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603章 青春是生活最好的赠与

第0603章 青春是生活最好的赠与

对于王雪莹大条的性格,申大鹏倒是早已经习惯,微微一笑,转而看向了午旗瀚,“厂房建造的进度还不错,我就说过,不会看错人。”
  
  “其实跟我也没有多大关系,是你找来的投资商厉害,动辄几百万的资金,若是拿着钱还不知道怎么花,我可真就是白痴了。”
  
  午旗瀚见盘中的饺子已经被哄抢的干净,也只能把筷子放下,“鹏哥,厂房建造的进度还不错,只不过我们弄那么大的厂房,然后呢?”
  
  “当然是回收再利用,我们的公司不就是物资回收再利用吗?”
  
  申大鹏理所应当的耸耸肩,“别忘了,我是因为有实验室,才会来做回收公司的,设备我已经在国外订好了,不过进口需要一些手续很麻烦,差不多年底才能安装。”
  
  “做什么的设备?”
  
  有了流水线,公司可以真正步入轨道,午旗瀚也更有了劲头,“全线进口,应该价格不菲吧?”
  
  “正巧我们学院要购进一批实验设备,校长和院长又支持我们在学校新建的实验室,所以,用学校的名义谈下来了流水线的主要仪器设备,至于生产的流水线,用国产或者咱们自己研究的,这样可以省不少钱。”
  
  “流水线自己研究?鹏哥,这可行吗?是不是投资商是做器械的工厂?可以给咱们提供帮助?”
  
  午旗瀚虽然没经历过流水线的研发过程,但仅是想想也知道,要研究一条几近全自动生产线的困难程度。
  
  “这个我想办法,年底之前我会让生产线在工厂安装,除了做存储的仓库,生产车间你也要加快进度,不到两个月时间,有问题吗?”
  
  “没问题。”
  
  午旗瀚挺直了腰板,保证的拍拍胸口,现在他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身边还有孙大炮子一群人帮忙,两个月时间,厂房当然不成问题。
  
  “对了,鹏哥,田硕和牛二他们那伙人被大家给挤兑走了。”
  
  午旗瀚看来爷爷一眼,见爷爷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这才放心,“他们的废品站我还是给了高出10%的价格,毕竟是一伙无赖,希望他们能念着好,别回来找事。”
  
  “回来找事?当我这群兄弟是吃干饭的?这群兔崽子的确能吃能喝能嘚瑟,但遇到事情绝对一个顶十个。”
  
  孙大炮子的夸赞让兄弟们心里都乐呵,自信的频频点头。
  
  他们对于孙大炮子的兄弟情可是绝无二话,从最开始收废品、欺负学生、跟小摊小贩收保护费的地痞,混到现在有吃有喝有工资,这些可都是同甘共苦的交情。
  
  更何况本来就都是货真价实的混混出身,就算学好了,身上难免会有些痞气,打架斗殴而已,算得了什么。
  
  不过看到申大鹏投来不悦的目光,孙大炮子又赶忙自圆其说的改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先让他三分,我们都是正经的商人,做生意赚钱嘛,哪里还能像以前一样打打杀杀,让人笑话!”
  
  “立冬,不大不小也算个农历节,今天就别谈工作上的事情了,这些饺子可是后街张妈特意送来的,你们都多吃点。”
  
  午爷爷微眯着双眼,虽然看不清每个人的脸庞模样,但感受着大家伙的热闹,他也十分高兴,自己的孙子能让这些人围拢在身边,足以证明孙子的优秀。
  
  更何况以他们午家收购站入股了旗鹏公司,还占了公司30%的股份,能从大家眼中收破烂的一跃成为公司股东,这是孙子能力的展现,更是申大鹏的大度。
  
  所以对于申大鹏一伙人,午爷爷始终很是喜欢,别说吃些饺子,就算杀鸡宰羊也是应该的事情,只不过他们家并没有样家畜。
  
  “对对……都听爷爷的,好好吃顿饺子不行么,非要谈工作的事情,这是在炫耀你们有公司了?还是炫耀你们当经理了?”
  
  王雪莹剜了一眼挑起话头的申大鹏,而申大鹏也不甘示弱,嫌弃的禁了禁鼻子,学着京腔开玩笑,“好家伙,这一嘴的大蒜味,呛死爷们了。”
  
  这一点都不地道的京腔,倒是弄得众人哈哈大笑,只不过当王雪莹带有威胁意味目光扫视的时候,又都收了笑声,一个个跑到厨房去偷吃饺子了。
  
  “就大蒜味了,怎么着?熏死你,熏死你……”
  
  王雪莹像个赌气的小孩子,空嘴吃了一口蒜泥,转头冲着申大鹏一个劲的哈气,弄得申大鹏哭笑不得。
  
  孙大炮子和午旗瀚来人想笑又不敢笑,反而憋得比申大鹏还难受,最后也只能捂着蛤蟆气鼓似的嘴巴,移开了视线。
  
  “你们这群孩子啊……”
  
  午爷爷似乎有话要说,不过话到嘴边,似乎又觉得没什么意义,只得苦笑着起身。
  
  一边朝着里屋走去,一边感慨,“要珍惜当下,青春,永远是生活给予最好的奖励!”
  
  没了长辈在场,王雪莹更加有恃无恐的撒欢,觉得嘴里蒜味不够过瘾,伸手沾了蒜泥,趁着申大鹏没注意,直接塞到了申大鹏嘴里。
  
  不过当手指感受到舌头柔软温存的时候,又忽地脸色涨红,不知所措。
  
  “咳咳……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啊……”
  
  孙大炮子尴尬的咳了咳,搂着午旗瀚脖颈将其拖出屋子,把时间、空间都留给了这对孤男寡女。
  
  “你这脸咋这么红?是不是发烧还没退呢?”
  
  申大鹏明知故问,还装作一副无知的单纯样子,希望以此来化解尴尬场面。
  
  “我是发烧了,你要不要给我降降温啊?”
  
  王雪莹却根本不在乎,反而跟进一步,昂着傲娇的脑瓜凑到申大鹏面前几公分位置,目不转睛的与他对视。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王雪莹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回眸一笑,但似水流转的一双眸子,却好像会说话似的,红颊温婉、丝发轻柔、两瓣薄唇都好像满怀期待的微微轻抿。
  
  “你,你想干什么?”
  
  “你猜我想干什么?”
  
  申大鹏连连向后仰身躲闪,王雪莹却始终迫近距离。
  
  直到申大鹏屁股下的小马扎支撑不住,申大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王雪莹才肯罢休,捂着嘴窃笑不止。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