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38章 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犹如草上霜

第0738章 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犹如草上霜

“哈哈,归故里的途中,我还遇到了知音吗?”老大爷阔额细眼,眉锋挑着一缕长寿眉,下巴处一簇山羊胡,黑白杂色,此时显得高兴,捏了捏胡子。
  
  “我实在不懂,只是喜欢看书而已,看得多,读的杂,并无文化。”申大鹏低调微笑,说的倒也算是事实。
  
  “老大爷,你别听他谦虚,他是水木大学的学生,是全国文科状元,他若是没文化,那还让别的学生怎么活!!”
  
  申大鹏低调,可王雪莹却喜欢多事,冲着大爷道出了申大鹏的身份,随后得意坏笑的摇头晃脑,一副欠揍的模样。
  
  “哦?水木大学的学生,那我们还算有些缘分,我离你很近,我和我老伴都是燕京大学的老师!”
  
  “两位先生好!”申大鹏立刻躬身行礼,他懂得尊老传统,更尊重有知识的人,尤其看老两口白发苍苍,浑身满是安静平和的书卷气息,更觉得敬重。
  
  “别客气,太礼貌了!我是燕京大学佛学、哲学系的教授,钱怀礼,大家都喜欢叫我钱老,姓虽然物质了一些,好在名里还有个礼字!这是我老伴,杨韵,燕京大学中文系的教授。”
  
  “钱老好,杨先生好!我叫申大鹏,是水木大学环境学院的大一新生!”申大鹏又礼貌的微微躬身,杨先生也报以微笑。
  
  “叫我先生?快坐,坐下聊!”
  
  两位老人和蔼,申大鹏也不在拘泥于繁缛无意的礼节,坐到了钱老的旁边。
  
  “申大鹏,大展宏图,鲲鹏遨游,好名字,你是全国文科状元?文科,为什么不选我们燕京大学啊?”钱老把一根古色古香的檀木书签整齐摆好,温柔的合上了书,这细腻的举动都可以看得出,他是个对书籍、文化都很尊重的人。
  
  “因为……一个承诺!!”申大鹏犹豫片刻,苦笑回应。
  
  “承诺?”钱老的年纪,不说历尽沧桑,也绝对是阅人无数,听闻承诺二字,缓缓抬头看向了上铺的王雪莹。
  
  “您老别这么看着我,他瞎了眼的承诺可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王雪莹才不做背锅侠,吐槽似的埋怨,幽幽剜了申大鹏一眼。
  
  “古灵精怪的丫头,跟我孙女很像啊!”
  
  钱老慈眉善目,收回慈祥的目光看向申大鹏,“你在水木学的……环境学院?我好像没听过!”
  
  “刚建院没有几年!现在自然环境越来越差,许多人为的自然灾害频发,我就想着能不能学点知识、文化,能通过自己的绵薄之力做点改变!”
  
  “唉!现在的环境,是应该变一变喽!我们年轻的时候,那水是清的,山是绿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再看看现在……我都怕几十年后,人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山青水秀、湖光山色喽!”
  
  “的确,我跟您的想法一样,就是不想未来变得那般不堪!”
  
  “那般不堪?哪般不堪?莫不是你见过几十年后的世界?”
  
  “没,没有,怎么可能见过!”
  
  钱老只是一个玩笑,申大鹏却是觉得莫名紧张,不禁感叹,不愧是教哲学的,说话都带着质疑声,幸好他没有撒谎,他的确没见过几十年后的世界,他只见到了十几年后的糟糕情况。
  
  “大鹏,你选对了专业!现如今国家已经开始重视环境问题,从全国一些大学建立有关环境的学院、院系就能看得出,自上而下都在探讨这个大问题,未来可期,会有个不错的未来!”
  
  “钱老,你可别被申大鹏给骗了,你以为他是为了全球环境?他才没你想的那么清高,他是自己要开公司、赚大钱,市侩小民而已!”
  
  王雪莹不放过任何数落申大鹏的机会,哪怕当着并不熟悉的外人,也不会给他留任何情面,甚至更加毒蛇。
  
  “不像!不会!大鹏眼中可没有商人骨子里的狼子野心!他是个善良的人。”
  
  “钱老,您对我的评价太高了,受不起!”谁都愿意听好话,听奉承的话,申大鹏两世加起来才堪堪达到‘知天命’的年纪,又怎能脱俗?
  
  “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犹如草上霜!李叔同先生十岁左右做的诗,应该读过吧?”钱老一边问着,一边在他的《李叔同传》的序前写下了这句诗,并递给申大鹏看,眼中闪着别样的光亮。
  
  “这个……这句诗读过,但还真不知道是李叔同先生十岁做的诗,对人生的感悟如此透彻,难怪后来会成为民国四大高僧之一!”
  
  申大鹏心中感慨,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一句话,‘神马都是浮云’,是不是可以把李叔同先生这句诗如此理解?不过他肯定不会把想到的话说出来,要是被钱老听到,还不得认为他不尊师重道?
  
  “大鹏,佛语有云,无色无相,无嗔无狂!我把李叔同先生这句诗赠与你,这本《李叔同传》也送给你,希望年轻人能少一些贪嗔痴,多一些真善美!”
  
  “多谢钱老!”申大鹏接过钱老送的书,看着上面行云流水的一行诗句,口中呢喃,无色无相,无嗔无狂,可又不知自己是否能做得到,至少,心中痴痴念念的人儿就无法轻易的忘怀吧!
  
  漫长的旅途,除了跟钱老能闲聊几句,再没有了什么趣事,一路上吃吃零食打打瞌睡,偶尔闲的发慌四处走走,看看窗外奔向故土的前方,再继续回去睡觉。
  
  凌晨天还没亮,钱老和老伴在L省就下了车,边对申大鹏和王雪莹道谢,边给他们俩留下了一堆津京的麻花、果脯聊表谢意。
  
  申大鹏捧着钱老送的《李叔同传》,看着上面这句‘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犹如草上霜’,竟然失眠了。
  
  人生一世,匆匆数十载,‘神马’,真的都能当做‘浮云’吗?
  
  随着火车一路北上,车内的温度明显下降,车外两旁的积雪越来越厚,田地也越来越多,当一片片坦途平原进入眼底,眼中再难见一座雄伟高山的时候,说明火车已经进入了H省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