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五十九章 那个人,是你的妈妈

第五十九章 那个人,是你的妈妈


  “妈妈,您口中的她,是谁?”玖瑶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玖瑶,你这位朋友的来历,似乎非同一般啊。”灵沐青微微眯眼,道。
  “妈妈,我知道您想说什么,含音她可能是冰雪宗流落在外的弟子,但毕竟冰雪宗已经和那昊天宗一样,隐退江湖了,这么多年来,还存不存在都是个问题了,即使含音的武魂是三色冰雪花,那也不能完全确定她是冰雪宗的人啊。”玖瑶道。
  “玖瑶,你不明白。”灵沐青摇了摇头,道,“三色冰雪花武魂,是得天独厚的天赋,而即使是冰雪宗,拥有此种武魂的也只有一人,那就是当初冰雪宗的宗主,刖颜。”
  “您是说,冰雪宗的那个传奇?”灵玖瑶惊讶道,“这么说来,含音她不会是……”
  “走,带我去见见你那位朋友。”灵沐青微微一笑,牵起玖瑶的手,道,“说不定,她真的会是故人的孩子呢。”
  一阵雀鸣声响起,二人乘着那灵雀腾空而去,直入云霄。而此时,含音也已经回到了酒店旅馆。
  阵阵疼痛感从心口的位置直冲丹门,含音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运动魂力疗伤。
  “噗”,一口鲜血从含音口中吐出,她微微张开湿润的双眼,美眸中尽是茫然之色。
  “他真的,真的认不出我了……”苦涩感从心而生,含音的眼睛中流出了两股清澈的泪流。
  难道,他只能凭借武魂来分辨我吗?就因为我的武魂不是灵忧扇,就再一次将我伤得如此之重?如果他真的爱我,难道他感觉不到,我就是她吗?感觉不到灵叶雪根本就是刖含音吗?
  第一次如此伤心欲绝,那一掌,着实将含音推向了深渊,她真的好想告诉衍风,我就是灵叶雪,我就是你深爱着的她啊!
  可是,她不能,她是灵族最后的希望,而他是未来的天帝,他的父皇害了她整个家族,他们是仇人!她宁愿为了灵族,而负了他。
  一阵阵心痛感再次击向含音的心口,含音顿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不由得止住了眼泪,全力发动魂力进行恢复,不然,明日的比赛,怕是上不了了。
  一个时辰过后,七仙其余一众人也回到了酒馆,跟随着他们回来的,还有灵沐青母女。
  “灵宗主,含音大概是先上了房间休息,不然我去叫她下来如何?”王璐微微一笑,问道。
  “王主任不必如此拘谨,我知道,你虽然是天圣内班的教导主任,但和那安拉德并不是一路的人。”灵沐青淡然道,“玖瑶,你带我上去吧。”
  “好。”灵玖瑶点了点头,随即带着灵沐青往楼上走去。
  含音和罗若云的房间比较靠里,玖瑶也是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的,轻轻敲了敲门,却没有动静。
  “含音?你在吗?”玖瑶继续敲着,却依旧没有动静。
  灵沐青微微一皱眉,右手一挥,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玖瑶直接冲了进去,望见的是含音正盘腿坐在床上疗伤的情景,她分明看见,含音的嘴边还残留着点点血迹。
  “含音!”玖瑶刚想冲过去,却被灵沐青拉住了。
  “玖瑶,别急!”灵沐青有些惊讶地看着含音,“她恐怕是要突破了,先别打扰她。”
  “突破?那她现在是多少级啦?”玖瑶也是惊讶得很。
  “不知道,不过看来玖瑶,你可能真的比不上她了,她的魂力波动,明显要强于你。”灵沐青摸了摸玖瑶的脑袋道。
  灵玖瑶吐吐舌头,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含音。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含音身上蓝色的魂力才渐渐退去,她也微微睁开了双眼。
  “含音,你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玖瑶连忙走上前,扶住含音的背。
  含音咳嗽了几声,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累而已。”
  “那你的魂力,有没有突破啊?”玖瑶接着问。
  含音愣了一下,刚刚她只是想着赶紧把伤疗好,所以没怎么注意,而玖瑶的一声提醒,倒让她觉得虽然身体比较虚弱,但魂力似乎更充足了些,似乎真的是突破了。
  “好像,是真的……玖瑶姐,我已经四十九极了!”含音欣喜道。
  玖瑶更是惊讶极了:“四十九级?天哪,含音,比赛前你还只是四十六级呢,这会儿怎么就四十九了?天哪!你不是说,你的修炼接下来都会比较慢吗?”
