一般,她梦到申大鹏来了,一句话没说的把她背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回了学校,走向了寝室。
  
  再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京城的夜并不像青树县城那样平淡无味,对于大都市的年轻人来说,似乎这才是新一天生活的开始。
  
  酒吧、KTV开始涌入人潮,烧烤店、大排档也逐渐热闹起来,人们聚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也在大声的吹着牛逼。
  
  但这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对于那些自视甚高的有钱人,当然还是各类咖啡馆、西餐厅才能彰显他们高贵的气质和低调的性格。
  
  菲斯特西餐厅在繁华的京城里,算不上一级的西餐厅,但却因为独特的装潢和全部聘用女仆装扮服务员的风格而受到了广大年轻人的喜爱,当然了,这个‘年轻人’里面大多还是那些精力旺盛的男士。
  
  在餐厅靠近窗边位置的餐桌旁,黄彬、朱神佑、朱神兵正嬉笑着用餐,钱小豪也陪坐在一旁,像个服务生似的帮着递菜、倒酒,时不再在笑着迎合一下黄彬和朱家兄弟,谄媚表情熟练的看不出任何虚伪,但谁都知道这才是最虚伪的表现。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个五官略显稚嫩,眼中却透着坚毅与不屑的小男生,小是说他的年纪,并非他的身材,他在那里坐得挺直,看起来比朱神佑还要高一些,身材也不错,白色短袖T恤露出的手臂可以看到结实的肌肉。
  
  牛仔裤下面一双耐克的拖鞋与西餐厅的风格有些不搭,但他却十分绅士和安静,讲究的右手持刀、左手持叉,小心翼翼切割着盘中只有三分熟、还带着好像纹红色血丝的牛排,没有在餐盘上发出一点声响。
  
  与朱神兵直接用叉子扎起来就狼吞虎咽的吃相相比,简直仿若高贵的贵族阶层,甚至比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朱神佑还有模有样。
  
  他明明是静湖市青树县黑社会头子陈保量的儿子,身上却没有一丝痞气,相反还满是十分有教养的高贵气质,若不是亲眼所见,估计谁都不会相信。
  
  黄彬答应过陈保量,要把陈沛带到京城,可因为户口和学籍的原因,再加上黄彬也要在H省省城大学读MBA,事情就拖到了现在,这次是十一放假,黄彬提前回京城,顺便把已经落了户口和学籍的陈沛带到京城。
  
  “陈沛弟弟,这顿饭是专门欢迎你来到京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以后有什么事直接给哥哥我打电话,黄彬哥我一定全力相助!”
  
  黄彬举起了红酒杯,与朱家兄弟先后碰杯,又递到了陈沛面前,可陈沛却置若罔闻的没有理会。
  
  “陈沛老弟,黄大少跟你碰杯呢,不会喝酒也意思意思啊!”
  
  朱神兵倒是不客气,直接起身走到陈沛面前,把红酒杯硬塞进陈沛手里,与黄彬和自己碰了碰杯,随后自己像喝啤酒似的一饮而尽。
  
  “以前那个陈沛已经死了!”
  
  陈沛轻抿了抿红酒,似乎觉得有些苦涩而皱了皱眉,不过马上恢复了平静。
  
  陈沛放下了酒杯,又擦了擦嘴角沾染的牛排油脂,缓缓站起身来,“我想要好好学习,以后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是少联系吧,今天这顿饭,多谢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难道你不想给你父亲报仇了吗?你别忘了,是申大鹏把你我的父亲害的锒铛入狱,这仇你能放得下?”
  
  对于朱神佑来说,陈沛就是他们一条船上的人,都是要为父亲报仇,也有着共同的敌人,申大鹏。
  
  “仇,我当然要报,只不过我有我自己的方法,与你无关!”
  
  陈沛望了朱神佑一眼,又扫了扫刚才强迫自己喝酒的朱神兵,眼神里满是鄙夷和怜悯。
  
  轻蔑的嘴角微微上扬,捻了捻崭新的户口本,又望向黄彬,“对了,我还得多谢黄大少把我的身份变成了孤儿,这份恩情我会牢记在心,以后一定会加倍报答你的!”
  
  说完,都没等黄彬和朱家兄弟再多说一句话,甚至连挽留的机会都没给,直接径直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在餐桌上留了自己盘中牛排的钱和小费。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