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十五章 一百年前的情缘

第十五章 一百年前的情缘


  一百年前,她还是天界灵族的公主灵叶雪,天真可爱,嚣张跋扈。她是灵族的骄傲,更是灵族千百万年来唯一一个有机会成仙的公主,灵族的长老把她当作掌上明珠,对她百依百顺。
  灵族的圣舞——灵忧,是天界最美的舞蹈,然而,只有灵族皇者才知晓此舞,而灵叶雪对此舞更是精通,小小年纪能把灵忧舞跳到极致,她每天都会在花丛中练习,后来,一舞动天地,只要她一起舞,百花齐放,彩蝶飞舞,鸟雀共鸣。
  因为灵忧舞,灵族的大长老特意把灵族之宝,上古仙器——灵忧扇赐予了灵叶雪。灵忧扇和灵忧舞本是一对,使用灵忧扇起舞,这舞更是强悍,甚至拥有超强的力量。而这灵忧扇却要认主,一千年认一人,灵叶雪就是这一人。
  可谁能想到,一场天界举办的桃园会,使灵叶雪遇到了他。
  桃园会是天界十年一次的大会,所有的仙人都会来参加,灵叶雪是跟着灵族的大长老一齐来的。
  桃园会才开到一半,灵叶雪便坐不住了,找了个由头溜了出去。她茫然地在天界四周逛着,随之被一处称之为仙玉亭的地方吸引住了,便走了进去。
  仙玉亭其实是仙人们散步的地方,里面是大片的花海,种着天界最美的花。华丽的凤岭牡丹,贵重的七色雪绒,朴素典雅的海之花……五光十色,令人眼花缭乱。
  灵叶雪也看呆了,她不禁意地取出了灵忧扇,不禁意地浮出一个念头:起舞灵忧。
  她是第一次在如此美丽的地方跳起灵忧舞,也是第一次把灵忧舞跳得如此完美。轻易的步伐,优美的一个转身,白色的仙衣飘逸着,灵忧扇微微低鸣,在一次次地起跳中被抛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随之再次落入主人的手中。
  蝴蝶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随着飘散的花瓣,轻柔的微风,一齐舞起来。灵叶雪是闭着眼睛跳舞的,她在享受着这温暖的一刻,感受着周围生灵的气息。
  但是她不知道,远处的一个男子正在静静地望着她,他被灵叶雪的舞蹈惊住了,他虽然是天界的太子,却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舞,那个跳舞的人儿,更是如此美丽。
  可是,当他回过神来,那个跳舞的小人已经不知哪儿去了……
  后来,一次偶然的见面,灵叶雪对他一见钟情,而他却全然没有认出她,只是微笑着。
  于是,灵叶雪开始了对他的追求,从而知道了他的身份——天界的太子衍风。
  从一次次的讨好到表白,灵叶雪都费劲了心思,而他却不为所动,因为他还在想着那个跳舞的小人儿。灵叶雪没有放弃,她甚至让大长老去告诉天帝,让天帝赐婚。
  天帝的旨意终于下了,可是,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姐姐,身为灵族郡主的灵芙儿。
  当看见灵芙儿和衍风在一起说笑时,她的心总是在隐隐作痛,不断地在问: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
  衍风对此并不知情,他会娶灵芙儿,是因为把灵芙儿当作那日跳舞的人儿了。灵族请客的那一天,灵叶雪病了,就由灵族的郡主灵芙儿出席为大家表演,她跳了灵忧舞。而就因为这个舞,使衍风认定了她就是当日跳舞的人,便下定决心要娶她,却疏忽了灵芙儿跳舞时的不熟练和差错,那分明不是那日如此娴熟的舞。
  灵芙儿也是满面风光,再有两日就是他们的婚期了,她自然会在灵叶雪面前多多炫耀。
  “叶雪啊,等姐姐当了太子妃,一定会给你带好东西回来的。”
  “太子对我可好了,连我轻轻咳嗽一下都会心痛地问我要不要紧……”
  “哎呀,真是太好了……”
  灵叶雪都只是默默听着,勉强回应灵芙儿一丝微笑,心里,却已经是万箭穿心……
  灵芙儿本身就是个好强的人,原来看灵叶雪就不顺眼了,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打压她的好机会,她又怎会放过呢?于是,她天天讲,硬是要讲到灵叶雪的心里,每当看见灵叶雪满不在乎的样子,她都会撇撇最,恨恨地想:等我和衍风太子成亲那一天,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那一天终于来了,灵叶雪喝得烂醉如泥,却依旧乐呵呵地祝福着灵芙儿和衍风。当新郎官的衍风也微笑着接受她的祝福。
  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让灵叶雪来跳一支舞。迷迷糊糊的灵叶雪高声回道:“好,我跳!”灵芙儿却假好心地劝她别跳了,心里却冷笑着:不就是想吸引衍风的注意吗,你以为一支舞就可以吗?衍风喜欢的可是我!她并不知道,衍风是因为灵忧舞才喜欢她的。
  一瞬间,万丈光芒射入,醉酒的灵叶雪在月光的照耀下轻轻起舞。彩带挥舞,长发飘飘。她仿佛又感觉到那日在花海中,翩翩的跳舞,当时,似乎还有一抹目光,就像现在一样,一抹火热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观赏着她的舞。
  这舞……原本在喝酒的衍风一下子震惊起来,那个在舞厅中起舞的人渐渐化为一道身影,这是,那日的舞,真正的灵忧,只是,已不如当初辉煌,只剩下沧桑……
  原来,他认错了人,从一开始他就认错了人,他只是记得那个舞,记得那日花海中的辉煌……
  看着那渐渐倒下的人,他整个心都要碎了,他的懊悔,自责一下子涌上心头,是他,使真正的公主如此狼狈……
  当灵叶雪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她洗漱过后,来到了院子了散心,却听见了宫娥们的窃窃私语。
  “你知道吗,昨天太子的大婚根本没成。”
  “这么大的事我早知道了,郡主还在房里哭呢。”
  “听说,是公主跳完舞后,衍风太子就发疯似的奔出了府邸,亲自找的天帝退婚。”
  “是啊,天帝为此还教训了太子一顿,但还是取消了……”
  “太子昨夜喝了一夜的酒呢……”
  听了这话,灵叶雪真不知是该忧还是该喜。她苦苦地一笑,默默回了房间。他不会和姐姐在一起了,我该高兴吧……灵叶雪想到,却如何都笑不出来,却也不知是为什么。
  这时,宫娥来报,说衍风太子找她。
  灵叶雪又是一惊,来不及回应,就见那个她最在意地人大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