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四十八章 灵兽认主

第四十八章 灵兽认主


  “快看!快看!含音出现了!”韩思思惊呼起来。大家也停止了吵闹,直直地盯着屏幕。
  此时的含音也是十分紧张,她的脑海中还回想着几分钟前自己和衍风的那段短暂的对话。
  “你真傻。”
  “……你说什么?”
  “衍风,为了她付出一切,值得吗?根本不值得。她已经死了,死了就是不存在了!为不存在的人付出一切,不是傻瓜是什么!”
  “她,没有死!”
  “她已经死了!是你一直在骗自己!因为你不敢面对!你放不下!”
  “我说了,她!没!有!死!”
  ……
  会想到这里,含音还不由得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就在不久前,她就差点被她心里最爱也是最恨的那个人亲手掐死。
  放松心情,踏上台阶,深吸一口气。来吧!双手缓缓放在了那颗银铃铛蛋上。一种透彻心灵的冰凉感突然从手中生出,渐渐滑向手臂,蔓延到心中。
  这是……
  一瞬间,含音眼前的景象居然有些恍惚起来了,她隐约看见了一道蓝光,是那蓝光所包围了周围的一切,一切都静下来了,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个充满神秘的地方。
  那个地方有许多花,大大小小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太阳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化成一道彩霞,照耀在花间,云里雾里地透着一抹淡淡的雾色。如此美的地方,似乎,也只有当初的天界才是如此吧。
  渐渐往深处探去,一个小女孩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含音的眼前。那女孩身着一身白衣,长长的黑发随着风摇曳着,手中赫然握着一把羽扇。那羽扇,不正是含音最熟悉的灵忧扇吗?难道说……这个女孩就是……我?含音心中一惊,不由得看得更仔细了。
  女孩接下来的动作证实了一切。她的脚尖轻轻一点地,整个人便腾空而起,手中的扇子飞出,叶片散开,震得百花齐放,蝴蝶齐飞。女孩随着花瓣的飞扬继续舞着,每一个舞步都跳到了极致,每一个旋转都引得蝴蝶的跟随,白色的舞衣上缀满了红的黄的粉的花瓣,女孩就如同身边的仙境般恬静,与周身景物浑然天成,毫无违和感,更突出了她身上那种奇异的灵气。
  含音醉了,她被曾经的自己醉了,那时候的她,才可以跳出真正的灵忧之舞吧。灵忧本就是神曲,分为一舞一曲,舞则能使百花失色,就算凤凰也得在它面前暗淡三分,曲则能赛过百灵之声,就算是天下拥有最清脆歌喉的能者前来,也无法与此曲媲美。只是,灵忧舞还在,而灵忧曲却永远失传了。
  灵忧舞,本就是无忧之舞,唯有和平的心态,纯洁的心灵才可一舞惊天。那时的含音,因为小,又如同小孩子般无邪可爱,才可以跳出这样的舞,而如今,经过了如此多的事情,她,也早就不如当初了,也早就不是当初的她了。
  突然,花丛后一个身影引起了她的主意。含音向那望去,发现,正是一个比当初的她大几岁的男孩,那个男孩正偷偷躲在一棵仙树后面,偷看着远处舞蹈的女孩,他的眼中,写满了惊艳。
  那是,衍风?含音一惊,想看得更仔细些,却不想刚走近,一切便消失了,出现的,则是另一个场景。
  同样是刚刚的那个女孩和男孩,只不过,男孩已经长成了大人,女孩也不如当初那么青涩了。“这是太子衍风殿下,叶雪,快行礼。”女孩一旁的老者道。女孩乖巧地弯下腰,眼睛却还在偷瞄着男孩。
  “我叫灵叶雪。”女孩依旧是笑眯眯的,向男孩伸出了手。
  男孩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伸手去握,淡淡道:“衍风。”
  “衍风太子?哦,我可不可以叫你衍哥哥啊?”女孩问道。
  “随意,没事,我先告辞了。”男孩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再次微微一笑,随即转身走了。
  女孩不甘地想追上去,却被一旁的老者拉住了,往另一旁走去……
  含音有些愣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接着,突然,画面再次转换,从衍风和灵芙儿定亲开始,到那晚的喜宴,再到灵族灭亡,最后……到了她跳下诛仙台的那一刻。
  含音的眼角有些湿润了,画面也开始慢慢模糊,最后,她又回到了那个金碧辉煌的拍卖场。
  “天哪!快看!蛋壳要裂开了!”有人惊呼道。
  “真的啊,难道说,这个小女孩……”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含音渐渐从迷茫中走了出来,望向眼前的蛋壳,不由得一惊——这蛋壳已然破出了一个大口子!
  “这……”含音有些不知所措。
  只见那口子渐渐往下延伸,蛋壳上的裂痕也越来越大了。只听“咔嚓”一声,伴随着一道银蓝色的光芒,蛋壳,裂开了。
  蛋壳里闪过一道银光,那银光里似乎还包裹着什么,没等人们看清,便一下子化作一条银线直飞入含音的额头中心。含音一愣,只觉得有什么包围了自己的身体,但那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含音的眉间也隐约闪过一抹淡淡的银色标记。
  再看眼前的蛋壳,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光泽,与其他蛋壳无太大差别。
  看到含音融合了银铃铛,龙若曦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结果的,毕竟这东西十分挑剔,一般的人类它都不屑于去选择,可这个年纪似乎还不到十三岁的女孩,却做到了,难道说,她的天赋很好吗?
  虽然龙若曦还是很不舍得把这颗蛋给含音,但怎么说规则摆在那里,也不好违背吧。而且人家都已经吸收了,再不舍得似乎也没有太大用处了吧?
  于是,龙若曦拍了拍手,走上台,微笑道:“恭喜这位小姐成功融合了银铃铛蛋,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刖含音。”含音微微点头道。
  “那好,今日拍卖场的最后一件宝物的夺主便是刖小姐了,我们拍卖场以十几年来的声誉为证,绝不收取刖小姐任何钱财。”龙若曦高声道。
  “多谢,不过这东西好像进入了我的身体里,不知该如何让它出来呢?”含音不自觉地摸向额头,略微尴尬道。
  “很抱歉,我也无能为力,毕竟这乃是神物,我们也没经过试验。”龙若曦歉意地一笑,道。
  含音只好作罢。同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羡慕嫉妒恨包围着走回了自己的拍卖厅。此时,一进门,她就感觉到大家像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她,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你们……怎么了?”含音实在受不了这么压抑的场面,先开口问道。
  “含音,你真是……”玖瑶欲开口,却被众人抢了台词。
  “太!吊!了!”众人齐声道,风芷璇甚至还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含音。
  “额,大家要不要这么热情?……啊,芷璇,我快喘不过气了,快放手!”含音急忙挣脱芷璇热情的拥抱。
  “快快快,把那个什么铃铛的放出来看看!”芷璇兴奋道。
  “啊?”含音有些不知所措,“我不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