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64章 扒裤子,打针

第0564章 扒裤子,打针

郑丹连连跟申大鹏摆手道别,“我俩还有课,先回学校了,雪莹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Ww.la”
  
  “诶……”
  
  申大鹏想说他也有课,不过李爽和郑丹跑的很快,拥挤人群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申大鹏无奈的站在原地。
  
  瞥了瞥躺在床上的王雪莹,嘟囔着,“臭丫头,我真是欠了你的!”
  
  “王雪莹,王雪莹在哪?”
  
  一个年轻女护士端着滴液在不远处喊着,申大鹏挥手示意,护士大步流星走了过来,“王雪莹,高烧,打退烧针是吧?”
  
  “嗯!”
  
  “把她裤子脱了。”
  
  护士摘掉了退烧针的针头塑料盖,针头向上滋出了一些药水,低头准备打针的时候,却发现申大鹏愣在原地一动未动。
  
  “干什么呢?你是不是王雪莹的家属?让你把她裤子脱了!”
  
  “咳咳。”
  
  申大鹏尴尬的咳了两声,脸色一红,“那个,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同学,我一个男生脱女生裤子,传出去不好吧?”
  
  “我也没让你把她裤子权都脱了,露出屁股就行,快点还有别人等着呢。”
  
  护士不耐烦催促着,见申大鹏还是不动手,更加不悦,把针管递到申大鹏面前,“要不然我脱她裤子,你给打针?”
  
  “我,我不会啊。”
  
  申大鹏摇了摇头,暗叹郑丹和李爽离开的真不是时候,眼看着护士愈发不耐烦,只能硬着头皮凑到床边,推了推王雪莹。
  
  “喂,醒醒,要给你打屁股针了,赶紧起来把裤子脱了。”
  
  申大鹏推了十几下,王雪莹除了刚开始皱几下眉头,再就没了任何反应。
  
  “你这针还打不打?后面还有一堆人排着队呢,要不是医生特意嘱咐我说这小女生高烧40多度,还得等半个小时才能轮到你们,知道不?”
  
  “打,打!”
  
  眼看着护士已经没了耐性,正准备离开,申大鹏只得硬着头皮俯下身子,把正面躺着的王雪莹推到侧身躺着的姿势。
  
  稍显尴尬的侧过头盯着护士,一手扶着肩膀,一手慢慢褪下王雪莹的裤子,幸好王雪莹穿的是条宽松的卫裤,很轻松就褪了下来。
  
  “行了行了,你还真要把人家小姑娘的裤子全扒下来啊?”
  
  女护士及时制止了申大鹏好似树懒的缓慢动作,把申大鹏的手垫在下面,瞄了瞄。
  
  “咕噜!”
  
  感受着指尖跟王雪莹臀部触碰的滑腻,申大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皮肤,也太好了点吧。
  
  申大鹏前世尝到过男欢女爱的激情,重生后又是正值青春期的冲动年纪,纵使拥有成年人的冷静,但也免不了年轻的悸动,脑子不受控制,浮现出了王雪莹曼妙身材的一幕幕动画。
  
  咻,针头进入王雪莹翘臀的肉里,随着药液的注射,王雪莹似乎感觉到了疼痛,下意识发出了几声充满诱惑味道的呻吟。
  
  “呼!!”
  
  申大鹏侧着头不去看王雪莹露出的半个臀部,但是却正好侧耳听到了这几声呻吟,只得大口呼气让自己保持冷静。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有时候,看不到的,才会让人充满翩翩联想,申大鹏此时就是这种不受控制的、莫名其妙的状态。
  
  “好了,把她裤子穿上吧。”
  
  护士把小针收好,又取出了点滴输液挂在床头的架子上,看着申大鹏有意躲闪着,小心翼翼的替王雪莹提上裤子,不由觉得好笑,“你们都多大的人了,上大学了吧?还这么单纯可爱?”
  
  “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男女授受不亲,我一个大男生,当然不能占女生的便宜了!”
  
  申大鹏把王雪莹安顿躺下后,才嘟囔了一句,这时正视女护士,才发现护士的长相还不错,算得上中等。
  
  不过护士服下面紧紧包裹的丰腴身材,在年轻女生中足可以算得上佼佼者,或许是刚才跟王雪莹的肌肤之亲,脑海里的浮想联翩还未消散,此时再看着身材姣好的女护士弓着身子、翘着臀,顿时有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是封建思想!那我天天给那么多人打针,要看多少个屁股,男男女女、形形色色,难道我都是在耍流氓?”
  
  护士把王雪莹的输液针头扎进手背血管,贴好了医用胶布后缓缓直起身,一转头就看到申大鹏炙热的目光,脸色忽然变得晕红。
  
  “看什么看,刚才还装作正人君子的样子,怎么这就变成偷窥的色狼了?”
  
  “对,对不起。”
  
  申大鹏悻悻收回不礼貌目光,尴尬的挠了挠头。
  
  “嗤,输液大概一个小时,一会完事了叫我拔针。”
  
  女护士不屑的转身离去,旁边床位的男人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弄得申大鹏更加尴尬,坐在床边无奈的频频摇头。
  
  可是申大鹏却没发现,一直昏睡的王雪莹正眯着眼睛偷偷瞥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狡黠的坏笑,见申大鹏转过头,又赶忙闭上眼睛,面露痛苦表情。
  
  “你这臭丫头,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知不知道未来一段时间里,高烧不退会有多严重的后果?疯丫头!!”
  
  申大鹏的埋怨和数落,听在王雪莹耳朵里,却满是温情,从小到大,除了母亲曾这么温柔的‘批评’过她,再就没从任何人嘴里听到过。
  
  身体高烧难受,心头泛起酸楚,再加上申大鹏细心地守护,王雪莹心里百味杂陈,喉咙处哽咽下咽着唾沫,胸口上下快速起伏,酸楚、甜蜜、迟疑、无奈,一切一切,化作滴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浸湿了枕头。
  
  “王雪莹,王雪莹?你是难受吗?要不要喝水?”
  
  申大鹏细心的发现了王雪莹的变化,也看到了眼角的泪珠,但他还以为是因为高烧不舒服,并没有多想。
  
  王雪莹没有开口回应,申大鹏也没强求,起身正要打算去找开水给王雪莹喝,一个保温杯就递到了面前。
  
  “嗯?”
  
  申大鹏抬头一看,竟是刚才的女护士。
  
  “这是温水、吸管、还有酒精、医用棉,让她盖好被子,多喝点水,然后用医用棉蘸着酒精给她擦拭全身,这样可以快速降体温。”
  
  女护士把东西一股脑放到床边,就匆匆离开了。
  
  “医用棉?酒精?擦拭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