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48章 你,还在坚持吗?

第0748章 你,还在坚持吗?

“好,明天给你做一大锅!快进屋休息吧!”刘凤云宠溺的拍拍申大鹏脑袋瓜,见儿子进了屋子,又开始收拾餐桌上的碗筷,从儿子回家的那一刻开始,她脸上至始至终都带着笑意,此刻心里已经正盘算着明天要做哪些合口的饭菜。
  
  申大鹏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打开灯,眼中看到的一切都与离开时没有任何变化,一样的整整齐齐,同样的一尘不染。
  
  还是那盏伴他多年夜读的台灯,还是那套格条纹路的床单被罩,还是那方在桌角刻着‘奋斗’二字的书桌,就连桌上高高一摞的复习试卷、课本也还在那里堆放,随意翻看几页,满满都是高三生活的回忆。
  
  以前的生活是那么真实,那么平淡!
  
  母亲亲手做的丰盛早餐,从早到晚满满的习题试卷,夜半的挑灯夜读,熟睡后下一个清晨舒服的懒腰……
  
  “啊!!”申大鹏平静躺在睡了多年的床上,打着哈欠闭目养神,与之前的简单生活相比,他现在却是有些太累了。
  
  前世这个年纪,纵使家里突遭变故,但他仍旧可以少不更事的以自我为中心,哪怕不能考上一所本科大学让父母如愿,他也可以找到无数理由和借口安慰自己,但重生之后的这一世,他不想给自己再留下任何遗憾。
  
  他现在是青树县几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在京城也有他亲自张罗的实验室、物质公司和手机软件工作室,这其中的每一个人都跟他有所牵绊,他不想任何人失望,他不想辜负任何人,他想要亲近的人全部得偿所愿……
  
  想法越多,做的事就越多,欲望越多,压力也随之增长,几何倍的增长!而回顾一切的源头,似乎只是因为心底的一个人,一个四年之期的约定!
  
  “曹梦媛,半年了,我在努力实现承诺,你,还在坚持吗?”
  
  不知是苦是乐的回忆中,申大鹏连衣服都没脱就静静入睡,没有美梦,没有纷扰,沉沉的一觉直到天明,再睁开惺忪睡眼,是被电话铃声吵醒。
  
  “呼!这一觉睡的,太舒服了!!”火车上虽然也是卧铺,但人多嘴杂,又有王雪莹那疯丫头叨扰,他根本无法熟睡,一晚超过十二个小时的熟睡,让申大鹏觉得精神百倍,伸个懒腰活动筋骨,接起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可是还不等他说话,电话里已经传出不耐烦的声音,王雪莹的声音。
  
  “申大鹏,你什么意思啊?坐着我买的卧铺票,吃着我买的零食,结果火车一到站,你就把我一个人丢下了?”
  
  “我心疼你,知道你跟家人团聚有说不完的话,所以一晚上没给你打电话,可是我一早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搞什么?欺负我?”
  
  “我告诉你,今天我跟我姐一起去青树县,你要是再敢躲着我,小心我敲你家门,跟叔叔阿姨说你在京城就天天欺负我!”
  
  王雪莹越说越离谱,申大鹏赶忙打断,“喂……停停……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都是你一直欺负我吧?”
  
  “胡说,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你一大早就打扰我睡觉,不是欺负我吗?”
  
  “还一早?都八点了,太阳已经晒屁股了,在京城的时候,这个时间应该都晨跑完、吃了饭、冲完澡,该去上课或者图书馆读书了吧?怎么回家还变懒了?”
  
  “这么晚了?”
  
  申大鹏好奇的看看手机时间,的确已经八点多,看来一趟火车的确是有些疲乏,蹭了蹭暄软的枕头,不禁一笑,也有可能是这舒服的床榻、熟悉的味道,让他觉得可以安心放松。
  
  毕竟在京城的整个学期,他过的并不轻松,看上去每日都按照计划的锻炼身体、看书阅读,但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他做的事情确实很多,貌似觉得所有规划的事他都没有尽心尽力的参与,实则每个项目他都要尽量考虑的缜密无疏漏。
  
  那种大脑时刻不停歇的脑力劳动,可远比体力劳动要费神辛苦,也绝对比所谓的大学学习生活要复杂,现在申大鹏仔细回想,自从去了京城,好像真没有睡过这么香,更没有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的幸福时候。
  
  “申大鹏,你要是请我吃饭、看电影、陪我玩,我可以考虑不跟你计较,怎么样,青树县的电影院有没有好电影?”
  
  “没有!而且我也没时间陪你瞎胡闹,自己玩去!”申大鹏毫不犹豫的冷眼拒绝,好不容易回了青树,终于能够摆脱王雪莹的纠缠,傻子才会再往枪口上撞!
  
  “申大鹏……”
  
  不等王雪莹再继续没完没了的纠缠,申大鹏已经把电话挂断,探头看看窗外阳光明媚,是个大大的好天气。
  
  缓步出了房间,本以为会有母亲早已准备好的早餐,可是从客厅到厨房,从厨房再到洗手间,都没发现一个人的身影,父亲母亲居然都没在家,而他印象中母亲的爱心早餐也是连影子都没有。
  
  学校放寒假,申大鹏也找到了一种多年未曾有过的爽感,想想前世还上高二的时候,总是期盼着假期的到来,约上几个同学、朋友,到网吧里玩上几局CS。
  
  可自从前世父亲被刺的重伤,家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变,从那以后,在强大的压力之下,申大鹏几年时间都再无心思疯耍玩闹,每次放假都不想回家,更是不敢、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已经对他失望的父母。
  
  再到后来父母亲去世,生活压力陡然要他一人去抗,专科学校毕业工作难找,生活愈发不易,他也就逐渐失去了玩耍的兴趣。
  
  从青树县的协警开始,再到后来京城工作勉强糊口,申大鹏已经品尝过酸甜苦辣的人生百味,这一世重生后,他通过努力改变了许多事情,但是当他一人的时候,还是难免会想起当初的孤单寂寞。
  
  “人都哪去了?”申大鹏正烦闷,手机又突然响起,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还以为是王雪莹打来纠缠,正要挂断,手指放在按键上才发现名字是王雨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