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63章 高烧肺炎

第0563章 高烧肺炎

“可,可是……”
  
  申大鹏还要解释什么,不经意看到了郑丹和李爽,俩人吃力的一左一右搀着王雪莹,正从楼梯口走WwΔW.『kge『ge.La
  
  “申大鹏,快来呀,我俩抬不动她,太沉了!”
  
  李爽皱着眉头招呼着申大鹏。
  
  寝室阿姨看到王雪莹笑脸通红,嘴唇发白,脸颊还不断有汗水溢出,这幅可怜的模样绝对不是装病,用力推了一下申大鹏。
  
  “傻小子,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帮忙,到你表现的机会了,我告诉你,女生最需要照顾的时候,你一定要在她身边,这样才能追到手,快去吧。”
  
  “呃!”
  
  申大鹏哭笑不得,这阿姨变脸咋这么快?
  
  刚才还大义凛然的男生止步,这才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变成了撮合男女生在一起的媒婆。
  
  申大鹏大步跑到王雪莹身前,看到王雪莹已经有点神志不清,始终无力闭着眼睛,伸手摸了摸额头和脸颊,都是滚烫。
  
  “快点送医院吧,刚才给她量了体温,39度7!”
  
  郑丹身高有限,几乎是用后背扛着王雪莹,相比李爽在旁边拖着,她始终弓着身的姿势更难受。
  
  “昨天下午开始就有点发烧,我让她给你打电话去医院,结果她说你有正事要做,不想打扰你,所以吃了点药就睡下了,晚上我俩睡得早,也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这一觉就睡到今早上,怎么叫她也不醒,一量体温才知道发高烧了。”
  
  李爽比郑丹更于善言辞,小嘴滴里嘟噜的说个不停,而申大鹏却没心思听这些无聊过程,直接双手将王雪莹‘公主抱’抱在了怀里,大步出了寝室楼。
  
  本来想去校医务室,但想着王雪莹发烧一晚上,害怕耽搁了病情,所以直接打车去了医大附属二院,挂了急诊、交了钱。
  
  由于深秋早晚和中午的温差较大,医院里感冒、发烧的人不少,连个病房都没有,只是给安排在了急诊室走廊的简易床位上。
  
  医生给量了体温,有些生气的瞪着申大鹏三人,“你们这些小年轻的,一天天就知道臭美,天都这么冷了还不知道多穿点,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吗?”
  
  “这都已经高烧40度了,要是再晚送来一会,都容易烧成肺炎知道不?你们看看这医院里多少人都是感冒发烧,全都当小病不在乎以为自己在家吃点药就能好,最后还不是来医院打针输液、药物退烧?”
  
  对于中年医生不悦的数落,申大鹏几人也不好反驳什么,毕竟人家医生是为了他们好,总比一句话不说,上来就验血、验尿、心电图的医生要好多了。
  
  “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的脑袋里都想些什么,天冷了就好好保暖,没事看看新闻,广深那面几个小年轻,就是因为不注意感冒发烧的小病,结果高烧不退烧成了肺炎,好好的青春年纪就那么没了,多可惜。”
  
  医生还在继续唠叨着,申大鹏的身子却犹如遭了电击似的突然一颤,表情凝重的盯着王雪莹,眼中满是担忧。
  
  “医生,你是说广深那面高烧引起的*型肺炎吗?”
  
  申大鹏突然想起前世让世界人民闻风丧胆的‘sars’,貌似就是2002年末从广深开始向全国蔓延的。
  
  “肺炎就是肺炎,哪来的什么*型肺炎,不过你朋友没事,送来的及时,打个退烧针,吃点药就可以了,去交钱取药吧。”
  
  医生开好了医药单,递给申大鹏,表情并没有像申大鹏一样凝重,似乎对于普通的疾病,早就习以为常。
  
  申大鹏失魂落魄的拿着医药单缴费,愣神排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绞尽脑汁的想着前世sars在国内开始蔓延的时间,可越是着急越想不起来。
  
  不会的,王雪莹挺好的丫头,虽然偶尔喜欢恶作剧,但心地纯良,再加上又是整日在学校里,不会接触到sars病毒的。
  
  “老公,你说我怎么突然得了这病,本来打工攒点钱想着回家好好过年,结果我这一病,做手术就要几万块,咱赚的钱不仅不够,还得卖了老家的房子!”
  
  申大鹏后面是一对年轻的中年夫妇,看样子也就只有三十岁左右,俩人肤色都晒得黝黑,双手上也都是裂痕老茧,看得出来应该是在外面做重体力工作。
  
  看着女人哭的可怜,申大鹏善意的从兜里取出纸巾,递了出去。
  
  “谢谢!”
  
  女人一边道谢,一边擦拭着眼泪,但是来自陌生人的关心,却好像瞬间打破的她的心理防线,扭头抱着老公失声痛哭,又怕影响到别人,只能把委屈和苦痛的哭声埋在嗓子眼里,变成阵阵尖声哽咽。
  
  申大鹏心底叹了一声,世事无常,命运往往更愿意戏耍可怜的人,转过头来的时候,眼中忽然泛起光彩。
  
  刚才身后女人提到过年回家的事情,让申大鹏突然想起来前世2002年的时候,好像就是年末时候,新闻里开始出现了有关sars的报道,但那时候病例都集中在广深地界,而到了春节的时候,才向北蔓延到了京城。
  
  他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正值春运,客车站、火车站、飞机场都严格进行体温检测,凡是体温高于平均值、疑似*的病人,全部都会进行隔离,而这也大大降低了春运流通速度,所以过年许多在外打工的人回不了家。
  
  回忆起‘*’蔓延到京城的时间点,再想想刚才医生提到广深年轻人得肺炎离世,也更加肯定了sars病毒还未到蔓延全国的严重阶段,也就是说,王雪莹只是普通的发烧,并不是他之前担心的*。
  
  这时,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交了钱,取完药,回到王雪莹病床的时候,李爽和郑丹俩人正半蹲在床边,好像说着什么,见申大鹏回来,又都沉默了。
  
  三人静静的守在旁边,看着始终虚弱沉睡的王雪莹,一个接一个哀声叹气。
  
  “你叹什么气?还不是都因为你?”
  
  李爽瞪着申大鹏,用力剜了一眼。
  
  “因为我?我跟她都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吧?”
  
  申大鹏无辜苦笑,不明白李爽到底什么意思。
  
  “要不是雪莹她……”
  
  李爽刚刚开口,就被郑丹捂住了嘴巴,拖着她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