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七十章 为什么

第七十章 为什么


  “若云!若云!”柯浩然一慌,赶忙接住罗若云逐渐倒下的身躯,周围的冰墙逐渐融化,开始缓缓落下。
  “比赛结束!”郭彪见此场景,微微皱眉,道,“女神七仙胜!晋级,进入前十六强的比赛!”
  虽然赢了比赛,但是,含音一众人却没有多大欢喜,因为,她们都明白罗若云在本场比赛中的魂力透支,可能会伤及本源啊,虽然她们并不清楚罗若云为什么会在最后时刻使用出那样奇异的魂技,但她们都明白,这个魂技对罗若云本身的伤害也是极大的,很可能,接下来的几场比赛,罗若云无法上场了。
  “安院长,赌约,您现在可以实现了。”灵沐青高傲地看着台下,眯了眯眼睛,道。
  “这……”安拉德的脸色有点不太好,但又实在是不想放弃含音这个香饽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么,安院长还想反悔不成?你们天圣的信誉就这么不可靠?”灵沐青冷哼一声,不屑道。
  “灵宗主,这件事您还是要体谅我们院长大人啊,毕竟,我们天圣也是需要人才的,您也知道,这年头,天才可真是不好找啊,所以,您是否能够退一步呢,不然……”安拉德一旁的鲁奇看不下去了,忙走出来,想为院长讨回点儿便宜。
  “哼,什么时候无名小辈也可以在本宗主面前撒野了,放肆!”灵沐青尖利的目光朝鲁奇射去,一股无形的威压顿时放出,鲁奇脸色一白,后退一步,身上顿时冒出了五个闪耀的魂环,三黄两紫,可见这鲁奇的实力也并非有多超然了。
  安拉德也是一惊,脸色微微不爽,沉声道:“灵宗主,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这不讲信用的主人,本宗主倒是也不稀罕给他面子,别以为你们做得天衣无缝了,你们和那个地方是什么关系,天圣里的人又是什么,本宗主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灵沐青冷哼一声,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
  安拉德脸色一变,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乐呵呵道:“灵宗主这是说的什么话,不过就是个学员,您带走就好。”
  “可是,院长……”鲁奇有些不解,急忙道,却被安拉德一个眼神给顶了回去。
  “安院长明白就好。”灵沐青起身欲离去,半路又转过头来,冲安拉德妩媚一笑,“我想接下来安院长也别想打女神七仙的主意了,那个黑发的小姑娘,可是圣女的三公主哦。哈哈哈。”
  见灵沐青走远了,安拉德冷哼一声,一拳砸在桌上,那坚硬的水晶桌瞬间就化为了粉末,鲁奇愤愤不平地上前,问道:“大人您刚刚怎么不让我说下去了,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呢……”
  “蠢货!还怎么挽回!她连我们的底细都知道了!”安拉德低吼一声。
  “怎么会,我们明明做得万无一失啊……”鲁奇一阵失神。
  “对了,你去给我查查,女神七仙,那个叫罗若云的底细。”安拉德沉静下来,冲鲁奇摆摆手,道。
  “院长您难道真的以为那个小女孩会是圣女岛的三公主吗?而且,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圣女殿下还有第三位公主啊。”鲁奇疑惑道。
  “不,你没听见二公主最后喊的那一句吗?说明她是认识那个罗若云的,不,可能是,龙若云。”安拉德的眼睛变得深邃起来。
  ……
  为了庆祝成功进入前十八,女神七仙一众人来到了一家酒楼庆祝,当然,这也是因为明天没有比赛的原因。
  不过,并不是女神七仙全席到来,罗若云因为重伤还没醒,所以还在休息,而柯浩然也因为担心而留了下来。
  “唉,你们说,这柯浩然和若云,是不是一对良配啊?”大概因为喝大了,风芷璇一只手勾在韩思思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握着酒杯,大着舌头说着。
  “其实……我早就……咯……觉得……咯……老大和那丫头……有问题了……咯!”大概喝得太多了,王城一说完,就倒了下去。
  聂羽铃的脸红红的,也是酒精的缘故,她“嘻嘻”一笑,拍了拍王城的肩膀:“真没出息,这样就醉了。”
  “人家都有婚约了,就别调侃人家了,你们真是啊……”玖瑶搭在苏幽然的肩上,嘻嘻道,“对了,姐妹们也得努力啊,什么时候也带个妹夫回来看看。”
  “喂喂,别光说我们啊,玖瑶你呢?”苏幽然微微睁开双眼,看了眼搭在自己肩上的玖瑶,问道。
  “我……呵呵……”玖瑶没说什么,只是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伤感,然后就倒在了苏幽然的身上。
  王璐和白素云正在讨论下一场比赛,所以酒也没喝太多,其实她们还等着这群小家伙喝醉了怎么把她们弄回去呢。
  含音没有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芙彤在一旁看着含音,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走上前询问。
  “含音,怎么啦?得相思病啦?”芙彤袅袅婷婷地走上前,坐在含音身边,问道。
  含音摆摆头,道:“没什么,彤姨,只是有些醉了。”
  “哦?真的吗?那就别喝了,多喝也伤身体。”芙彤眨了眨眼,顺势想夺走含音手中的酒杯。
  含音微微一皱眉,左手一挡,右手直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她朝芙彤微微一笑,道:“我出去醒醒酒。”
  芙彤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是该好好醒醒,去吧。”
  含音摆摆手,随即走出了房门。
  离开了房间,外面也是一片灯红酒绿的,含音的头有些晃,就想去天台走一走。
  这时,一个隔壁包房中走出了几个人,含音一时没看,一下子撞在一个彪形大汉身上。
  “怎么回事,你没长眼儿啊!”那人一晃肩上的肌肉,蛮横道,脸上也是红扑扑的,一看就是酒喝多了。
  含音瞪了瞪那人一眼,冷冷道:“对不起。”随即想绕道过去。
  那彪形大汉突然醒了醒酒,就见一个身着蓝色学生装,一头柔顺的黑发垂在腰间,一对睫毛长长的扑闪扑闪着,有些睡眼朦胧的女孩站在自己前面,那身材虽然不能说是黄金比例,但那纤细的腰肢,白皙的脖颈都让人欲罢不能。
  “等等!”彪形大汉咽了口口水,道,“你,你道个歉就想走了!哪有这么容易!”
