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39章 擦肩而过

第0739章 擦肩而过


  正文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家乡故土,哪怕已经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申大鹏仿佛还是能从中嗅到乡土的芬芳。
  有家,真好!能让漂泊的心有一处可以安静休息的居所,让紧绷的疲乏身体可以有不受控制的放松。
  火车经过磐云市车站的时候,申大鹏下车买了两瓶饮料,已经全国畅销的莹莹同学,顺便嗅了嗅唐魏家乡的味道,踩了踩唐魏故乡的土地。
  他最终也没能劝唐魏回家过年,从唐魏口中可以听得出毫不避讳的失落和埋怨,只顾工作赚钱的父亲,懂得享受生活的母亲,一个能够让唐魏不愁吃穿的大房子,却连洗衣粉和咸盐、味精的香气都没有,能算的上是个家吗?
  唐魏的话让申大鹏想起了前世那张风靡网络的图片。
  建筑工地,砖瓦堆砌,一双老茧和裂痕的大手,一套肮脏和破洞的衣衫,一张满是皱纹和风吹有黑的脸颊,一顶沾满泥土灰尘的帽子,佝偻背脊的中年男子身旁,呆坐着一个眼中尽是孤独的小孩。
  图片旁边配着一行字,“孩子,当我搬起砖头的时候,我无法拥抱你;当我放下砖头的时候,我无法养活你;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对不起!!”
  那是怎样的无助与无奈,才能从一个父亲口中对孩子说出这样一句话?生活的压力会拖垮很多人的理想和抱负,当父亲要为了养家糊口而苦力劳作的时候,他哪还舍得用粗糙的手掌,抚摸孩子细嫩的脸颊?
  父母想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孩子只想要父母的陪伴!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一说既是错!
  父母和孩子彼此间的诉求,就是一个无法说出对与错的永恒话题,这其中,包含太多无法通过想象得知的教训。
  申大鹏前世已经品尝过失去双亲的撕心,也体会过独自生活的裂肺,所以,他才会有所觉悟,这一世,再不想往事重演,再不想愧对双亲。
  唐魏不懂这些,不怪他!他不知道钱的来之不易,不知道亲人离世的伤痛,更不会知道独自一人在京城打拼生活的孤独。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句话谁都听过,谁都能理解,可是又有几人能真的在老人走了之后,还能拍着胸脯对天起誓,大声喊出,‘我对父母从无亏欠’?
  因为,从出生那一刻起,孩子就已经欠了父母一条鲜活的生命。
  申大鹏知道,有一天,唐魏定会后悔,但他劝不了,也不想劝,生活就是酸甜苦辣,经历就是必须要有人间百味,不去品尝,哪有成长?
  不过幸好,唐魏不是用陪伴家人的时间去浪费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没有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把自己关在地下室小黑屋里,终日与电脑游戏为伴,暂时放下了父母亲情,去寻找他所认为对的爱情,也不失是一种体会。
  爱情、亲情、友情!
  永远可以孜孜不倦去引来世人谈论的话题,孰轻孰重,谁近谁远?
  一个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才能让话题永无止境,才能让人们引发思考。
  申大鹏和王雪莹乘坐的火车速度渐行渐慢,还不等驶入h省省城松海市,另一辆火车却渐行渐远,与之擦肩而过。
  同样是望向车窗外的皑皑白雪,同样是眼中不见丝毫情绪波动,同样的冷静甚至是冷漠,就这样……相视却未能相见。
  “梦媛,你这么着急回京城,为什么?”疾驰的火车软卧包厢内,曹梦媛和母亲苏欣安静坐着,良久沉默不语,最后还是母亲打破了沉默。
  “没有为什么,松海市无聊,我想回京城走走,去故宫散散心!”
  曹梦媛的目光未曾从窗外收回,脑海中却想着四个月前从京城到h省的火车,同样是有母亲在身旁,但那时,却是因为违背了与申大鹏共同上水木大学的诺言而失魂落魄,而现在,同样失魂,但并不至于落魄,因为已经习惯。
  “梦媛,这学期能跟家人在一起是件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www.feīzw.com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