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50章 午爸爸改变态度

第0550章 午爸爸改变态度

    “爸,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怎么就是狗吃屎了?我们不也把小旗养大成人,他不是还考上了……”
  
      话说到这里,午爸爸生生将后面的咽进了肚子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和纠结,这件事已经成为了他的软肋、痛处。
  
      如果他能给儿子创造更好的经济条件,如果他能在京城城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楼房,如果他能早些意识到上大学需要注意京城户口的问题,如果……
  
      如果一切都能做的圆满,那现在就不会是这副窘迫状态,儿子可以去心仪已久的大学,他和父亲就算再辛苦也会觉得心安。
  
      “儿子,法律意义上你已经是成年人,我本来不应该管你什么,但你要想清楚了,你真的要跟一个不相熟的人合伙开公司?这不仅涉及到我和你爷爷将来的生活,更会影响到你自己的未来,你都想好了?”
  
      “我想好了!”
  
      午旗瀚坚定的点点头,把桌上的纸张整理好,留下申大鹏写着二百万的纸张在最上面,指给父亲和爷爷看。
  
      “爸、爷爷,我想咱们家的废品收购站加上所有堆积的货物,应该不值这个数吧?鹏哥说能拿出二百万的投资跟咱们合作,咱们应该不亏吧?”
  
      “不,我说的是至少二百万。”
  
      申大鹏摇着头强调,“而且我能找来的所有投资,全都会交给你们来管理,我要最快的时间让公司步入正轨,我跟爷爷一样,相信小旗能够做得到,也相信叔叔和爷爷一定会帮忙吧?”
  
      “什么?你要把所有资金都交给小旗管理?”
  
      午爸爸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几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但是从申大鹏的嘴里说出来,却是那般风轻云淡,好似只是几十、几百块而已。
  
      “叔叔,你好像听错了,不只是小旗,而是你们!”
  
      申大鹏再次强调,“姜是老的辣,小旗他还太年轻,他需要一个机会证明自己,同时也需要像你们一样成熟的人在旁边给他忠告,给他正确的建议和指导。”
  
      “你要的是什么?我们家穷,除了这个废品收购站,什么都没有。”
  
      午爸爸挺直了脊背,跟申大鹏正面相对,虽然没有申大鹏高,但气势并不弱,这就是年长人的优势所在,年轻人没有的阅历。
  
      不过可惜,申大鹏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单纯孩童,目光深邃不见底,让他看不出任何的野心和破绽,甚至连想法都猜不出来一丝一毫。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要做一家物质回收再利用公司,我不希望再有人因为环境问题像午爷爷一样患任何病,这也是我进入水木,学习环境管理的原因!”
  
      午爸爸一愣,“环境问题?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申大鹏肯定的点点头,没做更多的解释,但沉默在此时却更有说服力,尤其是那双坚定的眸子。
  
      “哈哈!”
  
      午爸爸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站起身,走到了午爷爷旁边,“爸,看来不只是您,我也已经老了,不懂年轻人的想法了。”
  
      “那就像我当初对你一样,不要管了,咱们家就这么一个破旧的废品收购站,让小旗去折腾吧,更何况按照申大鹏这孩子说的,所有资金都会交给小旗管理,那咱们也没什么损失,大不了再继续收废品嘛。”
  
      “当初刚来到京城,我是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收破烂,你也曾挨家挨户挨个小区的拿着喇叭大喊收废品,难道你还想让小旗也像咱们一样辛苦?天下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们都已经老了,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年轻人别走歪路,别犯法。”
  
      午爸爸回忆着前些年风雨里、烈阳下走街串巷的辛苦日子,看看已经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眼神也不好的父亲,再看看身材瘦弱、皮肤晒黑、文弱书生一样的儿子,忍不住颤抖着吐出一口浊气,有很多话如鲠在喉,难以道出。
  
      最后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好吧,你们年轻人折腾去吧,反正就这么一个破收购站,你们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我不管了。”
  
      “爸,你同意了?太好了。”
  
      午旗瀚激动的一蹦老高,高兴的不停挥动着拳头,一不小心却把脚边的马扎踢飞了。
  
      “臭小子,毛毛躁躁!”
  
      午爸爸眉头拧成了川字型,似乎对于儿子的表现并不太满意,对于申大鹏口中道出的美好未来也并不看好。
  
      在他看来,这无非就是两个孩子一时冲动和热情,等热忱的劲头褪去,还得他来收拾破烂的残局。
  
      “如果爷爷和叔叔能答应就太好了,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学校了,等资金的事情谈拢我再来!”
  
      申大鹏起身要走,午爷爷还热情的挽留,“要不留下来吃晚饭吧?”
  
      “不了,我学校还有点事情,爷爷再见,叔叔再见。”
  
      申大鹏说话的空档已经起身走到了门口。
  
      “鹏哥,我送你!”
  
      午旗瀚大步流星跟着出了屋子,“鹏哥,现在这时间外面不好打车,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你会开车?”
  
      申大鹏想起上次就没看到出租车,最后还是坐公交回去,现在也已经六点多,还不知道还有没有公交。
  
      “开车?不会啊!我可以骑自行车送你回去,总比你走回去强,后盐村去京城的最后一班公交是六点,已经过时间了。”
  
      午旗瀚从墙角推出来一辆颜色鲜艳、造型很酷的单车,还拍了拍后座示意申大鹏可以坐上去。
  
      “DANCE单车?你买的?”
  
      对于五彩斑斓的颜色和酷帅造型,申大鹏一眼就认出了是单价99元的DANCE单车,前一阵子从陈潇煋口中得知DANCE单车在校园卖的不错,只是没想到都已经卖到京城周围的村子了。
  
      “不是买的,收的!”
  
      午旗瀚指了指单车的链条,“这单车的质量好些不太好,我收过来的时候链条断了,脚蹬也折了,这是我用旧零件重新组装的,不过你放心,我肯定给你安全送会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