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608章 勇气

第0608章 勇气

    “别别……”
  
      杜越峰连连摆手,脑袋也不停摇晃,“鹏哥,唐魏,怎么你俩开玩笑还当真呢?兄弟间帮忙是应该的,我可不为了你们钱。”
  
      “唐魏说的20%……我作为合伙人不会同意,但10%绝对是你应得的,只不过以后你要忙的事情多了,可别耽误旗鹏公司的市场调研。”
  
      “鹏哥,这个你可以放心,我跟那些废品站的老板都已经混熟了,就算他们有心瞒着我,我跟他们手底下干活的关系也不差,无论市场价格还是收售的货物量,我有自信在第一时间得到第一手数据。”
  
      “嗯!”
  
      对于杜越峰,申大鹏还是信得过,杜越峰不是口无遮拦的人,既然能说出这些,一定是心里有数,并且有所保障的。
  
      说话的工夫,火锅早已经煮沸,点好的食材也一份份摆满了桌子,唐魏夹起了几块手切鲜羊肉涮了涮,粘好配料,滚烫着就塞进了嘴里。
  
      “嚯嚯,吧唧……好吃,赶紧吃吧,今天这顿管饱。”
  
      唐魏又端起空杯子看向申大鹏,“这么高兴的好日子,是不是应该喝点?”
  
      “对对,应该喝点。”
  
      杜越峰也笑着点头赞成。
  
      “我今天胃有点不舒服,你们俩喝吧,我以茶代酒。”
  
      申大鹏自知酒量不如唐魏,一旦开始喝,那注定是不倒下绝不会结束,与其找虐,还不如直接拒绝。
  
      “服务员,来箱啤酒。”
  
      当听到唐魏直接以箱来计算的时候,申大鹏瞬间觉得自己太明智了,反倒是杜越峰脸色尴尬,轻咳了两声。
  
      “咳咳,那个……咱意思意思就行了吧?弄一箱,喝不了咋办?”
  
      “没事,没事,随便喝点,不行我背你回寝室。”
  
      唐魏这话一说出来,杜越峰手一抖,面前的杯子被碰倒了,刚倒上的啤酒瞬间洒了一桌子。
  
      “诶,小峰,喝酒就是喝酒,你这怎么还浪费呢?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你懂不懂?酒可都是粮食酿的,酒是粮**,越喝越年轻,来,为了咱们的青春和未来,喝一个……”
  
      唐魏和杜越峰同时举杯,申大鹏则端着一杯温水,笑呵呵的冲杜越峰做了个活该的表情,“君子之交淡如水,以水代酒,水淡情意重。”
  
      “鹏哥说得好,干了……”
  
      唐魏再次催促,三人的杯子碰撞发出清脆响声,随后全都一仰头,不管是酒还是水,潇洒一饮而尽。
  
      这一顿火锅吃的酣畅淋漓,酒也喝得昏天暗地,最后的结局被唐魏说中,杜越峰的确是被背回寝室的。
  
      只不过并不是他,而是申大鹏背着一个,拽着一个,在寝室阿姨埋怨的目光中,尴尬的回了寝室。
  
      “哈哈!”
  
      看着倒在床上的杜越峰和唐魏,申大鹏无奈又开心的笑出了声。
  
      什么叫单纯?
  
      明知道不能喝,也要陪你喝到人事不省。
  
      什么叫讲究?
  
      就算有千杯不醉的酒量,最后还是酒气熏天。
  
      什么叫真正的兄弟?
  
      怎么劝也不喝,最后能不吝啬的结账,还能把人安全送达。
  
      无论多开心的场合,无论多少兄弟聚在一起,总要有一个清醒着,为的是不让醉酒的兄弟惹事,为的是不被外人当做酒鬼欺负,为的是能让大家安安全全。
  
      申大鹏躺在床上,逐渐收起了笑容,如果前世有一个人能在他身旁,可以处处为彼此考虑,会不会他的人生也会像身边的兄弟一样,有些许的不同?
  
      成功,这对词对他来说即熟悉又陌生,即遥不可及又唾手可得。
  
      可是,从青树县开始的一步步,真的就只是为了成功吗?
  
      还是仅仅为了跟曹梦媛在一起?
  
      亦或者,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做点什么?
  
      证明些什么?
  
      ……
  
      H省是彻彻底底的北方,一旦进入十一月,就算没有下雪,零下的气温也已经证明冬季的来临。
  
      不过相比京城,H省的冬季取暖已经开始。
  
      当晚上外面气温零下的时候,屋子里面却异常暖和,H省省城大学,大一经管系女生寝室楼里,曹梦媛和林晓晓俩人正盘腿坐在同一张床铺。
  
      床上铺着淡粉色的床单,曹梦媛倚在床头认真的看着书。
  
      林晓晓则是靠在墙边,手边放着的是李泽宇给他买的walk款,一只耳朵戴着耳机听歌,摇头晃脑哼唱着《勇气》。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
  
      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林晓晓在高中的时候就是文艺委员,歌声虽然称不上美妙,但也绝对动听。
  
      或许她心里正想着李泽宇,哼唱的声音并不大,却充满感情。
  
      曹梦媛听着悠扬的歌声,脑子里都是似乎很有意义的歌词,缓缓合上书放在一边,又凑到林晓晓身旁,把空闲的另一只耳机戴上,也不说话,只听的仔细,没来由,长吁短叹一声。
  
      “怎么?又在想申大鹏呢?”
  
      林晓晓调小了声音,单手搭载曹梦媛肩头,“前几天孙大炮子给李泽宇打过电话,听说……申大鹏和王雪莹那臭丫头走的很近啊,你就不担心?”
  
      “……”
  
      “开学都两个多月了,你既不给他打电话也不写信,就不怕他跟别人跑了?”
  
      “……”
  
      “拜托,你说句话行不行?别弄得我好像皇上不急太监急似的!那可是你一心不离不弃的人,怎么现在反倒满不在乎了?”
  
      “……”
  
      “梦媛啊,虽然我不太喜欢申大鹏贪心好色的性格,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在同龄人里面,他已经足够优秀,如果你真的喜欢他,那就不要他被别人抢走了。”
  
      “……”
  
      “梦媛,我跟你说话呢!!”
  
      林晓晓说了半天,曹梦媛也一句话都不说,气的她只能赌气推了推曹梦媛肩膀。
  
      “嗯?你说什么?”
  
      直到感觉身子向后一仰,曹梦媛才晃然回过神来,她平时都很少听歌,但一首《勇气》,似乎就在唱她心中所想,难免失神。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