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623章 哪个重要?

第0623章 哪个重要?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
  
  “红林市旅游局发表长文配图,表示园区一期内包含省内著名的红石镇旅游景点,是亲朋好友、家庭旅行的圣地……”
  
  从看到‘曹新民’三个字,申大鹏就已经被这篇报道吸引了眼球,愣神似的站在门口把一整页密密麻麻的报道全都看完了。
  
  作为地地道道的H省人,申大鹏非常了解红林市的情况,处在省里最角落的公路线死胡同,在H省的地级市里,经济收入非常稳定,永远是倒数第一,但是这并非各届领导班子不作为,而是红林市的地理位置所决定的。
  
  红林市三面环山,唯独一面通车,就是距离省城四百多公里的方向,这一路上也只有几个以种植农作物为生的乡镇归市里管辖。
  
  从整个H省的地理位置来看,红林市并不是最远的地级市,但却是唯一一个与其他地界没有国道相连的地级市!
  
  从红林市到其他地界,要么四百多公里到省城再转车,要么就走乡镇修的水泥路,再无第三个选择。
  
  经济不发达,道路不畅通,就不会有工业、企业入驻,如此几十年的往复循环,就造就了以种植粮食为主的贫困经济,在没有相应政策扶持之下,老百姓的生活说不上艰辛,但也并不富裕,地方政府的经济自然倒数。
  
  申大鹏眉头紧皱,有些想不明白,曹新民坐在省府副秘书长的位置,又有曹家和林墨寒在旁边帮衬,本应该接任秘书长的,如今怎么会被派到全省贫困市建立什么生态园区?
  
  殊不知,此时的曹新民也是憋着一口闷气,躺在沙发上揉着疼痛欲裂的额头。
  
  曹母就陪在旁边,不过她苏欣的名字却并不能让曹新民觉得舒心,看着丈夫烦闷的状态,她的心情也有些低落。
  
  “老曹,你是为了红林市生态园区的事情烦心吗?要不咱找找人,把这个差事推掉,反正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咱才不去做呢。”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这是省里的工作调动,怎么可能随意改变?更何况还有人在旁边等着看我笑话呢,这件事我必须做,而且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今天回来就是跟你说一声,估计这段时间都要在红林市工作了,晚上就过去……”
  
  省府的老秘书长马上就要退了,盯着秘书长位置的人也不会只有曹新民一个,只要职位级别匹配,哪怕只有半点希望,谁又愿意放过。
  
  “我看啊,就是那个纠风办的吴副主任在跟你玩手段……”
  
  “别管人家玩不玩手段,没有那个资历,想玩也没有用!再说了,这都是正常的工作调动,他也没有那个能耐把我的工作调走。”
  
  曹新民说完,就开始闭目沉思,想着怎么开展工作。
  
  其实,按说地市级副书记兼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也算是进步了,但是因为红林市情况复杂,实在是前途堪忧。
  
  成,则平步青云,更进一步;败,则落花流水,再难存进;只是这成功的几率,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老曹,既然这事已经落到咱的头上,咱绝对不能让别人看笑话,我回娘家去找我大哥,看看能不能找几个企业在生态园区落户,哪怕三两家,你也好有个交代。”
  
  “不行,你不准回娘家,他要是知道我如今的狼狈样子,肯定会更加瞧不上我,当初你一心跟我过日子,他就差点没打断我的腿,如果知道我让你成天担惊受怕,又得嘲讽不断。”
  
  往昔不堪回首,提起年轻时候的感情问题,曹新民倒是觉得没有白活。
  
  堂堂苏家的大小姐,委身下嫁给一个曹家旁系的愣头青,这在当年讲究‘门第’的年代,绝对算得上是个大新闻。
  
  可苏欣就是坚定不移,初心不改,发誓非曹新民不嫁,这种千金小姐看上穷小子的电视情节,真的就发生在他们俩人身上。
  
  “行,我不回去找大哥了。”
  
  苏欣也犯了愁,虽然对于官场仕途,她比曹新民更看得开,但她身上仍是带有几分夫唱妇随守旧思想,既然丈夫坚持要做的事情,她也一定会全力支持。
  
  “老曹,要不然你回青树县看看?你在那里做的工业园区很成功,甚至受你影响,铁县长还做了高新科技园区,在省里的反应都还不错,那里不仅有你以前的老同事,还有些受你恩惠的企业吧?现在也该他们帮帮你了!”
  
  “青树县……”
  
  曹新民低声呢喃,苦笑着摇摇头,“你是说让我去找刘凤霞吧?你还真敢想啊,人家一个科技企业,一个食品厂,和农业八竿子不搭边,凭什么来帮我?你还真以为申大鹏有那么大的面子?”
  
  “怎么就没有?”
  
  苏欣嘴上不服,但心里也清楚因为女儿和黄彬的事情,曹新民不好去找刘凤霞,“那咱就去找黄家,他们本来就是做生意的,到哪做还不是一样。”
  
  “如果我再去求黄家帮忙,那女儿和黄彬的婚事,可就是板上钉钉了……”
  
  “哗啦……”
  
  曹新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门口传来阵阵响声,和苏欣两人探头一瞧,正巧看到女儿在俯身捡钥匙链,看那失落的表情,似乎听到了刚才两人的对话。
  
  “梦媛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呀。”
  
  苏欣的热情并没有感染到女儿,曹梦媛强挤出一丝微笑,“天凉了,我回来取几件衣服,你们聊吧,我马上就走。”
  
  “我跟你爸就是随便聊聊,要不我这就去买菜,你在家吃了晚饭再走?”
  
  伴着苏欣的热情,曹梦媛几步就跑回到自己的卧室,轻轻关上房门,全身倚靠在房门上,正好仰头看到窗外没有丁点白云的天际,心情却纠结到了极点。
  
  父亲的工作遇到了困难,她很想帮忙,可是当父母提到找黄家帮忙时,她心里又很不是滋味。
  
  在父亲眼中,仕途和女儿,到底哪个更重要?
  
  她也不禁问自己,父亲的仕途和自己的幸福,到底哪个更值得为之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