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75章 残留的香水味

第0775章 残留的香水味

“妈,真的没有,你别乱想。”
  
  申大鹏嘬了嘬被咬的舌头,阵阵血腥味在口中流转,让他没了吃饭的胃口,“我照顾她,因为她是王雨莹的妹妹,又恰巧我们在同一所大学,而且王雨莹是我小姨公司的股东,人家拜托我照顾妹妹,我总不能驳了人家的面子吧?”
  
  “妈不信,刚才雪莹看你的眼神满是崇拜,说她不喜欢你?”
  
  刘凤云质疑摇头,申海涛轻咳两声,“那个,孩他娘啊,现在孩子长大了,都有他们自己的隐私,他们愿意干啥就干啥,你别在那瞎打听了!”
  
  小姨也在一旁打岔,取笑似的拍了拍刘凤云,“就是!咱家大鹏这么优秀,你还怕他没有女孩子喜欢吗?你放心,等他一毕业,肯定就把儿媳妇给你带回来,说不准还能给你弄回来一个带把的大孙子呢!”
  
  “小姨,你喝点酒怎么还开始说胡话了,你现在是著名女企业家,需要注意个人形象的,知道吗?”
  
  申大鹏的确倍感无奈,好好的一顿家庭聚餐,明明被求婚成功的小姨才是主角,可最后的话题却落到了他的身上,不过有家人关心,确实是一种幸福。
  
  相信相爱的家人相聚,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姥姥和奶奶的身体都很好,小叔在成宇地产找到了新的工作,小姨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父亲的工作愈发繁重,大舅十分看好高天赐和刘雨薇的感情,小舅赚到了钱,活的更加潇洒……
  
  从老人谈到孩子,从现在谈到未来,再反过来追忆往昔,同样的亲人、话题、故事,却莫名其妙生出了与之前不同的感受。
  
  过了半个多小时,滔滔不绝的谈论被敲门声打断。
  
  “这么晚了,谁呀?”
  
  小姨夫纳闷的嘀咕,迈着醉酒的S步伐起身去开门,申大鹏这才想起来让王雨莹半个小时以后过来接人。
  
  “哦,我忘记说了,是我让王雨莹来把王雪莹接走的,正好小姨和小姨夫也喝了酒,这么晚回家不安全,顺便送他们回家。”
  
  正说着,王雨莹强颜欢笑进屋,由于跟小姨、小姨夫比较熟,没有客套的打招呼,倒是专门跟申海涛和刘凤云打招呼,“叔叔好,阿姨好!”
  
  “你好!”刘凤云和申海涛点头微笑。
  
  “雨莹啊,辛苦你啦,这么晚还专门过来一趟送我们回家。”小姨的话让王雨莹一愣,刚才申大鹏也没说还要送小姨、小姨夫回家啊。
  
  不过当她目光停在申大鹏身上的时候,大概也猜到了原因,估计是申大鹏不想表现的跟她太亲近,“没事,大鹏说雪莹喝醉了,正好我也要接她,雪莹人呢?”
  
  “在房间里!”申大鹏带路去了自己的房间。
  
  王雨莹跟在后面,进了卧室就看到妹妹醉醺醺的躺在床上,过去简单查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喝醉而已。
  
  “雪莹,醒醒,跟我回去了,雪莹?”
  
  王雨莹唤了几声,都没能把妹妹叫醒,登时怒目瞪向申大鹏,“你明知道她没有多大酒量,还让她喝这么多?”
  
  “你自己的妹妹,你还不了解吗?她要喝,谁能拦得住?不过她今晚真的没喝几盅,也就一两多,正常不会醉成这个样子,估计是她心情不好,自求宿醉。”
  
  自己妹妹的酒量,王雨莹还是知道的,正常喝二两不成问题,现在一两就醉成这副模样,可见心情有多差。
  
  “雪莹,别睡了,醒醒。”看着熟睡的妹妹,王雨莹心疼不已,有点不舍得将妹妹叫醒,可又不想在申大鹏家里多待,只能轻轻拍着王雪莹肩膀,但是唤了半天,王雪莹也没有什么反应,依旧睡的酣畅。
  
  “看她的样子,一时半会是醒不来了,我帮你抱上车吧。”
  
  “不用了!”王雨莹拒绝了申大鹏的好意,帮着自己妹妹套上了外衣,又到餐厅去找了小姨夫来帮忙。
  
  小姨夫虽然喝醉了,但毕竟是个男人,就算凭借一股子蛮力也能抱得动,临行前,小姨还不忘拿上见证她幸福时刻的99朵玫瑰。
  
  王雨莹几人走后,申大鹏一家三口收拾了碗筷,一晚上,也就申大鹏正八经的吃了顿包饭,其他人都顾着喝酒了,整桌子饭菜,并没有吃多些,看这架势,估计要吃好几天剩菜了。
  
  全都收拾干净后,申大鹏洗漱完就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准备睡觉,鼻尖轻嗅闻到阵阵香气,应该是王雪莹留下的香水味。
  
  申大鹏翻身换了个趴着的姿势,脸颊与枕头贴在一起,发觉有股潮乎乎的感觉,伸手摸了摸,枕巾湿了一大块,看来,王雪莹今天是真的伤心了。
  
  申大鹏满脑子都是王雪莹痛苦哭诉时候可怜样子,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看手机已经快十点了,也不知道小姨和小姨夫到家了么,还有王家姐妹,没听说王雨莹在青树县买房子,那她们俩到哪住了?
  
  越担心越是睡不着,越睡不着越喜欢胡思乱想,最后实在放心不下,想打电话问问王雨莹到哪住了,可又猜测王雨莹肯定不会接他电话,所以只能给小姨打电话询问,当得知王家姐妹去了圆梦酒店的顶层客房,提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申大鹏闭目酝酿睡觉,良久,正要睡着的时候,手机收到了短信,一看是王雨莹发来的。
  
  “大鹏,我们家人的性格太过简单直接,做什么事都不喜欢绕圈子,无论怎样,都要谢谢你今晚帮我照顾雪莹。”
  
  申大鹏回了句‘不用谢’,短信回复成功,他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也不知什么时候,竟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冬季的晨阳喜欢偷懒,将近六点,天空才慢悠悠的大亮。
  
  申大鹏在学校养成了习惯,只要前晚没有太过疲乏和晚睡,生物钟都会照旧每天准时把他从睡梦中唤醒。
  
  前晚床榻王雪莹留下的香气已经消散,枕巾上泪花浸湿的地方留下几块印记,窗外阳台上晨曦散落的栏杆上,两只猫咪嬉戏吵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