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斗罗大陆之灵女盛世 > 第七十六章 天镜的考验

第七十六章 天镜的考验


  “你很聪明,也很厉害。”龙凤儿赞许地看向含音。
  含音却静静打量着她。
  “圣女陛下,我有事,想说。”含音犹豫了一下,才开了口。
  “嗯?看着刚刚我为难了你,就给你一点儿时间吧,不过,等等。”圣女眼睛闪过一道金光,两人瞬间就处于一个金色的世界内了。
  这是……空间能力!含音惊讶。
  “陛下,柯……我是说,圣子殿下,可是在您这?”含音问道。
  “你认识圣子?”圣女原本慈祥的目光顿时变了,有些严肃起来。
  “因为,他,是我们的队员。”含音道。
  龙凤儿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变了脸色,冷哼一声:“原来,那个伤害我女儿的,就是你们!”
  一阵无形的威压骤然落下,含音却依然顶着直挺着背站在那里。
  “可是,难道龙若瑶和龙若曦是您的女儿,而龙若云,就不是了吗?”含音艰难地一字一句道。
  听到“龙若云”,这个名字,龙凤儿的眼神立即变了,变得热切起来。
  “云儿,你是说云儿!云儿她在哪儿?”龙凤儿撤去了含音身上的威压,却紧紧扣住了含音的肩膀。
  含音望着龙凤儿眼中的热切,不由得一愣,若云不是说,她母亲很讨厌她吗?
  “若云她,是我们女神七仙的一员,她很不好,就是在那场比赛中,她受了重伤。”含音道。
  “云儿,我的云儿……”龙凤儿的美眸中瞬间流出了泪水,也渐渐松开了含音的肩膀。
  “你……不是应该讨厌若云的吗?”含音不解地问。
  龙凤儿苦笑道:“讨厌?呵呵,我是那么爱她的父亲,我又怎么会讨厌她……只不过,我无法再面对她,罢了。”
  “可是,为什么……”含音还想再问些什么时,龙凤儿却摆摆手打断了她。
  “先去进行与天镜的测试吧,不然时间长了,别人要怀疑的。”
  含音这才只能闭了口。
  一瞬间,金光撤,周围一切都和之前一样,而其余人也没有丝毫变化。
  难道说,这不仅仅是空间之力?还有,时空之力?
  含音的嘴唇微张,惊讶地望向龙凤儿。
  “来吧,释放你的武魂。”龙凤儿已经调整好情绪,静静地对含音道。
  含音点了点头,面对天镜,轻轻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股极寒之气从含音身上爆发而出。龙凤儿微微眯上了双眼,冰系武魂?
  一朵淡粉色的花朵在含音背后绽放,那花朵是雪花形状的,还有一条条冰晶绕在周围。
  粉色冰雪花?龙凤儿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讶,难道这个女孩,是冰雪宗的人吗?
  而更令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在粉色冰雪花绽放后,随之绽放的,又是一朵,拥有黄晶色光芒的冰雪花,这一次的光芒,明显比上一次,要灿烂。
  双色冰雪花!龙凤儿瞪大了双眼,虽然不是很了解冰雪宗,但是,她至少也是知道的,双色冰雪花,代表的,就已经是天才般的存在了。
  而接下来,那冰冷却还在不断增强,又是一抹光芒亮起。
  龙凤儿此时,已经站了起来。
  难道说,这是……
  伴随着龙凤儿的猜想,最后一朵冰雪花也随之绽放,这一次,是充满了极致寒冷的蓝色冰雪花,宝蓝色的光芒瞬间大放,伴随着一朵朵雪花飘零,三朵异色冰雪花漂浮在含音身后,衬托得含音如同从冰雪中走来的女神。
  三!色!冰!雪!花!
  龙凤儿已经惊讶到了极点,这是绝对的震撼啊!三色冰雪花,被誉为天下第一控制之极致寒冰,本来单一的蓝色冰雪花就已经是极致寒冷的存在了,而在加上黄色和粉色这两种,绝对是攻防结合,寒冰绝控!
