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43章 上车饺子,下车面

第0743章 上车饺子,下车面


  当申大鹏踏入公安局家属楼大院的时候,门卫的老大爷在屋里笑着点头,院里依旧停放着各式各样的摩托车、自行车,狭小的甬路变得更加不方便,每个单元的楼宇门也还是多年的破旧模样,楼道里还是说不准哪一层的灯不亮。
  申大鹏走进最里面的单元,一进去就闻到了各家腌咸菜、盐酸菜的混合味道,难闻,可又觉得亲切。
  一步步踏上熟悉的楼梯,忽然想起刚刚重生的时候,跟父亲一前一后走在这一阶阶楼梯,那时他还赌咒发誓,一定要考上个好大学,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你给父母亲买一个大房子,让父母享福。
  如今他考上了全国首屈一指的水木大学,也背着父母开了公司、赚了钱,可曾经许诺给父母的大房子,却始终没有兑现。
  并非申大鹏不孝顺,想要违背诺言,只是以他现在大一学生的身份,突然拿出一大笔钱给父母买房子,父母肯定会怀疑、担心,与其让父母整日担忧,还不如让老两口继续过安稳、踏实的小日子。
  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门旁摆放的两个小坛,应该是母亲腌的咸菜,打开盖子,一坛是腌黄瓜,另一坛是腌的蒜头!
  申大鹏嗅了嗅蒜头酸甜的味道,竟是忍不住拎了一头,直接开吃,伴着口中咯咯吱吱的声响,眼中泛着光亮。
  没变,还是这个味道,妈妈的味道。
  一瓣大蒜还在口中嚼着品味,家门却不知为何突然打开,只见母亲手里拎着垃圾袋,正要放在门后。
  母子二人,都瞬间愣住,这一幕,太戏剧化了。
  “大鹏,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是给您打过电话嘛,昨天的火车,今天到!”
  “我以为,我以为你会跟朋友们出去聚一聚,今天不会回来呢。”
  “不想聚会,想吃妈做的饭!”
  “吃!做!妈这就给你做!”
  “妈,你是……不打算让我进屋吗?”
  “啊?”刘凤云这才想起来,说了半天,儿子还没进屋,顿时傻笑自嘲,“你看我这脑袋,一激动,全都乱了,儿子,妈是太想你了,快进来!”
  “我爸呢?”申大鹏脱鞋进屋,把包裹放在门斗,一路走到客厅,也没看到父亲的身影,元旦放假三天,父亲应该在家才对。
  “哦,他好像在单位开会呢,新的一年了,总要有些乱七八糟的政策呀,章程呀,我也不懂,反正这几天是给你爸累坏了。”
  刘凤云就像中了彩票似的高兴,嘴巴都快咧到了耳根后,一直笑吟吟的盯着儿子,仿佛永远都看不够。
  “妈,你可别这么看着我,你要干啥!”
  “干啥?自己儿子长得帅,还不让看啊?我的宝贝大儿子,你这没良心的家伙,人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你还上着学呢,就已经把爸妈给忘得干净了,你说,一个学期啊,你给家里打了几个电话?”
  “我……”申大鹏比划着手指头,最后只得尴尬傻笑,他主动联系家里,好像一个手都能数过来,的确有点太不像话了。
  “我一要给你打电话,你爸就说我妇人之仁,说你在京城读书辛苦,不让我打扰你,省的分心,诶,我就纳闷了,儿子和爹妈打个电话,就能学习不好了?”
  “不打电话也行,反正也看不到你,该想还是想!秋天时候我就给你织了一条毛裤,前段时间你姥姥用新棉花填的棉裤,我都想给你寄过去,你爸还是不让,说什么京城是大都市,人家都不穿自家做的毛裤、棉裤,都穿商场里漂亮的。”
  “后来我就去商场里看了,棉衣棉裤的确是漂亮,可那都不保暖啊,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腿不能冻着,要不然以后年纪大了,会像你姥姥一样老寒腿!”
  “哦对了,你姥姥家里种的花生,补气血、养胃的,我寻思着怕你在外面吃不好饭得胃病,想给你邮过去,你爸还是不让,说农村的东西会给你丢人,他尽能瞎说,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了解,我儿子才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呢……”
  好半天,申大鹏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没说,只听着母亲毫无条理可言的一句接着一句,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委屈。
  “妈,那你怎么都没给我邮过去?你都不知道,我穿着商店买的毛裤、棉裤,可不舒服了,都没有你和姥姥做的软和、暖和!”
  “你看看,我说对了吧,你爸呀,就是头犟驴,我也犟不过他,这小半年,电话不敢打,衣服不敢邮,吃的不能寄……”
  “妈!儿子也想您!!”
  不等刘凤云再说什么,申大鹏直接伸手把母亲紧紧抱住,不像刚刚重生时的失而复得,而是自己对父母冷落的歉意,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儿子,我不是说你爸不关心呀,只是你爸好面子,不跟我说,但他总是跟你小姨偷偷侧面打听,他还不知道,你小姨全都告诉我了,呵呵,你说他是不是太笨了,也不知道我和你小姨才是亲姐妹!”
  刘凤云以为自己的话让人误会,觉得自己日子过得委屈,赶忙不停的解释,可是她紧紧抱着许久未见的儿子,又舍不得松开双臂。
  “儿子,饿了吧?妈去给你做饭,马上就好!”刘凤云突然想到儿子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应该还没吃饭,怕儿子饿着,赶忙起身走向厨房。
  在冰箱里找几样简单的配菜,又开始不嫌麻烦的和面,“上车饺子,下车面!妈给你煮打卤面,怎么样,好几个月没吃过,馋不馋!”
  “不行,妈,你先别说,我这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申大鹏笑嘻嘻开着玩笑,目光则环视这个几乎没有变化的家。
  屁股下的皮沙发凹陷的没有弹性,早说要换,但父亲说坐着舒服。
  头顶的灯明明有八个灯泡,却始终还是亮着四个,母亲说这样省电。
  窗台的窗户漏着风,吹得窗帘微微晃动,早应该换成更流行的铝合金大窗,但还是继续用着上了锈的老旧铁窗,父亲说老的东西质量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