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六十章 身世

第六十章 身世


  “含音,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道出了含音的身世,灵沐青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柔和与怜惜,“你的妈妈,是个真正的英雄,真正的女战神。”
  含音微微吸了一口气,看着灵沐青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妈妈,她,为什么会死?”
  “她是为了我们大家。”灵沐青的眼中带着一丝伤感与无奈,“武魂殿和五行宗结盟,暗中谋害我九灵和冰雪二宗,那时因为冰雪宗的实力强大,更是有你母亲保护,这才能够有幸保住宗门根基,而我九灵因为根基不稳,更是因为我的修为未达到封号斗罗修为,而当时,雪姨和欢叔也并未在宗内,我九灵宗正处于危险边缘。”
  “所以……我妈妈是因为去帮你们才死的吗?”含音的眼睛有些发红,手也在不自觉地握紧。
  “……含音,你妈妈,为了帮我们,消耗了大量的魂力,才击退了武魂殿一众人,而五行宗却趁机而入,侵袭了冰雪宗,当我和你妈妈赶到时,冰雪宗却已经是一片血海了。”灵沐青微微叹息,道。
  “五行宗……他们,他们不也是三大神秘之宗之一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帮武魂殿?为什么要杀害我妈妈!”含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为了地位与权力。”灵沐青望着含音,平静道,“五行宗,是三大神秘之宗中最末等的宗门,而它的实力说强不强,说弱也不弱,算是中等的存在,而唯一能够与我们九灵冰雪相比的,就是他的阵法,与一种摄魂术。”
  “摄魂……术?”含音有些不解。
  “这是一种,能控制人和魂兽心智的魂技,只有历代五行宗的宗主才能修行,而且能力十分强大,甚至能控制封号斗罗的意志。”灵沐青道,“那日,就是那五行宗宗主亲自带领弟子攻向冰雪宗的,控制了大量冰雪宗弟子的神智,让他们自相残杀。”
  “……后来呢?”含音的心中充满了气愤,指甲一下子嵌入了手心,她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有一阵阵怒气在心中回荡,只能忍着,接着问道。
  “你母亲,为了守护住冰雪宗,似乎引动了冰雪宗内的神秘力量,那力量很强大,很强大,一个威波就将所有五行宗众人击飞出冰雪宗,那五行宗宗主更是在你母亲的强大爆发下,直接一命呜呼,冰雪宗虽然保住了,但你母亲却……命悬一线,她最后独自走进了冰雪宗的秘境,虚弱地说要闭关,要我帮她好好照顾冰雪宗,但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母亲了,冰雪宗也在一年后消失不见了,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灵沐青的眼神有些空洞,似乎又想起了当年的那场生死决战,“而从那以后,我也变得严肃起来,对宗内严加管教,终于将九灵宗建立得强大起来,但同时,对玖瑶的管教,更是严厉,这几年也有些感觉对不起她。”
  “那五行宗呢?”含音喃喃问道,此时的她,泪水已经溢满了她的眼眶,却依旧没有喷涌而出。
  “五行宗宗主的妹妹接管了五行宗,不过,从那以后,五行宗便再也不和任何宗门来往,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不过,据我的可靠消息,他们依旧和武魂殿有着勾结,做着不可告人的交易。”灵沐青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那我姐姐……是不是去找五行宗报仇了?她,她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呢?”含音有些激动地问道。
  “我想你姐姐应该不会那么莽撞的,因为,她如果是个聪明人,就会明白,在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是不应该去做这么愚蠢的事情的。”灵沐青道。
  含音点了点头,擦干眼角的泪水,随即站起身来,道:“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强大起来,找到姐姐,和姐姐一起,为母亲报仇!”
  灵沐青笑了,她也站起身来,拍了拍含音的肩膀,道:“好样的,颇有你母亲当年的风范,真没想到,你居然有着这份毅力与隐忍。”
  “即使是哭又有什么用呢,在这个世界上,强者为尊,不是吗?既然我已经知道了真相,那么从今以后,我就要加倍努力,变得更强!才能报杀母之仇!”含音毕竟是活过几世的人,承受能力也比一般人强,虽然家族的仇恨让她觉得愤怒,压力重大,但她还是隐忍了下来,她不能就这样贸然行动。
  “很好,含音,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我九灵宗会助你一臂之力的,这不仅仅因为你是玖瑶的朋友,还更因为,你母亲曾经对我的恩情。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不是吗?”灵沐青真诚道。
  “是,我也相信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含音勉强微微笑道,“灵姨,我想一个人静一下。”
  “那我先出去了。”灵沐青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门外,玖瑶见出来的灵沐青,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擦了擦眼泪,然后欲转身离去。
  “玖瑶。”灵沐青拉住了玖瑶的手,“你都听见了?”
  “嗯。”玖瑶没有回头。
  “回去吧,好好睡一觉,不要告诉任何人。”灵沐青叹了口气,道。
  玖瑶没有说话,只是突然转过身来,拥住自己母亲的身体,突然间嚎啕大哭起来。
  “玖瑶?”灵沐青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轻轻抚摸着玖瑶的头。
  “妈妈,我……我好难过……原来您曾经吃过这样的哭,曾经受过这样的难,我却一直以为您天生就是这样严厉,原来,您对我严加管教,就是为了不让悲剧再次上演……妈妈,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您……”玖瑶哭道。
  灵沐青微微有些动容,虽然她们母女俩看上去很亲密,可是灵沐青和灵玖瑶实际上,是有母女之间的嫌隙的。大概是因为灵沐青太过严厉的原因,所以玖瑶有时才会莫名地惧怕自己的母亲,当初答应和含音一起出来闯天下,甚至多半也是为了躲避自己母亲的缘由。
  安抚了玖瑶,灵沐青微微笑道:“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羞不羞?人家含音都比你成熟稳重。”
  “含音……对了,含音她……怎么样了?”玖瑶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问道。
  灵沐青摇了摇头,叹息道:“今日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较为冷静,恐怕……唉!”
  “含音她会不会一时激动,就此离开啊!这样,不久糟了!”玖瑶有些着急,欲想破门而入,却被灵沐青阻拦了。
  “放心吧,你的姐妹可没有这样脆弱不堪,经过一番交谈,我发现这刖含音倒是个成熟稳重之人,你可得和人家好好学学。”灵沐青瞪了玖瑶一眼,道。
  玖瑶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