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37章 无缘相见

第0737章 无缘相见

“怎么突然提起他?是不是他遇到什么困难了?”曹梦媛稍显慌乱,手中《挪威的森林》瞬间合上。
  
  “你看看,我什么都没说呢,就给你急成这个样子,你担心他,为什么不能给他打个电话?马上就放寒假了,一个多月时间呢,不见一面?不说几句话?”
  
  “……”曹梦媛轻咬朱唇,身子向后依靠在床头,陷入了沉默。
  
  “算了,不管你了,要不然一会又该埋怨我多管闲事!”
  
  林晓晓不耐烦的挥挥手,拧着劲回了自己床上,本来不想再说话,可是看着曹梦媛失心慌神的样子,又觉得心疼,只得赌气似的开口,“刚才大脑袋打电话来,说……申大鹏后天回来!”
  
  闻言,曹梦媛身子一紧,手中书捏的出了褶皱,但也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申大鹏明天坐火车回来,后天上午到!我和大脑袋要去接他,你去不去?”
  
  “我……我去不了!明天的车回京城!”
  
  “什么?你明天回京城?明天下午还得考试……”
  
  林晓晓话说一半,恍然大悟,“梦媛,你不是吧?专门躲着申大鹏?”
  
  “我没有躲着谁,我爸妈也一起回去,家里有聚会……”
  
  曹梦媛还没说完话,寝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林晓晓口中想要教训一番的黄瑶。
  
  黄瑶一进屋,就发现气氛不太对,不过在外面她还能听到里面在说话,现在突然沉寂无声,也让她陷入了尴尬之中。
  
  “咳咳!没事,你们聊你们的,我听不见!”黄瑶尴尬笑笑,把胸前的耳机严严实实扣在耳朵上,还用手指指耳朵,又摆摆手,示意自己真的听不见。
  
  “梦媛,你不用跟我解释,有心的话,劝劝你自己吧!”林晓晓用力剜了黄瑶一眼,不待见的表情根本遮掩不住。
  
  曹梦媛也不说话,只是冲着黄瑶微微一笑,再次翻开《挪威的森林》,继续沉默的看着,只不过眼中却再没了原先的平静,心底如水般的平静,也再次泛起了久久无法安抚的涟漪!
  
  “申大鹏,我们……应该见面吗?”
  
  最终实在无法继续看下去,尽力保持平静的轻吐芳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前漆黑一片,黑暗中,申大鹏一张笑脸若隐若现!
  
  申大鹏和王雪莹看完电影,已是午后黄昏,再吃了顿毫无滋味的西餐后,俩人都回学校收拾了回家的包裹。
  
  王雪莹和来京城报道时候一样,只有一个皮箱,申大鹏更加轻便,一个背包、一个拎包,装些洗漱用品和杜越峰买的两套保暖内衣,再无其他,仿佛不是寒假回家,而是要去哪里出差、旅游。
  
  俩人在京城的最后一晚,并没有之前每一次单独相处的充斥暧昧,王雪莹乖乖的开了两个房间,早早就独自睡去,只留下茫然又庆幸的申大鹏久久才睡着。
  
  绿皮的特K火车从京城车站始发,伴着隆隆响动,车窗外的站台上满是送行的亲朋友人,有的笑容满面,有的失魂落魄,有的只当是工作一般面无表情,还不等火车从眼前消失,就已经快步离开。
  
  申大鹏和王雪莹在车厢拥挤人群中缓慢移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座位,可惜十几分钟过去,也只走了半截车厢,爆满的人群早已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基本上都是人贴着人,脚踩着脚。
  
  车厢行李架已经堆得满满,硬座椅子之间狭小的过道也有大包小裹的挡路,好似一个个并不精密的陷阱,但想要从此路通过,无人敢有丝毫大意。
  
  “王雪莹,你这傻丫头,人乘务员都说了卧铺车厢在后面,你非要着急进来,道都堵死了,不能动了!”
  
  “我哪知道会有这么多人,我又没在春运时期坐过火车,只知道人多,哪知道会这么多,唉,大爷,你小心点,踩到我的脚了,诶,我的胳膊夹住了……”
  
  俩人好不容易走出了一个车厢,在两个车厢连接处,又是熙熙攘攘站满了人,本就已经拥挤不堪的空间,居然还有几个人围在一起抽烟,丝毫不在乎几近密闭空间的空气质量。
  
  王雪莹几乎是闭着口鼻、憋着气通过的,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卧铺车厢的时候,已经是汗流浃背,白皙的小脸蛋泛着扑扑红晕,香汗迷离,从耳鬓滑落。
  
  申大鹏还算正常,不过也是大喘粗气,拿着车票找到床铺的时候,发现原本属于他和王雪莹的两个下铺,正坐着两个老人,都是满头白发,安静的看着书。
  
  “大爷、大娘,这床铺是我们俩……”
  
  王雪莹刚要开口说话,申大鹏伸手打断,抬头看看两个整洁的商铺,才缓缓开口,“大爷、大娘,你们是上铺的吧?”
  
  “啊,对,你们是下铺的?不好意思,我们收拾一下……”老大爷和蔼微笑,口中洁白的牙齿异常整齐,明显是一口假牙。
  
  “不用,我和我朋友想跟您商量个事,下铺有点乱,我们俩不太喜欢,能跟您和大娘换一下位置吗?”
  
  “那谢谢你了,小伙子!我们老两口腿脚不利索,爬不上去喽!”老大娘乐呵呵的点头,慈祥目光在申大鹏和王雪莹身上来回游走,眼中尽是温柔与赞赏。
  
  “不用谢的!”
  
  申大鹏把包裹放到上铺,又转身帮王雪莹把皮箱塞到下铺床底,结果却换来王雪莹嘀嘀咕咕一句责备,“好人都让你做了!害得我要爬上爬下。”
  
  “不愿意爬上铺?那你在下面坐着好了,或者你去找大爷大娘,你看他们俩谁能爬到上铺,你再换回来!”
  
  “你……你欺负人!小心我报复你!”
  
  “呵呵,吓死我了!”申大鹏觉得好笑,假意害怕的做着鬼脸,小心扶着王雪莹爬到上铺,自己的眼神却停留在老大爷手中的书。
  
  “《李叔同传》?”
  
  “哦?小伙子,你也喜欢弘一大师吗?”
  
  “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过弘一大师,《送别》便是大师题词,长亭外,古道边;晚风拂柳笛声残,一壶浊酒尽余欢,我很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