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14章 一个字,等

第0514章 一个字,等

    “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公司说吧。顶点小说X23US.COM”
  
      曹璋身为老板却还要早上来给公司开门,看得出来他对公司的重视程度。
  
      但间接也说明了身边可用的人并不多,如今来了个陈潇,不管是不是申大鹏有意派来的人,至少会是个人才。
  
      “我看大鹏做甩手掌柜挺开心,要不然以后我也轻松一点?”
  
      曹璋半开玩笑,手中的钥匙递到了陈潇面前。
  
      “好,公司八点开门,每天七点,我会第一个来!”
  
      陈潇郑重接过钥匙,就像接过皇位交接的开国玉玺。
  
      “呃……”
  
      见陈潇这么痛快的接过钥匙,曹璋反而有些尴尬。
  
      他就是随口一说,毕竟公司刚刚建立,基本上所有计划书、各项数据、市场调研报表都在公司存放,他以为陈潇不会自大到连公司的钥匙都接手,没想到却让自己吃了瘪。
  
      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还有信心能够掌控手底下的人。
  
      毕竟在曹家那种复杂环境长大,又对父亲跌宕起伏的经商过程耳濡目染,不说是处处算计别人,也不可能轻易被别人玩弄于股掌间。
  
      “那以后就辛苦你了。”
  
      曹璋坐到了电脑前,继续着这几天未完的工作,屏幕上全是各种数据报表,显示着前期投入的100辆的使用率和里程数,明明已经开学,这数据还是没有提升。
  
      “学长,你研究这些数据干什么?”
  
      陈潇勤快整理着桌面上的文件,不经意瞥见了曹璋正在研究的数据报表,忍不住淡然的问了一句。
  
      “没用吗?”
  
      曹璋抬头反问,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这个监控数据是他专门找电子系和计算机系朋友制作的,怎么从陈潇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没用一样?
  
      这不仅否认了他的想法,也否定了别人的辛劳成果,若是在社会上的公司中,一句话就已经得罪了领导和同事,看来这陈潇的情商好像不太高。
  
      “你别误会,我不是说这东西没用,但这只是个结果,结果虽然重要,但我觉得原因更重要,服务行业应该做到的是让顾客满意,既然共享单车从预期的免费变成了商业化,那就只能做得更优秀,才会有更多人愿意使用!”
  
      “不愿使用的原因么?”
  
      曹璋从桌上翻出了一份调研报告,“你自己看看吧!”
  
      陈潇并没有接过调研报告,只是把桌上整理好的文件稳稳放好,“共享单车本来是个好项目,但学生们暂时不愿接受,其实说到底原因也很简单,一个是对废旧零件组装的担心,一个是对自己所谓面子的考量。”
  
      “有道理,但该怎么解决呢?方案?”
  
      申大鹏半天没说话,突然插嘴。
  
      “没有方案!”
  
      陈潇平淡的语气换来了曹璋同样淡然的一笑,就连申大鹏也是一愣。
  
      “没有方案?”
  
      曹璋望向了申大鹏,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好像在说,这就是你介绍过来的人才?
  
      “没有方案,也可以说不需要方案!”
  
      陈潇点了点屏幕上有些凄惨的数据:
  
      “共享单车项目从军训刚结束,在学校就已经无数的有了传言,02届全国文科状元的构想,经管学院学生会主席的联合,环境学院和经管学院,乃至于整个学校的支持,这还不够一个校园单车项目的宣传力度?还需要其他方案?”
  
      见申大鹏和曹璋听得认真,陈潇自信的笑了笑,“其实现在单车的使用率过低,主要还是学生们对这个项目不了解,也有一些人没来得及改变步行的习惯,也就是说没尝试到用几毛钱来节省时间、体力的舒爽感!”
  
      “如果非得要说需要什么好的方案,那就一个字,等!”
  
      陈潇风轻云淡的说了一个‘等’字,却换来申大鹏和曹璋两人无奈的表情。
  
      曹璋的无奈在于他冥思苦想、自我摧残了这么多天,脑子里却只想着该如何做宣传,却没想到在水木大学的校园内,还有什么宣传能赶得上各个院系和学校领导的全力支持?
  
      申大鹏也同样无奈,因为他没想到曹璋会始终纠结在这些数据报表上,曹璋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应该看到更远的未来,而不是眼前的一时成败。
  
      从这一点来说,曹璋还是多少透露出了些许微不可查的稚嫩。
  
      不管曹璋是否在繁杂的大家族成长,也不管他家里的生意做得有多大、多成功,就算他从小耳濡目染,但毕竟没有身临其境、置身其中的尝试,很多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领悟,才能真正成长。
  
      “你们继续研究,我一会还有课,不跟你们在这里来回打哑谜的浪费时间了!”
  
      对于共享单车这个项目,申大鹏压根就没想多管,反正股权在手里,如果曹璋做得好,他可以当做潜在的事业,哪怕失败了,对他个人来讲也没有太大影响,他更注重的,还是关乎环境保护和未来科技的完美融合。
  
      申大鹏所在的是环境学院的环境规划与管理系,按照系主任王光华的要求,他们系必须选修环境工程系和环境科学系并且通过考试,才能获得毕业证。
  
      而环境工程和环境科学两个系的同学却没被强行要求选修环境规划与管理系的课程,所以,此时的课堂上,只有寥寥数人在上课,这也出乎了申大鹏的预料,本来军训的时候班级人数还是两位数,怎么上课时候偌大教室才八个人。
  
      “同学们,今天我们讲《生态学》,是你们学习环境规划和管理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科,无论是你们今后涉及各类试验,还是亲自实地考察的实践,都离不开……生态学!”
  
      讲台上的女老师看起来已经有将近六十岁的年纪,但说话的声音依旧铿锵有力,回身在黑板上大大的写了‘生态学’三个字,没用讲台上摆放的麦克风,就足以让教室里的每一个同学听清楚她讲课的内容。
  
      “‘生态学’一词是1866年由勒特合并两个希腊词oikoθ(房屋、住所)和Λoγoθ(学科)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