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79章 不回寝室了

第0579章 不回寝室了

    夜已入深,街道上连出租车都不见了踪影,大排档的老板慵懒的坐在烤炉前,一如申大鹏众人没来时候一样的无聊。
  
      他没想到,这伙年轻人的酒量真不是吹得,十几个人,足足喝了八桶扎啤,而喊得最响亮的那两个年轻人,果真是最后还能屹立不倒的存在,只不过,两人也都是迷迷糊糊,口齿不清。
  
      申大鹏也趴在桌子上不起来了,但他并没有喝多,只是不想让自己喝醉,他清楚自己酒量比不过孙大炮子,早早就缴械投降,跟王雪莹一起喝着可乐,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不会像杜越峰一样吐了自己满身。
  
      而且他也没想到,唐魏的酒量也那么好,八桶扎啤,唐魏和孙大炮子就得喝了四桶,剩下他们十几个人才喝四桶。
  
      偶尔忍不住盯着唐魏和孙大炮子的肚子,也不见鼓胀,那些酒都喝哪去了?这俩人怎么连厕所都不去?不憋得慌吗?
  
      最后唐魏还是败下阵来,一头栽倒趴在桌子上,嘴里还流淌着扎啤酒沫,估计这就是所谓的喝到嗓子眼了,一弯腰、一低头,直接就淌出来了。
  
      “老板,我就问你,轮喝酒,老弟我怎么样?算不算千杯不倒?”
  
      孙大炮子环顾桌上众人都已经趴下,想要炫耀也只能找到清醒的老板。
  
      “兄弟厉害,我估计整个西城区这片,都没人喝的过你,霸道!”
  
      老板强忍着惺忪的困意,打了个哈欠,“哥们,你看这都后半夜了,你们吃好没有?”
  
      “吃好了,更喝好了,算账吧,多少钱!”
  
      孙大炮子双眼也已经通红,一说话满嘴都是发酵一般的酒气,从兜里掏出了钱包。
  
      “一共是一千二百六十四,你给我一千二就行了,肉串没多少钱,你们喝的八桶扎啤就是八百块……”
  
      “别跟我墨迹,千把块钱,谁还能骗谁咋地,都不是事啊,一张、两张、三张……”
  
      孙大炮子正数着钱,趴在桌上的唐魏听到正在算账,猛地坐了起来。
  
      “干,干什么?说好了我请客,你,你别跟我抢啊!”
  
      唐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绕着八字走到老板面前,“一共多少钱?”
  
      “一千二!”
  
      “我给……”
  
      唐魏虽然喝多了,但意识还是清楚的,两个裤兜里分别揣了一千块钱,掏出一千递给老板,又从另一个兜数出来两百,“大咧咧的挥了挥手,一千二,正好啊,下回来可得给我们折扣。”
  
      “好说,好说。”
  
      看着到手的钱,老板提着的心才算放下来,刚才看着这帮年轻人越喝多越,还真怕喝多了耍酒疯,不给钱也就罢了,要是一言不合把他摊给砸了,明天出不了摊,赔的可就大了。
  
      “你这家伙,还真挺能喝的,算账也这么积极,够意思!”
  
      孙大炮子没用踮脚就搂住了唐魏的脖子,这可是他好久没尝试过的感觉了,没想到在京城遇到了一个能够跟他聊到一起,喝到一起,甚至身高都能相差无几的兄弟,值了。
  
      “走了,走了,都特么起来,要睡觉回去睡!”
  
      孙大炮子照着一众兄弟们的屁股挨个踢乐一脚,把迷迷糊糊的众人全都折腾起来。
  
      申大鹏也适时站了起来,“都喝完了?喝好了?那撤了吧!”
  
      “唉,鹏哥,你往哪撤啊?刚才唐魏都说了,过了12点寝室回不去了,要跟我们到宾馆睡,你这是……”
  
      孙大炮子正说的来劲,忽然发现王雪莹在申大鹏旁边羞红脸的站着,忽然明白了什么,捂住了嘴巴,醉酒后的憨笑,“明白了,我们走了,不打扰你们!”
  
      “你明白个屁,我们都一起去宾馆!”
  
      反正寝室回不去了,回去也都是一身酒气,只会给寝室阿姨留下不好的印象。
  
      王雪莹是想着自己白天还高烧,晚上又出来跟男生喝酒,被寝室楼的人知道,又不一定怎么嚼老婆舌,以讹传讹,力量可是出奇的强大。
  
      十几个人肩并着肩走在路上,借着酒劲,大声嚎叫着BEYOND的摇滚歌曲,从《真的爱你》到《海阔天空》,再从《关辉岁月》唱到《大地》。
  
      一首首经典,却几乎没有一句再调上,如果是朗诵比赛,估计他们能拿到不错的名次。
  
      但没有一人觉得丢脸、害臊,他们对摇滚乐并不了解,但他们能感受得到每一首歌里面那种自由的感觉,那种奔放的宣泄,肆意的笑傲。
  
      幸好一路上行人和车都不多,偶尔几辆车疾驰而过,打开车窗看着一群年轻人的年少轻狂,有的羡慕,有的嫉妒。
  
      这种十几个人压马路鬼哭狼嚎的日子,是很多人年轻时的烙印,难忘,却不得不忘,只有忘掉了年少无知岁月,放弃了年少轻狂权利,才能在单位、在领导、在上司面前低下曾经发誓永不向命运屈服的头颅。
  
      当年少已过,当青春不在,当浑身的棱角被打磨的圆润,才能在社会上博得一席生存的角落,才能得到自给自足、养家糊口的资本。
  
      可是有很多事情、很多感情、很多故事,再也没有了年轻时狂傲自大的独有味道,能生活,却无趣,想有趣,又怕失了生活。
  
      成长,往往就是从不会纠结变得一再纠结,从一群人,逐渐变成了一个人。
  
      有人说过,成功就要耐得住寂寞,其实,成功应该是放得下过去,放弃所有不被社会所接纳的,不论好坏,只有社会认可,才算走在成功的路上吧。
  
      前世,申大鹏未曾体会过这样的疯狂,这一世,他才知道什么叫真情可贵,看着孙大炮子带着一帮兄弟搂着腰并肩而行,他是有些羡慕的。
  
      他不能像他们一样只顾轻松的活着,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时间,不允许他浪费,机会也同样不能随便从手中流逝。
  
      第二天一早,申大鹏被电话铃声吵醒,睁开眼睛看着旁边床上仍旧熟睡的王雪莹,欣慰的咧嘴笑了笑,这丫头并没有像前一次那样赖着他睡一张床,这样虽然少了些亲密的接触,但也少了彼此的尴尬。
  
      申大鹏接起电话,“喂!我是申大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