  “是啊,但自从融合了那个铃铛蛋之后,我的魂力就有所提升了,上次就已经是四十八级巅峰了。”含音道。
  一旁的灵沐青听到这话也是一阵吃惊,她微微走上前,朝含音笑道:“你就是玖瑶口中的刖含音吧,我是她的妈妈。”
  “幸会,有幸见到灵宗主,真是含音的福气!”含音微微一笑,道。
  “含音,你既然是我家玖瑶的朋友,也就不用客气了,叫我灵姨就好了。”灵沐青拍了拍含音的肩膀,微微笑道。
  “玖瑶,我有事情和你的朋友聊一聊,你先出去吧。”灵沐青朝玖瑶挥了挥手,道。
  玖瑶这才起身,走出了房间,顺便捎上了房门。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都没有先开口。
  过了一会儿,含音起身给灵沐青倒了杯水,然后坐回床边,静静地问了一声:“您是为了我的武魂前来的吧。”
  “你很聪明。”灵沐青淡然道,“三色冰雪花,天下第一控制系武魂,怪不得能够取代玖瑶,成为主控。”
  “灵姨过奖了,玖瑶姐对我也有着恩情,我们也是姐妹,她更是我们女神七仙的大姐,她在我们的团队中,同样也是主控的存在。”含音的嘴角微微翘起,道。
  “你知道,你武魂的来历吗?”灵沐青喝了口含音递过来的水,问道。
  “冰雪宗所传承的武魂,不过,我和冰雪宗并无瓜葛。”含音道。
  “不,这只是一部分。”灵沐青看着含音的眼睛,微微有些惊讶,“冰雪宗所传承的冰雪花武魂,是蓝色冰雪花,而你,则是三色冰雪花。”
  “有区别吗?”含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虽然表面上依旧保持着淡然,内心却有些慌张。
  “当然,三色冰雪花,只有一个人拥有这个武魂,那就是上一代冰雪宗的宗主,冰雪斗罗。”灵沐青微微一笑,道,“我和她,也算是故交好友了,不过,她比我早一步登上封号斗罗,而我至今,离封号斗罗也还是差那么一步。不过,自她登上封号斗罗以后,我便再没有见过她了。”
  “她去哪里了?”含音有些失神,顺着问道。
  “她死了。”灵沐青突然严肃了起来,“她被别人杀死了,或许她还没有死,但现在,应该也是半死不活了吧。”
  “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个人,是你的妈妈。”
  “轰——”的一声,含音觉得脑子里似乎炸开了,我的妈妈?妈妈……?
  “你的妈妈,是不是叫刖颜?”灵沐青接着问。
  “我……我不知道,自我出生开始,就只有我的姐姐在我身边,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谁……刖颜,这名字……好耳熟……对了!”含音有些语无伦次,突然想起了什么,手摸向脖子上戴着的九曲冰凌,一阵蓝光微闪,一张薄薄的信纸就被她捏在了手中。
  ——那正是刖含水给她留下最后的信。
  信的最后写着:
  你要记住,你的妈妈,叫刖颜。
  刖颜,我的妈妈?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真的是……冰雪宗宗主?”含音看着手中的信纸,微微失神,喃喃道。
  “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信?”灵沐青问了声。
  “不是,这是我姐姐给我的。”含音道。
  “能否给我看一下。”灵沐青问。
  含音把手中的信纸交给了灵沐青。
  灵沐青很认真地看完了整整信纸,然后拍了拍含音的肩膀,柔声道:“好孩子,我相信,你姐姐总有一天会来找你的,而我也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你的妈妈,就是刖颜,冰雪斗罗,刖颜。”
  “我妈妈,她……她为什么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