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60章 你妈叫你穿秋裤

第0560章 你妈叫你穿秋裤

    “嗤,小旗,你不觉得自己说话自相矛盾吗?”
  
      田硕不屑的冷哼两声,鄙夷的撇撇嘴,“我们要是不卖,至少还能在这住几十年,我们要是现在卖给你,马上就居无定所了,你当我们傻啊?”
  
      “就是!”
  
      田硕身后有一中年男子跟着附和,“小旗,咱们都是后盐村的人,你不能为了帮助外人盖厂房、开公司,就让大家伙卖房子卖地吧?咱们是一个村子的邻里街坊,应该合起火来一致对外啊!”
  
      “对对!你们看老赵多有觉悟!”
  
      田硕满意的频频点头,指了指午旗瀚,“小旗,看到没有,这才是咱们后盐村老百姓的心声,你身为后盐村的人,居然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家人,你这行径跟当年的汉奸有什么区别?”
  
      “我要是你,有时间说什么保护环境、爱护身体的那些废话,不如实际一点,多给大家分点钱,反正那都是外乡人的钱,又不是你的,你那么仔细干什么?”
  
      对于田硕的说法,大部分村民都点头表示赞同,村子现在种地的收成并不好,很多村民都跑到京城去打工赚钱。
  
      能继续留守的要么是老弱病残,要么就是做废品收购的小买卖,如今能有机会卖掉换更多的钱,当然都会欣然同意,最主要这事还不用他们张罗,全由田硕一人带头,成与不成,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你们不要误会,我没有要把你们赶出后盐村的意思,我知道你们都想在这里继续生活,如果有好的条件,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呢?”
  
      “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把咱们村子的收购站统一规范管理,减少对环境的污染,还给大家一片能够耕种的土地,一口能够安全饮用的井水……”
  
      午旗瀚的话刚说一半,就被田硕给打断了。
  
      “小旗,不愧是考上了农业大学的高材生,口才就是厉害,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哼,你口口声声说让大家继续在村子生活,可是没有了废品站的生意,你让大家怎么活?喝西北风吗?”
  
      “田硕哥,你……我……”
  
      午旗瀚支支吾吾了半天,倒是被搞的好像他理屈一样,明明是好心,经过田硕的解释后,听在乡亲们耳朵里,反而变成了歹意。
  
      “算了,既然大家非要为难我,那你们就好好考虑一下我给的价格是否公道吧,如果要改变主意,随时来找我!”
  
      午旗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解释,无奈只能悻悻离去,对于田硕把他形容成汉奸的说法,也是气不打一出来。
  
      出了田硕家废品站的大门,更是觉得烦躁,原本已经规划好的事情,全都因为田硕的存在而变得不受控制。
  
      尤其是高于市场价两倍的价格收购,简直就是趁乱狮子大开口,虽然公司如果把整个后盐村的废品站全部收购以后,完全有可能把这些钱赚回来,但这并不在计划当中,他跟申大鹏许诺的也是不需要这么多资金。
  
      今天看到被田硕蛊惑的村民全都摆出一副坚决不卖的架势,午旗瀚忽然想起来申大鹏之前问过他,如果有人不卖的时候他要怎么办,当时他还信誓旦旦的许诺一定会尽全力,可现在他一个人根本不能够扭转局面。
  
      “看来,还是得赶紧找鹏哥研究一下,看看鹏哥是否愿意出双倍价格购买剩下的几家废品站。”
  
      对于无法决定的事情,午旗瀚也只能找申大鹏商量,毕竟申大鹏是出资人,拥有一拍定案的决定权。
  
      “小旗,不必在意别人的胡言乱语,你给大家的收购价格已经高出正常价了,他们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冷落他们几天,等他们冷静下来就会主动来找你的!”
  
      整个过程午爸爸都在场,虽然一句话没说,但却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知道是田硕在中间捣乱。
  
      对于田硕这种蛮不讲理的痞气混混,他也的确没有太好的办法,可是看着儿子失落的表情,只能心疼的安慰几句。
  
      “可能也是我太着急,所以让田硕感觉抓到了我的把柄,反正已经收购了村子一大半的废品站和土地,也是时候稳定一下了,就按您说的,冷落他们几天!”
  
      午旗瀚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他刚刚收购来的废品站里还堆放着废品,周围一些土地里也堆着成片、成堆的废品,也都需要时间好好进行分类整理。
  
      他不知道申大鹏到底要做怎样的公司,也不知道是否需要盖厂房。
  
      不过申大鹏既然把事情交给他全权处理,面对申大鹏无可挑剔的信任,他更没理由给申大鹏看到一片狼藉的场面。
  
      11月初的北方,对于老百姓来说是比较难熬的一段时间,天气已经逐渐转凉,气温逐步降低的情况下,要等到11月中旬才能有暖气供给。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要么老老实实准备好电暖气,要么祈祷千万别下雨,秋风虽然萧瑟,但秋雨才是真正的透心凉。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穿上棉。
  
      从十月末开始,不知已经是第几场秋雨,一夜的拍打,让学校内的银杏树叶彻底告别高处的严寒,归于大地母亲的怀抱。
  
      银杏树也从皇后般高傲的‘尽带黄金甲’,变成了风中摇曳的突兀树枝,金黄树叶在树下沾染了泥土,斑斑点点,没了往昔的高贵与绝美。
  
      大学生爱美,但是在凉飕飕的秋风中,还是乖乖穿上了秋衣秋裤,这个相对纯真的年代,还用不着‘你妈叫你穿秋裤’。
  
      申大鹏早早醒来,打开寝室的窗户换换空气,嗅着迎面扑来的泥土味道,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探头望着天空的蓝天、白云,比雨前更加透彻、洁白,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美景享受,还能坚持几年!
  
      “喂喂,鹏哥,你能把窗户关上吗?这一到早上的,冻死个人啊!”
  
      唐魏猫在被窝里,蜷缩成一团,被子把身体缠的像个木乃伊似的,只露出半个脑袋。
  
      “谁让你大半夜不睡觉的玩游戏,咋不冻死你。”
  
      还不等申大鹏开口,杜越峰就从被窝里嘶哈着挪了出来,抽着鼻涕,忍不住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