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70章 大学保卫科

第0570章 大学保卫科

璋鹏单车办公室里,曹璋脸色十分难看的站在门口,看着门前堆放着一辆辆几近报废的单车,心里有种阵阵滴血的感觉。
  
  这些单车虽然不是他亲手组装的,但璋鹏单车这个项目是他第一次着手的商业项目,他并没想着要凭借小小的共享单车赚多少钱,可是他也从没想过会被人给毁掉,而且还是大庭广众,毫无遮掩的大肆毁坏。
  
  如此肆无忌惮,已经不仅仅是毁了他的生意,更是对他的一种挑衅和不屑,只是他搞不懂,在学校保卫科关着的人他根本不认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曹璋,你也不用太担心,这些单车我已经检查过了,今天我找系里的同学通宵一夜,应该能重新组装几十辆,不会影响单车的使用。”
  
  李绅在机械工程学院的人际关系还算不错,不论是同届的同学还是下届的学弟,他要是开口的话,估计都能帮他这个忙。
  
  “这不是能不能重新组装的问题,这些单车根本不值钱,我们现在应该在乎的是璋鹏单车在用户中的口碑!”
  
  一百多辆单车而已,就算全都扔掉曹璋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是学校里的学生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璋鹏单车被大肆毁坏,是因为单车给消费者造成了困扰,还是在打砸单车的人眼中根本就是破铜烂铁?亦或者单纯是要跟璋鹏单车作对?
  
  “最近一段时间被DANCE单车挤压市场,咱们共享单车的使用率已经有所下降,前几天得知DANCE单车出现质量问题,还以为咱们共享单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没想到……唉!”
  
  吕明用手指背推了推眼镜,正看着犹如破烂的单车阵阵心疼,忽地见到不远处有人骑着五颜六色、异常刺眼的DANCE单车,气的只能叹息。
  
  “是潇煋回来了,他去打听消息,肯定知道什么情况。”
  
  李绅说话的工夫,陈潇煋已经把DANCE单车停在了一旁,下车后直接走进办公室,对于地上堆放的单车,连看都没看一眼。
  
  “大家一起清点被毁单车的数量吧,他们会按市场价全部赔偿。”
  
  “然后呢?”
  
  曹璋淡淡问道。
  
  “然后?正常走法律途径呗,该赔钱赔钱,该拘留拘留,毁坏他人物品、毁坏高校公物,情节特别严重的蹲个一两年不成问题。”
  
  “潇煋,那帮人到底是谁啊?我听学生说好像社会混混?”
  
  李绅一边把毁掉的单车按毁坏程度分类,一边不停的询问着。
  
  “DANCE单车其中一个合伙人,叫朱神兵,估计是为了报复,所以才敢大肆毁坏咱们的单车吧。”
  
  “申大鹏呢?不是给他打过电话了,怎么还没来?”
  
  曹璋有些不悦,单车被毁,这么严重的事情,申大鹏作为单车项目发起人之一,居然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他还在保卫科呢,他跟朱神兵好像认识,正在叙旧呢,而且不止打砸单车的事情,那群人好像还打了一个学生,正在调查呢。”
  
  “申大鹏跟砸单车的人认识?”
  
  吕明双眼在眼镜后面眨了眨,望向脸色难看的曹璋,“你说,会不会是那群人想要报复申大鹏,所以才牵扯到了共享单车?”
  
  “朱神兵还有个堂兄叫朱神佑,都是跟着京城黄家的黄彬大少爷混得,他们和鹏哥在青树县的时候就有过矛盾,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怨。”
  
  “京城黄家?黄彬?你确定?”
  
  曹璋眉毛高高挑起,有些诧异的盯着陈潇煋,他只知道申大鹏跟黄彬在一起追求曹梦媛,没想到居然还有不死不休的矛盾?
  
  前一刻,陈潇煋目光恍惚,听到曹璋的质疑,凛然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脸色却有些难看。
  
  “我也不能确定,我都是在保安科听他们说的,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只是朱神兵跟鹏哥有矛盾吧。”
  
  “申大鹏还在保安科呢?”
  
  曹璋目光瞥着门外,不知想着什么。
  
  “嗯!”
  
  陈潇煋只是点点头,就跟着李绅、吕明开始收拾报废的单车。
  
  “黄彬、申大鹏,现在又出来个朱神兵和朱神佑……”
  
  曹璋心里琢磨着几人的名字和关系,突然觉得自己竟然看不透。
  
  水木大学,保卫科。
  
  唐魏站在门口墙边,朱神兵和他的三个马仔坐在墙角的一排椅子上,跟唐魏的紧张不同,他们四人都显得极为不屑。
  
  对于保安科的十几个保安,丝毫没有半点在意,朱神兵甚至还点了几根烟,递给他的马仔,四人潇洒吐纳。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浓眉大眼,腰背挺直,一头短发看上去十分精神。
  
  进屋看到屋里烟雾缭绕,皱着眉,腰间的橡胶警棍抽出来,走到朱神兵面前,“把烟给我掐了,这里是学校,不是你们随处拉尿的狗窝。”
  
  “张队长,张队长,他们不是学校的学生,是校外的人。”
  
  一个小年轻的保安赶忙拦住了冲动的张队长。
  
  保安们平时对学生大喊几声,学生碍于身份不可能计较,但对于校外的人,他们根本没什么特权和权利,更何况朱神兵几个看着就不想好人,如果惹到社会上的混混,他也怕没有好果子吃。
  
  “不是学生又怎么了?”
  
  张队长把小保安甩开,愤愤走到朱神兵四人面前,不由分说,照着大腿和屁股位置挨个抽打几下,“一群鬼东西,以为水木大学是你自己家厕所呢?都给我站起来!”
  
  “老家伙,你就是个看门狗,敢特么疯了吧?敢打我?你信不信……”
  
  朱神兵蹦老高,虽然被抽打的地方并不疼,但还是受不了被一个小保安动手欺负。
  
  可是刚刚伸手指着张队长的鼻子,就看到眼前一晃,紧随而至就是无法反抗的疼痛从手指、手掌、手腕、手臂蔓延。
  
  “啊,啊!”
  
  朱神兵表情痛苦尖叫不止的同时,身子不由自主变得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