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73章 自求宿醉

第0773章 自求宿醉

“哎,你们女人就是八卦,我看这俩孩子挺单纯的,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再说了,就算俩人交朋友又怎么了?都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王雪莹还是龙昌实业老板的女儿,她姐姐又跟小霞合伙做生意,如果真在一起,不也是好事嘛。”
  
  申海涛对儿子虽然要求严厉,但他并不是老古板,在他看来,两个同样优秀的孩子在一起,应该会让两人变得更加优秀,至少不会学坏。
  
  “姐夫说得对,大鹏也是个大学生了,交朋友、谈恋爱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要他们俩互相喜欢,互相尊重,能有共同的目标并且彼此扶持前行,那对他们俩来说都是好事,咱们干啥要多管闲事呢?”
  
  王志伟赞同申海涛的想法,刘凤霞也附和点头,“我对王雪莹不太了解,但我跟王雨莹是合伙人,跟龙昌实业的王总也有商业往来,他们一家人还挺不错的,讲信用、重约定,答应的事情,从没反悔过。”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有机会我再试探着问问……”好奇是好奇,担心归担心,不过作为母亲见到自己的儿子有女孩欣赏,刘凤云还是觉得挺高兴,至少可以证明儿子还算优秀,以后毕业了也不愁结婚生子、传宗接代。
  
  餐厅里几个长辈聊得火热,如果申大鹏听到聊天内容,肯定会无奈发疯,幸好他正在房间里照顾王雪莹,可以暂时不用理会莫须有的事情。
  
  王雪莹的酒量肯定不能跟孙大炮子、唐魏比较,但也不至于才喝了二两就醉的不省人事,那只有一个原因,她自求宿醉!
  
  酒不醉人人自醉!人想要喝醉,是很简单的事情。
  
  王雪莹安静的躺在床上,长发散落遮住半边脸颊,小脸蛋微醺酒红,但是眼睛始终睁开,目不转睛的盯着照顾她的申大鹏。
  
  申大鹏把王雪莹平整在床上躺好,脱下拖鞋,又去找了薄毯子,“你要是酒量不行就少喝点,喝多了自己难受,谁能替你?”
  
  “我热,不要毯子。”王雪莹把刚刚盖在身上的毛毯掀开,手蹬脚刨,直到毛毯掉到地上,才又安静下来。
  
  “这是十几年的老楼,供暖不好,晚上屋里更凉,你喝了酒会出汗,一冷一热会感冒的,到时候打喷嚏、流鼻涕,多影响你的美女形象!”
  
  申大鹏把毛毯捡起来,强硬不容置疑的给王雪莹盖好,“再说了,你在我家感冒了,到时候你姐还不是跟我发脾气!”
  
  “申大鹏,你是不是觉得我整天无理取闹,特别不可理喻?是不是觉得我经常缠着你,特别烦人?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姐应该打我那一巴掌?”
  
  充斥悲伤的诉说,有气无力的口吻,王雪莹的小手紧握成拳,期盼的目光与申大鹏对视,希望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可惜,她的答案,申大鹏又哪会知晓。
  
  “对不起,你和你家人之间的故事我不清楚,也从没打听过,作为一个不知情的外人,我没有权利做出任何评价,也不可能有中肯的意见!”
  
  其实申大鹏并非全然不知,从王家两姐妹的口中,他多少听到过一些琐碎事情,比如王怀龙抛弃了结发妻子,跟漂亮女秘书混在一起。
  
  还有今天在酒店的时候,王雪莹评价姐姐和爸爸打人的力道大小,应该是被爸爸打过,当然,这些事都是申大鹏从姐妹俩对话中做出猜测,并不一定是事实。
  
  “我恨他,一个不懂珍惜眼前的所谓成功人士,别人看他风风光光,我却看不起他抛弃发妻!我妈妈是个好女人,他一无所有的时候陪着他奋斗,他功成身就的时候,她又甘心独自一人含恨离开,好女人,哈哈,傻女人!”
  
  “如果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一定不会轻易离开,哪怕不能挽留感情,我也要让他身败名裂,变回到当初的穷小子,让他知道,年轻女人喜欢他,只是因为贪图他的钱,如果他落魄穷困,那些狐狸精马上就会撒腿跑掉!”
  
  “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抛下我?是我不够好吗?我已经全都按照她说的做了,我听话,我乖巧,我努力背古诗,学儿歌,我还握不好钢笔,就已经临摹了一整本唐诗三百首的字帖!”
  
  “我已经把她要求的事情都做到了,凭什么她还是离开了?凭什么?”王雪莹半醉半醒,似在回忆过去儿时的点滴经历,又像在轻吐藏在心底多年的苦闷,越说越激动,眼圈不停打转的泪花,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扑簌而落。
  
  娟秀面庞,梨花带雨,湿了脸颊,湿了枕巾,没有撕心裂肺的大声疾呼,只是痛陈心扉的如鲠在喉,越是无声,越是让人觉得心疼!
  
  “或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或许是有什么误会,你……”
  
  申大鹏想要出言劝慰,手已经伸出一半,却与到嘴边的话一同收了回去,并在心里警告自己,这一刻的抚慰不应该他做,他也不能做,想要王雪莹死心,他就要做得足够残忍,哪怕外人看来不近人情、无法理解,也决不能犹疑。
  
  沉默的许久,申大鹏还是决定起身离开,“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王雪莹在微弱的抽泣声中,匆匆拉住了申大鹏的手,迷迷糊糊的小声嘟囔着,“你别走,别走!我以后一定会乖乖的,我背诗、唱歌、练字,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只要你别抛下我,好么?妈妈,妈妈……”
  
  如梦如幻、似醉似醒,申大鹏刚开始还以为是在挽留他,正准备用力挣脱的时候,王雪莹却哀哀欲绝的喊出两声‘妈妈’,小手紧握的申大鹏都觉得疼,这次,申大鹏却没有挣脱。
  
  亲人离散的悲痛欲绝,申大鹏早已有所体会,前世父亲伤重离世,母亲积劳成疾也紧随其后,父母至亲抛下他一人独活于世的时候,他也是这般感觉!想撕心裂肺的大哭,想沉痛心扉的嘶嚎,可是身体里却没有半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