  而且,三色冰雪花武魂,这也能说明了一件事,这个女孩,绝对是冰雪宗的直系血脉,虽然冰雪宗已经落没了,但是,冰雪宗,冰雪斗罗的那个传奇,依旧是一个绝对强大的存在。
  看来,天镜,真的会选择她了!
  不知龙凤儿这么想,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强烈的寒气骤然包围了整个赛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打喷嚏,但又不好在这种场合下打出来。
  圣女靠含音最近,自然也感觉到了含音身上的极寒之力,随即落下一道屏障,将含音和她的寒气包裹在屏障内,不会影响到其他的观众和选手。
  “释放魂环,让天镜感受你的魂力。”圣女的声音略带颤抖的响起。
  含音也照做了。
  看上去很普通的四个魂环却出现在了这个不普通的武魂之上,两黄两紫,最佳魂环配比。
  可是,当看到含音四个魂环时,龙凤儿却依旧感觉有些不对,感觉到魂环的年限不对,但碍于现在所处的环境,也不好验证。
  蓝色的魂力缓和向天镜落去,在魂力接触到天镜的那一刻,强大的金光再次迸发而出,甚至,超越了衍风那次的金光。
  含音也是愣住了,不是因为被金光笼罩而愣住了,而是在这金光中,她又看见了百年前的场景。
  她第一次来到仙界,第一次在那么美的仙境下跳舞,百蝶随着她的舞姿翩翩于风中,无数仙鹤在她的灵动下拜倒,吟唱出一曲曲动听的仙乐,那一瞬间,如同璀璨,如同梦一般,让人沉醉,让人痴迷。
  她第一次遇见了他,被他身上高贵却又出尘的气质所吸引,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界太子,她,却是连仙族都不是的小小灵族,灵女终究不是仙女,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她爱他,他却没有认出她,她难过,他却向别人表达真情。大婚那晚,她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本想以最后一支舞结束这场幼稚无知的爱恋,却因为这支灵忧,牵起了他们之间的红线。
  那是她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但是,如果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她宁可从来没有爱上过他!
  灵族覆灭,因为天帝,他的父亲,她失去了她所有的亲人,族人。
  她爱他,但是,现在,她无法不恨他。
  一个人有多爱,就会有多恨,因为,爱的极端,就是恨啊。
  当这一幕幕再次出现在眼前时,含音只觉得自己仿佛又置身于那一天一般,她跳下诛仙台的那一天,这一切命运的源头。
  衍风,对不起,我无法不恨你……
  对不起,我无法告诉你,我是爱你的那个她……
  每一次见面,含音都会和衍风争锋相对,甚至大打出手,都是因为,她爱他,她不愿意他为了她,而放弃一切,他是天界的太子,而她,是亡族的公主,他们之间,本来就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沟。
  但是,一旦想起来衍风那冷漠的眼神,在水池边的那一掌,她的心就好痛好痛……
  她好想质问他,为什么?你那么爱我,难道只能因为我的武魂不是灵忧扇,就否认我呢?
  但是她不能,因为,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灵叶雪了,她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于是,因为一直隐忍自己的情绪,一棵思念的种子就种在了她的心中,每当她回想起这一切时,她的心都会好痛好痛,思念就会如潮水一般,笼罩她的心。
  我,不能告诉他真相。
  这是含音一直以来所想的。
  这时候,那金光却突然淡了几分,隐隐有蓝色的光芒出现,龙凤儿的眼中顿时出现了失望,难道说,本届大会,真的,就不会有人可以得到天镜的认可吗?
  突然,金光又强了几分,龙凤儿惊讶地看见,一抹淡淡的白色出现在金光中。
  “小丫头,思念,本就是毒,如果得不到释放,那就是瘤。”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含音有些迷茫的双眼顿时恢复了几分神采。
  “您是……”
  “唉,小丫头,不记得吾了吗?”一个身影顿时出现在那金光之中,看着那道身影的出现,含音的眼睛,也瞪大了。