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78章 有身份证的人

第0578章 有身份证的人

    “还拿你们自己当小混混呢?我们是守法的老百姓,一切都要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才能做,还需要我强调几遍?”
  
      “呵呵,鹏哥,我跟你开玩笑呢,你真以为我们还是以前冲动的小混混?不能够,我们现在都是有身份的人了。”
  
      孙大炮子把嘴里的一堆食物咽进肚里,把兜里的身份证拍了出来,“都是有身份证的人,对吧?”
  
      见大家嬉笑开怀,他又瞥向午旗瀚,“你是……小旗是吧?你说某个有心人蛊惑村里的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把那个不开眼的家伙解决、搞定不就行了?一会吃完饭我就带人去找他好好谈一谈,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不,不用了,炮哥,我已经跟他们聊过几次,现在正处于冷战时期,我几天不理会他们,到时候他们以为我不再收购,自然会降低价格的。”
  
      午旗瀚怎么看孙大炮子一群人都像是社会混混,后盐村的邻居、街坊都是普通百姓,他虽然着急收购废品站,但他并不想让老邻居们受到任何伤害,甚至连一点不礼貌和侮辱都不行。
  
      他是要还给后盐村一个更适合人们生活的环境,而不是要把所有人都赶走,更不希望他从小到大熟悉的人受到不应该的恶劣待遇。
  
      “等到他们以为你不再收购?”
  
      申大鹏能理解午旗瀚的想法和担心,如果他站在午旗瀚的角度,或许会比他还纠结,“小旗,要不然就别收购了吧?他们也需要这样的小生意养家糊口,如果把他们的生意彻底收购了,那些钱也不够在城里重新生活……”
  
      申大鹏话还没说完,午旗瀚就迫不及待的抢着解释、保证,“鹏哥,我马上,我明天就跟他们去谈,劝他们把废品站卖给咱们,毕竟咱们是更正规、更庞大的公司,在咱们的旁边做生意,他们没活路的。”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要跟他们争抢什么,他们该怎么做生意咱们不插手,他们收来废品负责分类,然后咱们再统一批量收购,这样可以吧?”
  
      “统一批量收购?我还是不太明白!”
  
      午旗瀚想了半天,茫然的摇摇头。
  
      “你现在用两倍、三倍的价格去收购他们,那么多的资金,咱们还不如用来建造厂房、库房,我们不做零散的收购站,而是做正规的物质回收再利用公司,简单说,你们现在收来的废品都卖给大公司了吧?以后卖给咱们公司就可以了。”
  
      申大鹏刚开始也有心把整个后盐村的废品站全部收购,但后来想了想,那样不仅浪费时间和资金,更要投入很多精力,尤其是无意间在午旗瀚家里看到齐全的营业证件手续之后,更坚定了通过买地皮、自己建厂来扩大厂房的想法。
  
      其实,在他给午旗瀚送钱的时候,就已经提醒过午旗瀚全面收购是有困难的,只是午旗瀚一心想要坚持,他也就没有强行阻挠,毕竟午旗瀚还太年轻,也需要一定的困难和历练,如今到了原地踏步的阶段,他必须开口提点。
  
      “小旗,你要明白,那些收购站的占地面积并不大,而且里面应该有许多手续都不齐全吧?我们高价收购并没有任何意义,与其跟他们斡旋浪费时间和精力,不如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建造属于咱们自己的厂房,才是长远之计。”
  
      “我明白了,那我尽快去找建造库房的主管部门申请建用地的使用权。”
  
      午旗瀚的心情比刚才好了很多,能让村里的老百姓继续生活,这也是他希望的结果,大不了以后收购他们的废品的时候,再教给他们一些正规、环保的手段。
  
      “嗯,一项项手续都很费时间,我也是怕你犯迷糊弄不过来,所以才叫你炮哥来帮忙,他在青树县的时候做过类似的工作,熟门熟路,能方便一些。”
  
      “炮哥帮我?”
  
      午旗瀚有些心惊的瞥着孙大炮子,他怎么看这个混混模样的矮个黝黑汉子,都感觉更像是话不过三就会大打出手的人。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什么眼神?我告诉你,在青树县的公司里,我也是堂堂经理级别的骨干,买地卖地这点小事还能难得倒我?”
  
      孙大炮子自信的拍着胸脯保重,却没注意到手上的油渍在胸前衣服留下了清晰的掌印。
  
      “呵呵,孙经理,你的衣服脏了!”
  
      申大鹏无奈的摇摇头,他了解孙大炮子想要证明自己,也知道孙大炮子在青树县的成长,他更相信对于孙大炮子来说,废品收购站的小事不在话下,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孙大炮子会冲动行事。
  
      “衣服脏了?小事,小事,来,喝酒,今天晚上咱们这一桌子,只能有两个人坐着、站着,剩下的都得给我趴下啊!”
  
      “两个人,你和我?”
  
      唐魏在旁边好奇的眨了眨眼睛,扫视着在座所有人。
  
      “哎呦,你小子想和我拼一下?我告诉你,今晚只有我和雪莹能够站着回去,剩下的,哼哼,自己先找好吐的地方啊!”
  
      孙大炮子对自己的酒量很有自信,在青树县所有兄弟里,他是最能喝的一个,甚至连申大鹏都被他灌多过,现在面对着跟他个头差不多的唐魏,更是信心满满。
  
      “那就来吧,看看到底谁能把谁喝趴下,老板,把你家的酒准备好了,要是供不上,我可不付账啊!”
  
      “好嘞,放心,只要你们有肚子,我家酒管够。”
  
      老板在那面不知道忙活着什么,大声应和了一句,对于孙大炮子和唐魏这种拼酒的年轻人他见多了,喊得响亮,其实也就是几瓶的量,到最后全都得被别人背回去。
  
      “喝,干了!被子里面别养鱼啊。”
  
      伴着大家伙的吼叫,十几个酒杯你来我往,纷纷碰撞。
  
      喝酒,在年轻人眼中是联络感情最直接的方式,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能陪你一醉方休到天明的,那就是兄弟,跟你喝杯酒还要啰里啰嗦的,那就是不够意思,不讲哥们义气。
  
      简单、直接,却真诚相待,独属于年轻人的相处方式,好与坏,醒后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