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95章 进口仪器

第0595章 进口仪器

这才十几年的光景过去,农药化肥和废品收购行业的重金属污染之下,小溪早已经变得肮脏不堪,浑浊泛黄。
  
  连只青蛙都很少见到,更别提凉爽的溪水和巴掌大小的鱼儿,早就没了影踪,想想污染水源种植的农作物,又怎能放心食用?所以大部分都底价出售,被饲料厂加工做成了养殖家禽的饲料。
  
  污染愈发严重,农作物收成和质量逐年递减,老百姓的收益自然更加微薄,如果不是一些年纪梢长的老人还在坚守,只怕荒地还会越来越多。
  
  “小旗,如果现在有人高价收购他们的土地,你说他们会不会点头同意?”
  
  “只要价格合理,我个人觉得应该会同意,毕竟收成越来越少,基本上都不赚钱的农田,他们留在手里也没有用处,谁能辛辛苦苦一年不赚钱还继续坚持?”
  
  “那如果咱们公司厂房建立之后,带动了后盐村附近废品行业的发展,你说会不会有人看准时机哄抬土地价格?就像这次田硕他们一样?”
  
  “这……我明白了,如果资金不够,我会跟你说的,估计短期内应该没问题。”
  
  午旗瀚是聪明人,一点即通,看着眼神中毫无欲望的申大鹏,崇拜的心思溢于言表。
  
  明明是跟自己同龄的少年,给人感觉却是拥有高于父辈人的眼光和远远超过同龄人的成熟,难道,这就是虚无缥缈的所谓人格魅力?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对了,你炮哥他们十几个人就在这里帮你吧,正好你家这里地方宽敞,也方便接下来扩建厂房的事情,还有就是公司的营业执照,再去重新申请资质,手续太过繁琐,不如就继续用你家的吧!”
  
  “资质方面没问题,而且公司名字我早都想好了,就叫大鹏……”
  
  “别,这名字太土了。”
  
  申大鹏频频笑着摇头,他可不想弄个公司跟自己名字一样,这种高调炫耀是他最讨厌的手段。
  
  “那就叫鹏旗?”
  
  “鹏旗?不好听,叫旗鹏还行,旗鹏物资回收再利用公司,旗鹏……”
  
  申大鹏重复了几遍名字,满意的点点头,“你们家为公司也投入不少,公司的事情我也很少参与,把你名字放在前面理所应当。”
  
  “至于公司的股份,暂时给你们家30%,投资方拥有60%,剩余10%我还有其他打算,这样没问题吧?”
  
  “给我们家30%?”
  
  午旗瀚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怎么,嫌少?”
  
  “不不……”
  
  午旗瀚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般,“鹏哥你找来的资金投入可是三百万,30%那就是接近百万了,你真要给我们家?不仔细考虑一下?”
  
  “一百万的股份又怎么样?难道你们家几十万的废品站不算投入了?其实就算公司步入正轨那一天,你们家也就赚几十万而已,如果你真能成功,那付出的心血绝对物超所值,你现在还觉得占便宜吗?”
  
  “好像……还是占了大便宜!”
  
  午旗瀚小声嘀咕着,申大鹏无奈的拍了拍他,“想想美好的未来,如果几十万你都放在眼里,以后还怎么干一番大事?安心的努力当下吧!”
  
  申大鹏自顾下了废品堆,跟孙大炮子交代了一番,当孙大炮子听说要在后盐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长期待着,一张黝黑的老脸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但是又不敢反驳申大鹏的嘱咐,虽然不满意的撇着嘴,还是心有不甘的点头同意了。
  
  申大鹏又跟午爸爸和午爷爷礼貌的道了别,这才带着曲伊娜乘坐已经等候多时的出租车回学校。
  
  坐在车里沉默了许久,曲伊娜才缓缓开口,“大鹏,这个物资回收再利用公司也是你小姨帮助你投资的?她对你可真好。”
  
  “嗯?”
  
  申大鹏回过神来,淡然的笑了笑,“未来都是能赚钱的生意,虽说前期的回报率并不高,但是能改善后盐村的环境污染,也还算不错。”
  
  “所以……你是要把实验室研究成果在后盐村的公司投入生产?”
  
  “嗯。”
  
  申大鹏点点头,回身望着曲伊娜,“这也是我正想要问你的,实验室近期的研究项目进展如何?”
  
  “实验室前期规划是研究塑料制品的环保分解再利用,现在时间太短,还没有特别大的进展,但是也能跟我在米国实验室的水平接近。”
  
  “而且我们还研究了纸类回收再利用的处理方法,这个相对简单一些,只不过你想投入批量生产,需要从国外进口他们的生产线,价格上有些偏贵。”
  
  “废纸和塑料的回收……”
  
  申大鹏低头沉思片刻,这两种废品是生活中最常见的,数量多、价格低,再回收利用生产的产品也最容易销售,考虑到资金快速回拢,这两种废品的确是最佳的选择。
  
  “曲学姐,如果整条生产线全部进口,大概需要多少资金?”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不过在米国听我的导师提过一嘴,怎么也得过百万,其实流水线并不贵,贵的是分解、融合的精密仪器。”
  
  “那如果流水线用国产,只买那台进口精密的仪器呢?”
  
  “价格应该会降低三、四成吧,但国外还不一定会卖,这个我得去问问。”
  
  曲伊娜在米国做的是实验研究,并不是机械仪器的制作,更不会涉及到科研生产的经济效益,不了解仪器的市场价格也是理所应当。
  
  “如果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申大鹏和曲伊娜聊天的时候,出租车司机时不时用怪异的目光盯着他俩,偶尔再露出几分不被注意的无奈嘲笑。
  
  看着还是学生模样,开口动辄就是百万的机器生产线,心想现在的年轻人一天天咋这么能吹牛皮。
  
  申大鹏也注意到了司机的表情变化,但他却没有解释或者反驳,如果放在前世,他看到一个大学生谈及公司和百万的生意,肯定也会在心里嘲讽一番。
  
  不过对于现在的他,这只是稳扎稳打的一个步伐而已,事要一件件的做,路要一步步的走,踏踏实实,才不会如临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