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07章 朱家兄弟变马仔

第0507章 朱家兄弟变马仔

    “感谢我把他变成了孤儿?”
  
      黄彬怎么都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不过转念一想也对,为了防止陈沛受到陈保量案子的影响,他把陈沛的资料改成了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如此说来,倒也算得上自己把他变成了孤儿。
  
      “这,这怎么还走了?”
  
      钱小豪不解的嘀咕一句,结果看到朱神兵愤怒的眼神,吓得他又赶忙闭上了嘴巴,自顾吃着盘中的牛排。
  
      “特么的,不识趣的东西,装什么犊子,他还以为这是青树县和静湖市呢?他还以为他爸是黑社会头子能罩着他呢?这里可是京城,是黄大少的地盘,他也不想想,没有黄大少护着,……”
  
      朱神兵辱骂的声音很大,足够刚刚走到门口的陈沛听得清楚,但陈沛却未作理会,也可以说是不屑做什么计较,推门,离去。
  
      “行了,神兵,你小点声!”
  
      朱神佑感受到周旁人投来的异样目光,不禁皱着眉头止住了朱神兵的喝骂,“这是西餐厅,讲究礼节的地方。”
  
      “不是啊,我这是替黄大少气不平,不就他爸替公司的事顶了罪吗?那大伯也同样被抓起来了,咱哥俩也都没说什么,他牛气装逼个什么劲……”
  
      “人各有志,他既然一心想要学习,又何必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呢?而且他学习那么好,还考入了水木大学,书呆子一个,也不适合跟咱们做大事。”
  
      黄彬根本不在乎陈沛存在与否,笑呵呵的拍了拍朱神兵,“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不提了,咱们得朝前看是不是?京城商界大好的未来等着咱们去开拓呢!”
  
      “到了京城就到了黄大少的地盘,以后我们哥俩可就指着黄大少提携了。”
  
      朱神佑对黄彬说话的语气比青树县时要明显恭敬了几分,他还记得父亲临走之前对他的嘱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们兄弟俩在京城无亲无故,只有黄彬一个还算熟悉的‘朋友’,想要拥有更好的未来,就一定要紧紧抓住黄彬这根稻草,或者说是黄家这根稻草。
  
      “神佑,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以前在青树县的时候,我带着你们兄弟不也赚了大钱?现在到了京城,很多事就更方便了。”
  
      黄彬回到京城,就归回了地头蛇的本性,说起话来比以前更加自大。
  
      可能他与真正那些京城大家族的子弟没法比,但以他的家底也足够横着走,毕竟他也不会去真正能够证明身份的高档场所装逼,遇到那些变态家族少爷、小姐的几率太低了,而且只要他不去招惹那群家伙,也很少有人主动来找他麻烦。
  
      “是,很多事情要方便多了!”
  
      朱神佑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有些东西总归是要还的,血债还要血来偿!”
  
      “对,陈保量和我大伯被抓的事情我也找朋友查过了,都是因为申大鹏找到了雷赛那个混蛋家伙的尸体,若是没有他,事情也不会败露。”
  
      朱神兵也紧握着手里的刀叉,狠狠扎在牛排上,与餐盘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申大鹏,他也来京城了吧?”
  
      一想到申大鹏,黄彬眼中闪起浓浓的敌意。
  
      若不是申大鹏让经济诈骗的案子暴露,他也不用忍痛将两家黄龙超市合并到家族企业里,匆忙带着朱家兄弟跑回京城避难,第一次创业就被申大鹏给毁了,他怎能不恨?
  
      黄彬的问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朱神兵忍不住踢了钱小豪一脚,“问你话呢,你不说申大鹏考进了水木大学吗?那混蛋现在干什么呢?”
  
      “呃,哦!”
  
      钱小豪又岂会听不到黄彬的问话,只是他不想让自己太过惹人注目,所以才会装出一副单纯模样,甚至被朱神兵踢一脚都吓得浑身一哆嗦,结果自然换来了朱神兵轻蔑的嘲笑。
  
      但他却不以为然的跟着憨笑,不过眸子深处早已没了在青树县时候的惧怕,而是深藏不露的算计。
  
      “那个……申大鹏进入了水木大学的环境学院,据说还是环境学院的院长亲自迎接的,他是全国文科状元,倒是应该有这点特权。”
  
      “而且他在新生军训的时候又成为了全校的焦点,不知道谁给他出的主意,跑到街上去捡破烂,收集一堆垃圾组装了一个电瓶车和一堆破烂自行车作为军训方阵,检阅的时候还得到了‘最佳集体奖’……”
  
      话说一半,又被朱神兵踢了一脚,“谁问你这些破事了,说点有营养的,比如他现在住哪,跟谁在一起,经常到哪去,什么时候自己一个人!”
  
      “神兵,这里不是青树县,是天子脚下**制的京城,你可不能冲动,出了事没人能够保你!”
  
      黄彬一听朱神兵问的这些话,就知道朱神兵心里肯定没想好事,这要是一时冲动弄出人命来,只怕谁都没好果子吃。
  
      “神兵,黄大少说得对,来了京城一切就听黄大少的安排,你不准私自行事,惹了麻烦可没人能够保你,知道吗?”
  
      朱神佑显然更识大体,也更加识时务,但这话说出来却显得他像是西游记里的沙师弟,张口闭口都是‘师傅,大师兄说得对’、‘二师兄,大师兄说得对’!
  
      “那怎么地?就让申大鹏那混蛋继续潇洒?”
  
      朱神兵显然还没从青树县小霸主的身份中脱离出来,面对黄彬,也做不到朱神佑那样的低调内敛。
  
      “我会有安排的,OK?”
  
      黄彬不悦的皱了皱,在朱神佑的拉扯下,朱神兵才意识到失态,憨笑装傻的频频点头回应。
  
      钱小豪最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只有朱家兄弟和黄彬中间产生矛盾,他才有机会在两方人心里获得更重要的地位,这也是他卧薪尝胆在此的唯一目的,他知道自己没有搬到申大鹏的机会,所以他要‘借力’。
  
      暗暗在心底嘲笑了一番,脸上仍是忠诚如犬的表情,“最近申大鹏又提出来一个共享单车的项目,在学校里弄得风风火火……”
  
      “共享单车?什么东西?”
  
      黄彬眉毛一拧,好奇的望向钱小豪,这顿饭从开始到现在,这才是他第一次正眼瞧钱小豪,还是因为申大鹏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