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661章 平安果

第0661章 平安果

    申大鹏不经意瞥了一眼,王雪莹最近都在电脑超市一店帮忙,不知为何会主动跑到图馆来。
  
      “申大鹏,你听说了吗?学校打算取消圣诞舞会。”
  
      “取消就取消呗,反正我不感兴趣,也没有什么节目。”
  
      申大鹏满不在乎的继续,没成想王雪莹居然一把将夺走,稍有不满的嘟着嘴,“你没节目,可是我有节目啊,我还要唱歌给你听呢。”
  
      “你唱歌给我听?呵,就你的嗓子快饶了我吧。”
  
      王雪莹的歌声算不上天籁,但也不会像申大鹏嫌弃表情似的不堪入耳,从迎新晚会一首校花就能在学生眼中晋升为新生校花,足可见受到的喜爱程度。
  
      “你说什么呢?敢嘲讽我是不是?”
  
      王雪莹不讲情面的就要跟申大鹏翻脸。
  
      “图馆,嘘!!”
  
      幸好申大鹏所处图馆安静的氛围中,否则定会被王雪莹好好蹂躏一番。
  
      看到周旁几个学生投来的异样目光,王雪莹有所收敛,不过更加靠近了申大鹏,悄悄用力掐了一下申大鹏的胳膊,见申大鹏表情痛苦,她反而觉得异常高兴,还神神秘秘的尽量压低声音,凑到申大鹏耳边。
  
      “我刚才去教授的办公室送材料,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他们说,南方好像发现了具有快速传染性的病毒性禽流感,已经有不少人都住进医院了。”
  
      “具有传染性的病毒性禽流感?”
  
      申大鹏笑而不语,有过前世的经历,他自然知道,在2002年末到2003年初这个时间段里,全国突然爆发的传染疾病哪里是禽流感,而是让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都胆寒的sa,非典型肺炎。
  
      只不过sa病毒发现初期,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是当做可以通过普通抗生素来控制的禽流感。
  
      没有认真对待和积极的防护措施,间接导致非典突然肆虐,甚至在医护人员中也有很多被病毒感染。
  
      而抗生素药物的无用功,也使得人们在非典中期产生了恐惧,四处躲避感染几率的同时,却不知情的把病毒从广深推进了大陆腹地和海外。
  
      “你笑什么?我听教授说这个情况还挺严重,广深已经有死亡病例了,就是因为这个病毒,广深省已经在禁止大型集会,防止病毒大面积扩散、传染,我估计学校就是因为害怕这个,所以才打算取消圣诞晚会。”
  
      王雪莹是在给教授送材料的时候不小心在门外偷听到的,但是当她一进办公室的时候,几个教授都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看着几人难看的脸色和沉寂的氛围,她也能清晰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平时不上网看新闻吗?这事情的确挺严重的,虽然电视台和报纸还没有进行大肆宣传,但是网上已经有了一些报道,的确是死人了。”
  
      “是吧?而且好像传染性也很大,我们同学中有人说是果子狸携带病毒,然后被人给吃了,所以成为了病毒承载体,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安全第一,不管病毒从哪里感染,毕竟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学校取消圣诞晚会,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我倒是很赞成。”
  
      对于经历过一世的申大鹏来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只有健康的活着,才能去做一切想做的事,才可以把前世的遗憾和今生的诺言努力弥补,尽善尽美。
  
      “那完蛋了,这几天的计划又要泡汤了!”
  
      王雪莹趴在桌子上,失落的噘着嘴,厚厚的小嘴唇却更加可爱诱人。
  
      “你说什么?计划?”
  
      申大鹏没听清王雪莹嘀咕什么,好奇的问了一声。
  
      “没,没什么,本来想要唱歌给你听,这次没机会了,唉!不打扰你了,拜拜!”
  
      王雪莹唉声叹气,失落又无奈的缓缓起身,头也不的决绝离去。
  
      “这丫头,疯疯癫癫的。”
  
      申大鹏苦笑摇头,对于王雪莹这个敢爱敢恨,绝不拖泥带水的疯宝性格,他真是没有一丁点办法,只能随她开心而为。
  
      平安夜和圣诞节,就像国内的除夕和春节一样,在外国人眼中,也是最重视的节日,不知何时流入了年轻人的交际圈里。
  
      在青树县那样的小县城,学校都会在考试前夕给学生一个放松的机会,如今讲求开放、创新的水木大学,更是会接纳不同文化,为学子创造宽广的视野。
  
      为此,学校每年都会专门腾出校礼堂和各系的阶梯教室,支持学生们在平安夜当晚开展圣诞舞会,而且是从12月24号平安夜到25号圣诞节的通宵晚会。
  
      不过今年因为‘非典’的特殊原因,校领导一度决定取消圣诞晚会,但是在经过各院系领导和学生会的商定之下,还是决定保留这个多年未曾变过的晚会,只不过在参加人数上,有了严格的规定。
  
      除去拥有节目的学生,每个院系最多不能超过二十人,也就是说,整个大礼堂的人数绝对不能超过礼堂座位所承受的九百人,人数听上去并不多,但是全都聚在一个空间里,那也是呜泱成群。
  
      幸好‘非典’的消息在学生中也开始传言四散,尤其是网上偶尔报道xx地区又有多少人因为‘非典’死亡的消息以后,走读的学生在没有课的时候,都乖乖到自己家里,甚至京城当地住校的一些学生也都不敢在学校逗留。
  
      社会的报道、父母的压力、口口相传的小道消息,每样都在无形中减少了一部分学生对圣诞晚会的兴趣,这样至少有个好处,晚会的人数不会超过校方要求。
  
      在临近平安夜的两天,学校超市里的苹果早已被‘洗劫一空’,哪怕是相对贵一些的进口蛇果也遭到了同样待遇。
  
      苹果,谐音平安果,经过商家的宣传炒作,逐渐成为了年轻人在平安夜彼此送去祝福的最佳礼品。
  
      经过礼品包装好的苹果五元一个,进口蛇果十元一个,明明远超它的价值,但是在年轻人看来,用五元、十元就能送给身旁朋友最真挚的祝福,物超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