  含音眼中充满了冷意,她低低而又坚决地说了声:“让开。”
  这软绵绵的声音似乎就像鱼钩一样,一下子吊起了彪形大汉心中的欲望,他“呵呵”地猥琐一笑:“妹妹这么晚一个人要去哪里呀?不如这样,你刚刚撞了我,就陪哥哥我喝个酒,当赔罪了如何?”语罢,那双咸猪手不自觉地就往含音身上蹭去。
  此时,另一个包厢里传来开门的声音,没想到的是,出来的居然是衍风,后面正跟着龙神崛起的其他几位。
  “老大,衍哥,今天打得真帅!”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笑嘻嘻地冲衍风比了个大拇指。
  “那是,老大什么时候输过,老大你说对吧?”后面一个长得十分壮实的家伙道。
  “其实对手也不难,还是好好准备明天我们的比赛吧。”衍风微微一笑,道。眼睛一瞟,突然就看见了被堵在拐角里的含音,他的眉头微微一皱。
  含音冷冷地一笑,右手上冰雪花第二魂技冰皇护体出,直接抓上了那人的喉咙。
  “你若再叫一声,我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含音阴沉着声音道。
  “咳咳……是……”彪形大汉被吓到了,其余几人也不好动手,只好让含音过了去。
  衍风见那几人似乎还没有罢休的意思,偷偷跟了上去,眉头更是皱得紧了。
  “我有点儿事,先去一趟。”衍风朝自己的兄弟们挥挥手,随即朝含音离开的方向走去。
  含音来到了天台,吹着天台的冷风,她感觉脑子里清醒了一点儿,但是,一种淡淡的思念瞬间迸发而来,使用九颜泪后的副作用,思念,而这思念在魂骨的激化下,似乎又变得更强了。
  胸口一阵阵剧痛,含音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去想任何事情,她的双手伏在额头上,一层层冷汗从细腻的皮肤中冒出。
  突然,背后似乎有风吹来,含音一惊,连忙回头,惊人的一幕出现在自己眼前,一个男子正要拿棍子打自己,却突然定住了,似乎还在挣扎。
  怎么回事?
  有些惊讶,含音随即朝那男子后面看去,发现正是衍风正在控制着他,而衍风的脚下正踩着另外两名男子,其中一个就是刚刚的彪形大汉。
  含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彪形大汉见软的不行,就想要来硬的。想到这,含音的目光一冷,一掌就轰在了面前男子的胸口上,那男子一下子就被震飞到了衍风脚下。
  衍风面色一冷,踢了下脚下的两人,低吼道:“还不快滚!”
  那两人如释重负,连忙拉着那个被含音一掌轰出的人逃出了天台。
  剩下的两人面对面看着,衍风的眼中是有一种复杂的情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冲出来,可能他也是属于路见不平的那一类吧。而含音的眼睛里除了思念外还有一阵阵悲伤,而更多的,则是迷茫。
  衍风不敢再去看含音的眼睛,他刚刚只看了一眼,就被震惊住了。
  “我今天帮你不过是看不惯罢了,别想太多。”衍风淡淡道。
  含音笑了:“我知道。”
  衍风默默一皱眉,转身欲离去,却听背后传来“咚”的一声,回头一看,就见含音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衍风有些不知所措,他轻轻走上前,拍了拍含音的肩膀,喊了声:“喂?喂!”
  含音毫无反应。
  衍风将含音轻轻翻过来一看,见含音的小脸通红着,体温也在逐渐升高。这是,酒精过量?
  衍风皱眉,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女生,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女孩身上有很多灵叶雪的影子,但是,如果当初没有验证过,那么可能,他真的会以为,她是灵叶雪。
  衍风回想起当初司命和他说的一句话。
  “灵叶雪灵仙子这斗罗大陆是最后一遭,能不能遇得上只能看缘分,不过,这斗罗大陆上有一东西叫武魂,每个人出生都会有,而这灵叶雪转生的武魂,就是那灵忧扇。”
  灵忧扇,灵忧扇!
  衍风伤感地看着含音,手不自觉地抚上她红彤彤地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武魂,不是灵忧扇呢?
  轻轻叹息,从含音的袖子中翻出了一张酒店的住宿地址,衍风轻轻抱起含音,手中多了一块饼干,吃了下去,背后骤然出现了一对淡淡的羽翼,然后,就抱着含音,从天台上飞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受含音的影响,衍风感觉自己的体温也在渐渐升高着,他皱了皱眉,加快了飞行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