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698章 柳下惠小同志

第0698章 柳下惠小同志

“呦吼,终于过关了,人家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怎么我情场失意之后,游戏玩的这么溜,早知道就早点让你欺负欺负我,没准我这关早就过去了。小说.”
  
  王雪莹恢复了没心没肺的疯丫头样子,蓬散着头发坐了起来,没事人一样看向申大鹏,“申大鹏,我告诉你,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做我的男人!”
  
  “咦?不是你要做我的女人吗?怎么又变成要我做你的男人了?这两者还是多少有些区别吧?”
  
  “哼,我要变得比你还厉害,比你还有钱,到时候让你倒追我……”
  
  “得得,别说了,我祝你梦想成真,未来的小富婆!”
  
  申大鹏懒得再去争辩什么,只要现在放过他,让他有几天清净,他就心满意足了。
  
  “嘘!!”
  
  王雪莹不知为何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黛眉微皱,耳朵逐渐凑到墙边,直到最后完全贴在墙壁,“你听到没有?旁边屋子有声音。”
  
  “听什么?”
  
  申大鹏纳闷的挑着眉,也学着向墙边凑去,耳朵刚贴在墙上,就听到隔壁传来阵阵撕心裂肺又充满原始**的嚎叫。
  
  申大鹏先是一愣,随后想起隔壁房间住着的,应该是刚才一起开房的那对男女,登时明白,估计那俩人是做运动到了激情忘我的最后一刻,所以才发出如此‘凄惨’的嚎叫。
  
  “隔壁是不是打起来了?听声音好像女生被人欺负了!!”
  
  王雪莹瞪着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向申大鹏,“我们要不要去劝劝架?大男人打女人,太没出息了,而且你们男生下手没个轻重,再把女生打坏了!”
  
  “对了,我前一阵看到过一个新闻,好像就是说男女生在宾馆里吵架,结果男生一冲动把女生从三楼推下去了,如花的年纪,以后都要坐轮椅了……”
  
  听王雪莹说的头头是道,申大鹏不耐烦的翻身躺下,并且用枕头捂住了耳朵,他可不想跟王雪莹一起去胡闹,惹了别人的好事,还不得被当成神经病。
  
  “申大鹏,我跟你说话呢?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坐视不管,我可自己去了!”
  
  王雪莹先是用力拍了拍墙壁,可是并没能阻止隔壁的叫声继续,于是匆匆起身套上了外衣,就要出门,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王雪莹,你疯了吧?人家正在忙正事,不会闹出人命的。”
  
  申大鹏无奈才喊了一句,发现王雪莹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想法,只得赶忙上前阻拦。
  
  “女生都叫的那么惨了,还说没事?”
  
  “呃……”
  
  申大鹏实在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得捡起刚才丢掉的遥控器,把电视重新打开,屏幕还是黑着,音响已经传来阵阵娇喘,待得屏幕出现男女画面的时候,叫声逐渐加大,听着跟隔壁的有几分相似。
  
  “申大鹏,你……”
  
  王雪莹忽然反应过来,也明白了隔壁是在干什么,顿时羞得捂住了耳朵。
  
  她平常是风风火火没错,但还从未有过真切的经历,就连刚刚看到电视里的小电影,也是头一次,如今再看到不堪入目的一幕,更加羞得不知所措。
  
  “明白了?”
  
  见王雪莹不再冲动,申大鹏才把电视关掉,“如果你再继续胡闹,我可真不管你了,正好我还不想睡地上呢,寝室的床多舒服。”
  
  “不,我不闹了!”
  
  王雪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轻抿着嘴唇,几步上前揽着申大鹏的手臂,“那你也别犟了,到床上睡好不好?我答应你,不对你毛手毛脚还不行吗?”
  
  “呵呵!”
  
  申大鹏憋笑差点憋到内伤,这还是他生平头一次听女声对男生许诺,往常不应该是男生对女生说‘我就搂着你睡觉,什么都不干’,要不就是‘我就放着,绝对不动’,再或者‘我会对你负责的’!
  
  现在听到王雪莹说出这种承诺,倒是生出一种古怪的情绪,难道自己以前都白活了?前世怎么就没碰到这么主动,这么漂亮的妹子。
  
  如果放在前世,肯定早早拿下,但现在,他不想,也不能!
  
  “以前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你怕什么?上次你还搂着人家睡得倍香,怎么不见你像今天这样扭扭捏捏,一点都不爷们,哼。”
  
  王雪莹再次提到‘不爷们’三个字,倒是让申大鹏有些郁闷,自己明明是好心,不想让王雪莹对自己生出丁点情愫,拒绝时候也不至于辱了她的自尊。
  
  可这丫头总是挑衅嘲讽,甚至还拿男生的面子一次次说事,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是再不拿出点男人气魄,这丫头以后只会更加过分。
  
  “睡就睡,你真当我怕你啊,不过事先说好,你把衣服穿好了,省的说我晚上偷偷摸摸向你伸咸猪手,孤男寡女的,说不清道不明,我多冤枉!”
  
  申大鹏把服务生送回来的衣服丢给王雪莹,自己则去了隔断房间,听着外面穿衣服的声音,莫名觉得口干舌燥。
  
  少男少女,青春无限,孤男寡女,**,明明是一副春宫好戏,却被自己的自尊心和责任心变成了缜密的智斗,简直大煞风景。
  
  可是已经心有所属,必然要为之努力,诺言已经许过,当然得牢牢遵守,不仅仅是为了曹梦媛,也是为了自己的将来不会再像前世一样,悔不当初。
  
  “我穿好了,你看还达标吗?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小同志!”
  
  王雪莹走到隔断门口,将披着的睡袍敞开,里面已经套上了丝袜和毛衫,头发也扎成马尾在脑后晃来晃去,低头看看自己穿的严严实实,只剩小手露在外面,
  
  “要不然我出去买个手套?省的跟你有了肌肤之亲?不对啊,凭什么是我遭罪?我看最好还是得买个蚊帐,把你包裹成木乃伊,那就没事了,对不对?”
  
  “咳咳!”
  
  申大鹏轻咳两声,尴尬的挠了挠额头,“算我事多,我错了可以吧?我明天还有事,马上还有期末考试,尊贵的大小姐,早点休息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