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98章 黄家的清淡家宴

第0598章 黄家的清淡家宴

黄俊荣坐在主座,手里握着一个馒头嚼的倍香,滋溜溜喝几口小米粥,在夹起一口小葱拌豆腐,表情很是享受。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围在桌前的其他几人却食之无味,筷子夹来夹去,也没往嘴里塞什么吃食。
  
  平时在外面,一日三餐,哪顿饭不是山珍海味、燕窝鱼翅,可是每次回老爷子这里家庭聚餐,都像是回到80年代一般。
  
  不过这是黄俊荣从年轻时候就坚持的生活作风,虽然家里并不缺钱,但老爷子勤俭持家的观念始终不变。
  
  只是黄志文他们一辈人已经做不到朴素的生活,开着那些中档轿车也是当老爷子面装装样子,省的老爷子发脾气乱骂人。
  
  “爸,医生说了,您的身体健康着呢,您不能只吃素,总得吃点肉补充营养!”
  
  黄志伟五十多岁,已经有了中年男人的发福肚子和稀疏的秃顶,夹了红烧肉要递到黄老爷子碗里,却被老爷子用筷子支开了。
  
  “自从你妈去世,我都二十多年没开荤了,身体不照样硬朗?别听那些医生的废话,就是为了把你们吃出来病来,然后再赚你们的钱。”
  
  “大伯,我爷爷说得对,现在国外的医生都研究了,过多食用肉类对身体不好,蛋白质和脂肪过度堆积,容易造成‘三高’!”
  
  黄彬口中说着不吃肉,筷子却夹了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而他称呼的大伯,名叫做黄志伟,也在飞黄集团工作,地位仅次于黄志文。
  
  “三高?你小子就能开玩笑,你堂哥在国外留学那么多年,也没说过不让吃肉!”
  
  黄志伟不在意的笑了笑,看向了黄老爷子,“爸,今年过年黄恒回来。”
  
  “好。”
  
  黄俊荣面无表情,不见喜怒,“四年多没回来了吧?该回来了。”
  
  此言一出,黄志文的脸色微变,三叔黄志忠和小叔黄志宏也同样闷着头不说话,倒是黄志伟微微一笑。
  
  “爸,这些年黄恒在国外勤工俭学,也开了自己的公司创业,他打电话提过一嘴,说回来后想到飞黄集团工作,从最基层开始,要凭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
  
  “好,有点咱黄家男儿的气概。”
  
  黄俊荣撂下了筷子,抹了抹嘴,看向黄志宏,“老四,我听说你管理的那间超市出问题了?”
  
  “是……”
  
  黄志宏身子一颤,该来的总要来,用力咽了咽唾沫,“爸,都是我一时大意,跟一个劣质的单车合作,结果单车出现问题,影响了超市的效益,不过我会马上想办法。”
  
  “你到底干什么能行?啊?集团的业务做不了,一个小小的超市也管不好?要实在不行,我看你就在家待着吧。”
  
  黄俊荣的脸色没有变化,但语气却变得十分严厉,看着黄志宏,失望的频频摇头。
  
  “你就不能跟你哥学学?这么些年了,就算是看,也能学会怎么管理企业了吧?你看看你三哥,虽然没多大能耐,但交代的事情至少能办的漂亮。”
  
  黄志忠尴尬的笑笑,也听不出来老爷子这是夸他还是损他,不过没有破口开骂,说明老爷子并没有生气。
  
  “爸,其实老四也挺不容易的,这两三年光景,在老四的管理下,超市营业额已经翻了几番,我想这次他也是一时大意,您就别说他了。”
  
  dance单车的事情,黄志文心中有数,他也清楚老四没有提及黄彬,这是打算把事情一力承担,既然老四已经表明态度,他当然也要护着一些。
  
  “老二,黄家的生意我早就交给你打理,按道理来说,我不应该再管集团的事情,但对于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该撤就给我撤了,咱们家没有太多的说道,不管什么位置,有能者居之,懂吗?”
  
  “明白!”
  
  黄志文除了点头同意,根本没有反对的理由。
  
  适者生存,强者为尊,这就是他们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只不过在黄彬惹了事,黄恒要回国的微妙时刻说出这些话,难免让人加以遐想。
  
  “我去散步了,你们吃完就都回去吧。”
  
  老爷子起身,经过黄彬身旁的时候瞥了一眼,“孙儿,以后不要做危及自身的傻事,偷吃也要把嘴擦干净了。”
  
  “我知道了,爷爷。”
  
  这是黄彬从青树县回到京城,爷爷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他也不知道是在说青树县的糟心事,还是这次单车的事情,只管低头认错。
  
  老爷子出了门,大家也嫌弃的把筷子往桌上一丢,黄志文冲着厨房喊了句,“阿姨,把桌子收拾了吧。”
  
  黄志忠则叹了一声,“老四,你就不能让大家省点心吗?这一顿饭吃的我提心吊胆,生怕咱爸再吹胡子瞪眼睛的给大家伙一顿臭骂。”
  
  黄志宏还是不说话,黄志伟作为老大忙帮着打圆场,“老三,咱爸都已经骂过老四了,你就别没完没了的数落了,老四也是着急做出点成绩嘛,再说了,谁还不能犯点错,以后注意就行。”
  
  “这犯了错还不让说了?我……”
  
  黄志忠还想说什么,黄彬突然站起身来,“我吃饱了,先走了。”
  
  “嗯,都吃饱了吧?那就都散了吧。”
  
  黄志文兄弟四人都在外面住,这别墅也只有老爷子一人住,众人离去,别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剩下阿姨在收拾着碗筷和卫生。
  
  回去的路上,黄彬开着车,黄志文坐在后座,面色冷峻,“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呐,哼,你大伯和堂哥沉寂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他们早就放弃了争夺家主的位置,没想到,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玩卧薪尝胆呢!”
  
  “那又怎么样,飞黄集团这十多年都是爸在打理,如果没有爸的辛苦,集团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规模,更何况集团里都是咱的人,大伯还能翻了天?”
  
  黄彬不屑的撇撇嘴,在他心里,他就是黄家未来的继承人,谁也不能改变这个现实。
  
  “胡说八道,青树县的烂事你爷爷早就知道了,只是你能全身而退,你爷爷就没让你难堪,这次你又搞出来什么破烂的单车!”
  
  “你自己偷偷摸摸的赔钱也就算了,怎么还扯到龙玛特超市头上,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这次要是没你小叔把事情扛下来,你吃不了兜着走吧。”
  
  “挨打挨骂还是小事,就怕你爷爷对你太过失望,再赶上你堂哥从国外回来,只怕你爹我辛苦半辈子经营的飞黄集团,就要落到你堂哥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